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馬春玲的姐姐馬春梅(照片本人提供)
馬春玲的姐姐馬春梅(照片本人提供)

姐姐馬春梅呼籲國際社會營救妹妹馬春玲一家

【希望之聲2020年7月29日】(本台記者慧光採訪報導)馬春玲的姐姐馬春梅是法輪功學員。1997年夏天,在妹妹馬春玲的引導下走入法輪功修煉。1999年“7.20”之後,她也受到了中共的殘酷迫害,四次遭到非法綁架,兩次被判非法勞教,有四年多時間是在中共的勞教所裏度過的。她曾於2006年10月流亡到泰國,有一年半時間被關押在泰國移民監。幸運的是,在歷經千辛萬苦之後輾轉來到美國,成爲美國公民,過上了自由生活。可是一想到妹妹馬春玲仍被關押在泰國監獄,她心裏又佈滿陰影,因爲她知道,在泰國的移民局監獄裏過的是什麼樣的黑暗日子。

馬春梅回憶說:“我妹妹馬春玲1971年出生於中國吉林省東遼縣,是個美麗善良、溫柔孝順的女孩。1996年,她在大連外國語學院讀書時開始修煉法輪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修煉後出現了很多變化。從前她患有多種慢性疾病,如血小板減少、腮腺炎、黃疸型肝炎、咽喉炎、眩暈和痛經等,因爲修煉法輪功,沒花一分錢就全都好了。同時她的思想境界得到昇華,有很多人生中不明白的問題都在《轉法輪》書中找到了答案。結婚後她孝敬公婆,主動承擔家務,家庭和睦、幸福。工作中她是大連人壽保險公司的優秀業務員,在單位裏是大家公認的好人。因爲修煉法輪大法,她身體健康,家庭美滿,事業有成。就是因爲親身受益了,她才把這麼好的大法分享給我們,也分享給了更多人。”

“然而在1999年‘7.20’這個黑暗的日子,中共掀起了一場瘋狂的大規模鎮壓法輪功的運動,我和馬春玲以及小妹妹馬春霞三人先後遭到多次非法綁架和關押,爸爸在一夜之間白了頭。春玲按照憲法賦予她的權利,兩次進京上訪,只是爲了給法輪功說句公道話,向老百姓講真相,希望大家都能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可是卻被抄家,多次遭到毒打、罰款和非法關押,經濟損失達三萬五千多元。還曾經被關進鐵籠子裏,關進洗腦班、戒毒所、拘留所、看守所,兩次被非法關進馬三家勞教所迫害,兩次抽血化驗卻不給結果。在勞教所裏,她每天被強制勞動十六、七個小時,監獄讓犯人用有毒膠水做塑膠花,膠水發出的有毒氣體薰得睜不開眼睛。那裏衛生條件極差,春玲和很多人一樣渾身長滿了疥瘡,奇癢無比。在監獄裏,她經常看到一羣警察和犯人毆打法輪功學員,有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成殘疾人,生活不能自理。她也曾告訴我,她被用一種‘坐小板凳’的酷刑折磨七天,期間多次感到頭暈,天旋地轉,以至於昏死過去。”。

“2012年聖誕節,年近七十歲的父母在寒冷的冬天,帶着被子和棉衣等幾個大包裹,冒着紛紛大雪,兩宿一天沒睡覺,跌跌撞撞的趕到馬三家勞教所看春玲,可沒有人性的勞教所管理人員卻不準相見。媽媽沒見着女兒十分悲傷,回家的路上還把胳膊摔折了,真是苦不堪言。春玲的兒子王翹楚想念媽媽,經常一邊拉琴一邊偷偷哭泣,還不敢讓八十多歲的爺爺、奶奶看見,怕他們承受不住。”

“2013年8月,迫於國際壓力,中國的勞教體系終於解體了,春玲才得以從勞教所活着出來。殘酷的勞教生活造成她的身體極度虛弱,稍微受到刺激就緊張、害怕,出現昏迷,醒來後大腦一片空白,想不起任何事情,——她已經無法再承受任何迫害了!”

“最可悲的是她的孩子。她兒子叫王翹楚, 2002年9月出生於大連,從小就是個品學兼優的好孩子,非常喜歡學習,經常在小提琴比賽中獲獎。十歲那年,有一天他放學後趴在窗臺上,親眼目睹了一羣警察像土匪一樣闖進家裏,把家裏翻的亂七八糟,還把家裏兩臺電腦、一臺打印機和三部手機搶走了,把他學習用的電腦也搶走了。看到爸爸媽媽被綁架走了,他嚇得哇哇大哭。”

“春玲一家於2014年7月逃到泰國,向駐泰國的聯合國難民署(UN)申請庇護,至今已經六年了,仍未得到安置。”

