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紀曉嵐兩三歲時,經常看見四五個小孩和他一起玩耍嬉戲。(示意圖片:〔宋〕陳宗訓畫作局部)
紀曉嵐兩三歲時,經常看見四五個小孩和他一起玩耍嬉戲。(示意圖片:〔宋〕陳宗訓畫作局部)
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

發生在紀曉嵐小時的一件事 說清了古人重視祭祀的道理

【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系列】40

【希望之聲2020年8月8日】(作者:紫君)泥娃娃

我(紀曉嵐)兩三歲時,經常看見四五個小孩,穿着花衣服,戴着金釧,和我一起玩耍嬉戲,他們都稱我“弟弟”,很喜愛我的樣子。等我稍大時,就不見了。後來我把這事告訴了先父姚安公父親沉思好久,忽然想起來了,說:

“你前一個母親生前一直沒有孩子,很是遺憾。就叫尼姑用彩色絲線拴了神廟裏的泥孩兒帶回家來,放在臥室內。她還給每個小泥孩都起了小名,每天還都給他們供上果品,就像餵養孩子一樣。她去世後,我叫人把這些泥孩都埋在後院了。你見到的那些小孩子,一定是這些東西。”

父親擔心這些東西日久成妖,打算讓人把它們挖出來,可是因爲年頭久了,記不住埋在什麼地方了。

前母就是家母張太夫人的姐姐。有一年適逢前母忌日,家裏祭奠之後,家母張太夫人睡午覺,忽然夢到前母用手推她,說:“三妹太不經心,怎麼能叫小孩玩刀呢?”

家母夢中愕然一下子驚醒,就看見我正坐在她身旁,手裏玩着家父姚安公的革帶,掛在上面的佩刀已經出鞘了。

家母和家里人這才知道靈魂回家接受祭祀是確有其事。所以古人才說侍奉死人要象侍奉活着的人一樣啊。  

 

更多文章請點擊【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系列。

責任編輯:吳永健/文思敏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