soh logo
字节跳动和抖音海外版TikTok的标识(美国之音)
字节跳动公司和抖音海外版TikTok的标识(图片来源:美国之音)

【希望之声2020年8月3日】(本台记者辛吉综合报导)7月31日,川普总统对媒体发表讲话表示,正在考虑对隶属抖音母公司(北京位元组跳动公司ByteDance Ltd)的TikTok视频应用软体采取不同措施,包括禁止使用TikTok;并补充说“目前有几个选项”,很多事情正在发生,所以“我们要看会发生什么”。这做实了白宫主要幕僚表示过要禁止抖音的说法。

巧的是在同日,北京网际网路法院作出一审宣判,认定抖音微信均有侵害用户个人信息的情形存在。官媒央视新闻和人民网法制频道还播报渲染了一番。

川普所说要看会发生什么指的是什么?为何北京在此刻发布这样的宣判结果?它要达成什么目的?抖音此时在美疯狂招人扩展又是为什么?著名时政分析评论家、网络媒体平台《希望之城》城主江峰先生提出了他的分析见解。

北京高调宣布对抖音微信的宣判结果,意在做给美国

江峰说,为什么北京会挑这么一个时间点进行这样的审判?我们知道,这个审判书早就可以预备着了,什么时候需要,法庭书记员打上一个日期,法官宣布一下就是,有着充分的时间灵活度来配合政府的需要。那麽中共方面究竟要达成什么样的目的呢?我们一定要放到中美两国战略对抗的态势当中去分析,才会有一个清晰的轮廓。

首先,做出一审判决认定抖音微信侵害用户个人信息的是北京互联网法院,该法院2018年9月9日挂牌。这个时间点很明显是应对中美贸易战中美国方面指控中共大量窃取美国知识产权,要求北京做出结构性调整的前提下,中共搞的缓兵之计。就是摆出一幅样子:我已经开始从执法上专门设立一个法院了。当时《美国之音》报导这一现象说,这是机器人司法,它两年下来,全国三个网际网路法院审结10万件案件,每次庭审只用45分钟。所以,它不是为了强化执法,而是要做样子给美国人看:“我们已经非常重视保护知识产权了”,这个目的非常明显。

人民法院报刊登的网际网路法院的宗旨最重要的就是:将网际网路法院作为促进形成“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桥头堡”。这个口号中共是从来不对国内老百姓说的,是对外的,审理国内案件然后展现给国外看,还要当“桥头堡”,政治作用非常明显。再说,两年了,10万案件也很少见诸报端。

这次抖音微信的案件也不是作为大案来做的,抖音的侵权赔偿5000元,微信甚至连赔偿诉求都没有。就这样的小案子,中共却动用了央视新闻、人民网法制频道,这完全就是为了展现一个态度给美国方面看么。

基于国家信息安全考量,美国政府、国会频繁提出禁用抖音

7月6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福克斯电视台节目上宣称,要以国家安全的名义,考虑在美国禁用美国抖音TikTok;7月13日,美国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表示,美国政府不排除禁止TikTok微信应用程序,并预计川普总统将对这两个应用程序采取「强硬的行动」。不仅行政部门,美国国会众议院也在7月20日通过法案,禁止在美国政府通讯设备上使用TikTok,所提出的理由与禁华为的理由相似:基于美国国家信息安全考虑。

北京在同一时间点发布宣判结果,意在传达哪些意思?

江峰分析说,既然北京法院的行动有着非常强烈的宣示作用,它要告诉美国抖音微信只是轻微的个人隐私权的侵犯。比如微信案中,微信好友间的读书信息原来为默认开放,这可以纠正,改为事先征得用户同意,再决定信息处理方式。而抖音案中,手机通讯录原被抖音掌握,可发送给原告可能认识的人进行推荐,这在海外众多社交媒体上多少都有这样的设置;手机默认功能与通讯录推荐这两种设置,海外社交媒体上也存在。

中共想通过法院的宣判告诉美国方面:第一,中国社交媒体的某些设置,某些涉及侵权的做法,海外社交媒体软体也有,别盯着我,你们自己也有毛病。第二,这只限于对个别人隐私的侵犯,不必上升到国家信息安全考量的高度,小题大作。潜台词就是认为美国从国家安全方面的考量,实际上是政治手段,故意打压抖音微信。第三,结合7月份以来美国政府四位高官接连发表针对中共极权统治破坏世界秩序的强力演讲,中共用这个审判结果传达出的意思就是:抖音微信对于个人信息的蒐集,与海外社交媒体做法相似,即便有错,错误不大,也就是罚款道歉的水平;更不能把企业惯用的市场推广方式、信息搜集处理方法,说成是政府行为。

这就是为什么这个审判结果被安排在川普发表关于美国政府将禁止抖音的讲话之际发出的原因。有人可能会问,北京怎么知道川普讲这番话的时间?那就要问北京在华尔街和华盛顿的忠诚代言人了,他们是怎样巧妙地协调中南海和白宫的时间表的了。

不甘退出美国市场,抖音中共支持下做出疯狂“自救”动作

抖音肯定是不甘于轻易退出美国市场的,因为这个退出会像雪崩一样,导致其海外市场因美国政府的影响力而受到全面打击。那麽抖音是怎样试图摆脱面临的糟糕现状的呢?