馬春梅說:“今年過年間,突然聽到電話鈴響,我趕緊拿起電話,馬上聽到急促、悲傷的孩子哭喊聲,我聽到了翹楚那撕心裂肺的嘶啞聲音:‘大姨啊,…我不想活了、我不想活了!我什麼都沒有了,我什麼都不是,…啊…啊…啊!’妹夫着急的接過電話說:‘大姐,你快勸勸翹楚吧,我真的一點辦法也沒有了……’過年對中國人來說本該是閤家團聚的喜慶日子,可是他們卻身在異國他鄉、骨肉分離。聽到孩子絕望的哭喊聲,我的心都要碎了,我甚至不知道該如何安慰他。”

“因爲我們在中國遭到中共的殘酷迫害,而這場迫害沒有任何法律依據,沒有任何正當理由,是因爲中共黨魁江澤民的狹隘自私和黑暗心理造成的,而且他們滅絕人性,不僅殘暴的殺害無數法輪功學員,還活摘他們的器官牟利。法輪功學員用和平方式揭露中共的罪惡要求停止迫害沒有錯,我妹妹春玲冒着風險在泰國向民衆揭露中共迫害、講真相也沒有錯。中共不但迫害中國人民,還用暴力,謊言,腐敗那一套滲透全世界,危害全世界人。中共妒嫉害怕我們對泰王和UN的尊敬和愛戴,害怕我們揭露它的罪惡,欺騙威逼利誘善良的泰國人和正義善良的難民署。想把他們也拉向罪惡和毀滅,進而將迫害延伸海外。泰國是自由民主的佛教大國,在景點講真相是合法的受歡迎的,就像其他民主國家一樣。可是中共給泰國政府施壓,不斷的指使泰國警察抓捕去景點講真相的法輪功學員,罰款、蹲監獄,就連常年在泰國中領館馬路對面打坐練功的泰國法輪功學員、泰國公民林女士,都被中共僱兇用大棒打,胳膊都打折了,還用車往死裏撞。曾有三次不明身份的人給春玲的門牌號、本人和證件拍照。一次春玲走在路上,被人打倒在地,她拼命掙扎呼喊着,後面上來了人,春玲才倖免於難。”

“2019年8月7日,春玲在曼谷講真相被抓,泰國警察以護照過期、非法滯留爲由,罰款5000泰銖,而她身上沒有錢,所以判坐牢十天,每天頂500泰銖作爲懲罰。本以爲這樣懲罰就夠了,不知爲什麼,8月21日又被關押到移民局監獄。我曾在泰國移民監關押一年半,我知道里面的生活條件有多麼惡劣,有不少人進去後沒多長時間就成了精神病。”

“我和小妹妹春霞來到美國後,我們堅持用多種方式、在多種場合揭露中共罪惡,營救春玲,我們的正義行動使中共非常害怕,他們經常威脅、恐嚇我們國內的家人,說我們是反黨行爲,是犯了顛覆中國罪,還不允許父母來美國看我們。今年4月疫情期間,中國警察找到我父母的新住處搜查、抄家,搶走了我媽的手機,反覆追問我們的信息。”

“由於中共的倒行逆施,已經引來了天怒人怨,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已經肆虐全世界,而他們卻一再隱瞞疫情,給世界人民造成巨大的難以彌補的損失,引起了世界人民的憤怒。而今的大洪水使得中國大半河山遭遇水澇災害,讓中國人民處於水深火熱之中,我相信天滅中共很快就會成爲事實。西方自由民主社會都在覺醒,都在以實際行動聲討追責中共,支持正義,中共的末日已經不遠。”

“春玲一家逃到泰國六年多了,春玲被關進泰國移民局監獄也已經一年了。在泰國這麼多年,他們一直生活在害怕和恐懼之中,不能工作,債臺高駐,特別是孩子不能上學,沒有朋友,媽媽又被抓進監獄。中共作垂死掙扎,什麼事都能幹出來。我們非常擔心春玲一家的處境和安危。”

“我們懇請善良的人伸出正義之手,救救孩子,救救馬春玲一家!”

“如果您能夠給駐泰國的聯合國難民署(UN)以及駐泰國的美國大使館、駐美國的泰國大使館及相關部門寫信、發郵件,或打個電話,都是對春玲一家的幫助,是對生命的挽救,是對正義的支持。如果泰國政府能夠敦促UN儘快安置春玲一家,使她們早日脫離險境,到美國與姐妹團聚,我們將永遠銘記您的好生之德。”

“我們也懇請一貫主持正義的美國政府能夠給予春玲以人道主義救助,接收春玲一家與我們團聚。我們都是美國公民,有穩定的收入,不會給美國政府增加任何負擔!春玲夫婦都有學歷,他們也有能力回報美國社會!我們全家永遠不會忘記您的救命之恩!”

“歷史的關鍵時刻,您的正義善舉,一定會得到回報。非常感謝!合十!”

旅居華盛頓DC的華人:馬春梅、KIM ENG夫婦;馬春霞、趙慶凱夫婦

phone:202-205-0519、703-403-7093                                       

[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

聯合國UN在曼谷的郵箱:

UNHCR representation in Thailand :[email protected]

Tel: (66-2)288-2529, (66-2)288-2230

Fax: (66-2)280-0555, (66-2)288-6100

責任編輯:靳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