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缔造美国的故事
斯考森教授:国父们担心民选国会议员会抱成团攫取权力,成为一个特殊的半君主制,所以把对国会的限制明文写入了宪法,总共十项限制。(图源:Amazon)

【希望之声2020年7月31日】(本台记者辛吉综合报导)我们的系列专访内容取材自美国著名宪法学者、作家克里昂·斯考森(W. Cleon Skousen)先生的著作《缔造美国》(The Making of America)。作者的儿子,美国宪法学者及作家保罗·斯考森Paul Skousen)教授在后续内容里,将为我们展现该书另三分之二的内容:宪法中所包含的美国人应该享有的近三百项权利。

美国宪法前言开篇三个词:“我们人民”(We the People);之后是短短两三行文字,却开宗明义:“我们合众国人民,为建立一个更完善的联邦,树立正义,保障国内安宁,规划共同防务,促进公共福利,并使我们自己和后代得享自由的福音,特为美利坚合众国制定本宪法。”

美国宪法对行政官员的约束可以理解,但国会议员是民意代表,为什么对他们也要做出限制呢?在过去200多年中,这些限制运行得如何?美国法律不能有回溯功能,为什么?斯考森教授继续给我们解答。

(接上文:缔造美国的故事(46): 总统享有军队指挥权 国会则控制和制定军队运作规则

宪法规定限制民选的国会权力,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

国会是当初国父们所设计的民意代表的议会,为什么宪法对民选代表也要加以限制?斯考森教授说,当初英国国王和英国的国会对人民所实施的恶行,伤害了美国殖民地的人民,伤到印象非常深刻。他们说,即使国会的代表,选出来的立法代表,也必须对他们有所限制,以保证权力属于人民。

所以对于国会权力的限制其实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对任何一个国家,在人类历史上有过多次对国王、对君王某些权力的限制,但是对于民选的立法代表的权力的限制,在美国宪法中出现这是第一次。

国父们担心这些民选的国会议员,他们最后抱成团,变成攫取权力,成为特殊的一个半君主制,他们不能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就把对国会的限制明文写入了宪法,总共是十项限制。国会在这种限制的制衡下,权力只能扩张到一定局限;与此同时,他们又能够帮助国家向前发展。

国会对“通用福利”的错误理解和滥用,导致政府财务破产

那么在过去200多年的历史中,这十项限制运行得怎么样呢?斯考森教授说,有些运行得非常好,就是当初宪法写得很具体的地方。而宪法写得比较模糊、比较泛泛的,那运行得就不太好。比如说“通用福利”。国会有权力照顾好这个国家人民的“通用福利”,结果这个所谓的“通用福利”,最后就被国会自己把它错误地理解成了“任何福利”。这样一来,国会就变成可以随时开空白支票,出了任何事,国会都可以掏出钱来、发钱来解决问题。这样做的结果就是导致美国政府的破产。其实美国政府在财务上早就破产了。

宪法规定国会不插手各州事务,但如今国会权力被滥用了

国会其实不能够染指属于各州的社会问题,比如说堕胎、同性婚姻、饮酒问题,以及方方面面的法规。如何经营一个企业,这都属于州权力,国会根本就不能管的。

对于美国建国先父来说,生产安全的产品是一个常识。如果有人生产出不良的商品,把小孩毒死的话,建国先父认为,自由市场和自由经济自己就会制衡这些问题,惩罚这些不良的商家,象生产出有毒商品的公司就会倒闭,这个公司老板就会被关起来。这就是自由市场的力量。

但是国会越过了当初宪法对他们的限制,跑去解决这个问题,制定这个法规那个法规,试图来解决这些社会问题。但是这些问题都是由州来管的,不是联邦议管的。很多属于每个州的事务,包括怎么经商、怎么建立企业、企业之间怎么做生意等等,所有这些,都不属于国会管的。今天国会把它的手深深地伸进了每一个州里去管这些根本就不属于它该管的事情。

这是从宏观上看国会现在面临的问题,它把制定规范的权力滥用了。在国父们看来,对联邦政府能做的事情其实是约束得很紧的,对各州政府是很宽松的,它们可以说是有广泛权力的。

全国性跨州公共交通设施和协调州际关系是国会和联邦政府权力

斯考森教授说,首先是美国全国的铁路系统和全国公路系统,这种跨州的全国性的交通系统,这都是国会、联邦政府所主持完成的,协调州与州之间的关系,让这些铁路和公路能够畅通的延伸到各个州去,这给美国带来的秩序而消除了混乱。

当然了,我们现在都知道,你从内华达州如果开车进入加州的时候,你车的后箱里放了很多水果,你得把这些水果丢在内华达州,加州边境检查是不让你带进来的。这个是合理的。加州作为一个州,它就可以规范说,你不可以带水果进入我们这个地方。但是在州与州之间,绝大多数州都是可以的,你开一车子水果到处超过州界都没问题,那是那些州做的决定。

总而言之,在美国铁路、公路还有飞机,超过州的边界都没有什么麻烦,所有这些通畅的交通,自由的流动,这都是联邦政府它应该起的作用,它也起得非常的好。

美国法律不具有回溯功能,为什么?