江峰介绍说,TikTok做的很多措施,都是为了消除美国政府对其构成安全隐患的怀疑。比如,TikTok的中国母公司位元组跳动,已切断工程师获取TikTok数据的通道;在「香港国安法」实施后,TikTok主动撤离了香港市场,发布了“透明报告”,声称中(共)国政府没有任何向其索取数据的行为;并宣称TikTok的数据储存是在美国,数据备份放在新加坡。

此外抖音还做了一系列大胆的动作:在美国疯狂招人,除了备受瞩目的迪士尼国际市场和视频业务的一把手凯文·梅耶被挖到Tiktok任首席运营官,还宣布计划未来3年内在美国增加10000个工作岗位。这个跟当年马云跟川普说的增加100万美国就业机会的空头许诺不同,上半年Tiktok在美国的工作岗位增长已经接近三倍,从500名增加至1400名,从脸书(Facebook)挖了不少人,而且很多是L5级,即能带团队的资深工程师,开出的基本薪资能有20万美元,比脸书高出20%。抖音还挖走了Airbnb因疫情影响裁员,十几人的小组整体都被挖走。

难道抖音不明白现在所处的困境么?在巨大的生存风险之下依然大规模扩张,这种非市场考量的动作,解释只有一个:那就是得到中共的支持。这就是中共最擅长的群众运动,让大量就业和与美国市场的融和,让川普政府无法下手;而且随着美国政府和国会制裁行动紧锣密鼓地临近,扩张的趋势更加明显,川普越犹豫,越难下手。

中共情报法》要求企业必须配合中共需求,也就无法摆脱操控

江峰分析认为,其实抖音的系列行动,并不能真正消除美国的怀疑。北京法院的审判想告诉人们,这些数字科技企业只是做了一些普通数据的搜集动作,只涉及了个人的隐私。个人隐私可以危害国家安全么?其实这一点,通过美国国防部首先要求军队中禁止安装抖音就知道答案了:针对每一个个体数据的蒐集,一旦经过大数据处理,一旦被中共这个邪恶政权统一使用,就会很轻易地获得美军军事人员的活动范围、人事调动、甚至各个军事部门的互动和职能。而中共的《情报法》规定,任何一个中国企业,都必须配合中共“基于国家安全理由”的需求。华为如此,抖音微信也如此。

三年前加州枪击案中,FBI找苹果公司解密凶手的苹果手机,都没有得到苹果公司的同意。西方对个人隐私的保护,是有法律和企业的商业道德维系的。而中(共)国正相反,不仅没有法律的真实执行来保护,企业也巴不得与政府搞好关系来获得更有利的商业竞争。这些川普政府很清楚,不管抖音做了什么动作来减低美方的怀疑,只要抖音是北京位元组跳动公司拥有的,就无法摆脱中共的操控。

抖音已无可避免地踏入了美国政治,难免被美国收拾

江峰说,事实上美国政府要对某个社交应用软体发出禁止使用令,不是一件轻而易举能为的事。但2018年美国通过了一项主要针对中(共)国的「外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案」,美国政府提升了对中(共)国在美国投资的监管。

早在2017年,位元组跳动公司以10亿美元购买了美国一家社交音乐APPMusical.ly后,美国「外资委员会」就开始对其审查并购的合法性。现在该委员会依然有可能做出审查结果,宣布该项并购不符合美国《投资安全法》。而川普也拥有了更多的手段,以影响美国国家安全为理由,禁止抖音微信美国的商业运作,包括动用国家紧急经济权力来禁止中(共)国的社交媒体。也可以行之有效地像对待华为那样,将TikTok纳入美国商业部的「实体清单」,即所谓黑名单,这样相关服务,如苹果、安卓的操作系统就不能接纳抖音

也许中共把几乎所有的海外社交媒体堵在墙外的同时,就已经种下了全世界对中共商业活动的反击。谷歌脸书推特油管不能在中国用,抖音微信不能在美国用,本来也就是一报还一报的事情。不管中共怎样试图甩锅给企业,不管用怎样的手段掩盖其幕后的存在,在其无法掩饰的对外渗透和张狂运作中,它总是不自觉地露出尾巴。

川普在俄克拉荷马的选举集会,TikTok粉丝们在网上预定了数千张座位票,却并不参加活动,导致疫情之后川普的第一场竞选集会相当数量的热心参与者被挡在场外。抖音很好地继承了中共“群众路线、统一战线”的传统,无论是疯狂招募,还是介入美国大选的反川行动,都被美国政府和美国人看得清清楚楚。极左翼民主党人AOC兴奋地发出抖音视频讽刺川普美国的传统政治生活的时候,抖音已无可避免地踏进了美国政治泥潭。那麽抖音也就难免被美国收拾。

蓬佩奥在面对欧洲盟友的提问时这样说:这不是在中美两国之间做选择,而是在自由和暴政之间的价值抉择。

希望了解更多细节,请观看以下视频。本集的音频和文字版本,在《希望之城》会员网站上均有提供。

江峰推荐朋友们关注江峰的新频道「江峰剧场」,订阅打开小铃铛,每周两集,星期三、星期六,在时政类节目之外,多一点轻松,多一些思考角度。《希望之城》会员网站还收集了「历史上的今天」、「江峰漫谈」和「川普推推推」等精彩视频系列,欢迎前往观看。网址:https://jiangfeng.landofhope.tv

责任编辑:杨晓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