斯考森教授说,当初美国是殖民地的时候,殖民地人民都是被英国国王欺负得很厉害,那时候殖民地的老百姓做点什么事情,英王听见了之后就说:那怎么行啊?你不可以这样子。下一个禁令就不允许那么做了。律师就说:人家没违反法律怎么不能做呢?国王就又说:那不容易嘛,立个法律呗。然后立个法律回溯过往,4年前你干了这个事,那么你4年前就违反了这个法律了。因此国父们就认为,这是非常不公平的。所以规定,美国所订立的法律都不具有回溯力。

资金走向、用途跟踪系统:国会资金监督委员会

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则就是:美国国库的任何一笔钱,离开美国国库的时候,都必须有清晰的跟踪系统。当时国父们设计宪法的时候,就想避免政治人物把国库一大堆钱搬走了,以什么名义搬走,花到别处去。所以美国国库的每一分钱都必须清清楚楚有一个指定使用的目的,所以一路都要跟踪每分钱的走向,到哪里去了。这样来防止腐败。

那么情报部门用的钱怎么办呢?有的钱是秘密的,用在针对敌国的地方,无论是卫星、潜艇、监听等等,难道都得一笔笔报出来吗?其实是这样的。美国在国会有一个专门监督秘密资金的监督委员会,所以他们标记得清清楚楚,国会里的每一分钱,秘密的资金,什么用途,这个委员会都得看着。

国会钱款没有审计的疏漏地方:联储会、特殊名义立项

今天是不是真的每元钱都象建国先父的意愿那样都被看住了呢?没有。有几个地方是没看住的。一个地方就是联邦储备局,它其实是一个私人机构,它并不是一个政府机构,包括由他们这样一个私人机构来决定利率,来决定印多少钱。那么对于联邦储备局都没有做过审计,没有人进去查它的账,看每块钱是怎么花的。

还有很多钱以特殊的名义消失了,没人能查得到的。现在国会众议院的领袖在这方面有很大的罪过,比如说,我们要搞一个调查案子,这个调查案子需要5亿美元,为什么要5亿美元呢?因为工作人员要买车、买电脑,他们走来走去要付路费、过桥费等,总之最后就是5亿美元。最后谁也不会去查这个钱花到哪里去了,反正就是花掉了。而这样的钱都是以一个很好听的名字来立项,国会就拨出这么一笔款来,而这些钱跑哪儿去了,根本就没人知道。

今天在美国如果说你动用竞选资金,给你太太、小孩子去买顿晚餐被抓住了,这方面的钱看得挺牢的。但是象国会的领袖以某种特殊的名义设立的资金,把钱拨进那个名义里去,就稀里哗啦花掉了。这样的钱比比皆是,根本就没有人查的。

宪法对州权力的最大限制是什么?

斯考森教授说,其实当初建立联邦的时候,对州权力是非常注重的,国父们认为,人民的权力就是由州权力所代替的,而联邦政府只是整个国家的一个管理处。

当时对州权力的防范,就是对各州发动战争或发动一些贸易摩擦方面的防范,得防着某些州它变成一个流氓州,损坏整个国家的健康。

比如说,当初南北双方对于奴隶的权利有不同的看法。当时南方三个州:南、北卡罗来纳和乔治亚州,他们会觉得这三个州要是给他们自由的话,他们会跟英国结盟,最后会变成大英联邦。这是宪法所不允许的。

为了防止各州抱成团,对某些州互相之间有特殊关系,对别的州却不同对待,或者这些州跑到外国去跟外国建立外交关系等等,这都是当初让建国先父们所担心的,他们不希望这种事情发生。因为这些事情如果发生的话,整个美国就会被毁掉了。所以对州权,即各州的主权是怎么定义呢?州拥有完整的主权并只对州内部事务享有主权;对外事务,州是没有任何权力的。

川普总统有一个法律诉讼案,告加州跟别的地方订立了一个“国际合约”,这里包括和加拿大魁北克省订立关于大气排放的国际条约。这就不行。加州的主权范围是在加州以内,它想在加州境内订立什么汽油排放标准都行,但是你不能够跑到国外去,跟外国的什么地区订立国际合约,这是宪法不认可的。

(待续,敬请关注)

=========================================

保罗 .斯考森教授所出版的有关美国宪法和揭露美国共产主义的系列丛书,是当今美国关于这方面话题的权威著作,希望了解第一手资讯的懂英文的读者朋友可以在这里购买阅读。

=========================================

缔造美国的故事(46): 总统享有军队指挥权 国会则控制和制定军队运作规则

读本系列所有文章

责任编辑:杨晓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