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马春玲的姐姐马春梅(照片本人提供)
马春玲的姐姐马春梅(照片本人提供)

姐姐马春梅呼吁国际社会营救妹妹马春玲一家

【希望之声2020年7月29日】(本台记者慧光采访报导)马春玲的姐姐马春梅是法轮功学员。1997年夏天,在妹妹马春玲的引导下走入法轮功修炼。1999年“7.20”之后,她也受到了中共的残酷迫害,四次遭到非法绑架,两次被判非法劳教,有四年多时间是在中共的劳教所里度过的。她曾于2006年10月流亡到泰国,有一年半时间被关押在泰国移民监。幸运的是,在历经千辛万苦之后辗转来到美国,成为美国公民,过上了自由生活。可是一想到妹妹马春玲仍被关押在泰国监狱,她心里又布满阴影,因为她知道,在泰国的移民局监狱里过的是什么样的黑暗日子。

马春梅回忆说:“我妹妹马春玲1971年出生于中国吉林省东辽县,是个美丽善良、温柔孝顺的女孩。1996年,她在大连外国语学院读书时开始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修炼后出现了很多变化。从前她患有多种慢性疾病,如血小板减少、腮腺炎、黄疸型肝炎、咽喉炎、眩晕和痛经等,因为修炼法轮功,没花一分钱就全都好了。同时她的思想境界得到升华,有很多人生中不明白的问题都在《转法轮》书中找到了答案。结婚后她孝敬公婆,主动承担家务,家庭和睦、幸福。工作中她是大连人寿保险公司的优秀业务员,在单位里是大家公认的好人。因为修炼法轮大法,她身体健康,家庭美满,事业有成。就是因为亲身受益了,她才把这么好的大法分享给我们,也分享给了更多人。”

“然而在1999年‘7.20’这个黑暗的日子,中共掀起了一场疯狂的大规模镇压法轮功的运动,我和马春玲以及小妹妹马春霞三人先后遭到多次非法绑架和关押,爸爸在一夜之间白了头。春玲按照宪法赋予她的权利,两次进京上访,只是为了给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向老百姓讲真相,希望大家都能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可是却被抄家,多次遭到毒打、罚款和非法关押,经济损失达三万五千多元。还曾经被关进铁笼子里,关进洗脑班、戒毒所、拘留所、看守所,两次被非法关进马三家劳教所迫害,两次抽血化验却不给结果。在劳教所里,她每天被强制劳动十六、七个小时,监狱让犯人用有毒胶水做塑胶花,胶水发出的有毒气体熏得睁不开眼睛。那里卫生条件极差,春玲和很多人一样浑身长满了疥疮,奇痒无比。在监狱里,她经常看到一群警察和犯人殴打法轮功学员,有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成残疾人,生活不能自理。她也曾告诉我,她被用一种‘坐小板凳’的酷刑折磨七天,期间多次感到头晕,天旋地转,以至于昏死过去。”。

“2012年圣诞节,年近七十岁的父母在寒冷的冬天,带着被子和棉衣等几个大包裹,冒着纷纷大雪,两宿一天没睡觉,跌跌撞撞的赶到马三家劳教所看春玲,可没有人性的劳教所管理人员却不准相见。妈妈没见着女儿十分悲伤,回家的路上还把胳膊摔折了,真是苦不堪言。春玲的儿子王翘楚想念妈妈,经常一边拉琴一边偷偷哭泣,还不敢让八十多岁的爷爷、奶奶看见,怕他们承受不住。”

“2013年8月,迫于国际压力,中国的劳教体系终于解体了,春玲才得以从劳教所活着出来。残酷的劳教生活造成她的身体极度虚弱,稍微受到刺激就紧张、害怕,出现昏迷,醒来后大脑一片空白,想不起任何事情,——她已经无法再承受任何迫害了!”

“最可悲的是她的孩子。她儿子叫王翘楚, 2002年9月出生于大连,从小就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孩子,非常喜欢学习,经常在小提琴比赛中获奖。十岁那年,有一天他放学后趴在窗台上,亲眼目睹了一群警察像土匪一样闯进家里,把家里翻的乱七八糟,还把家里两台电脑、一台打印机和三部手机抢走了,把他学习用的电脑也抢走了。看到爸爸妈妈被绑架走了,他吓得哇哇大哭。”

“春玲一家于2014年7月逃到泰国,向驻泰国的联合国难民署(UN)申请庇护,至今已经六年了,仍未得到安置。”

马春梅说:“今年过年间,突然听到电话铃响,我赶紧拿起电话,马上听到急促、悲伤的孩子哭喊声,我听到了翘楚那撕心裂肺的嘶哑声音:‘大姨啊,…我不想活了、我不想活了!我什么都没有了,我什么都不是,…啊…啊…啊!’妹夫着急的接过电话说:‘大姐,你快劝劝翘楚吧,我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了……’过年对中国人来说本该是合家团聚的喜庆日子,可是他们却身在异国他乡、骨肉分离。听到孩子绝望的哭喊声,我的心都要碎了,我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

“因为我们在中国遭到中共的残酷迫害,而这场迫害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没有任何正当理由,是因为中共党魁江泽民的狭隘自私和黑暗心理造成的,而且他们灭绝人性,不仅残暴的杀害无数法轮功学员,还活摘他们的器官牟利。法轮功学员用和平方式揭露中共的罪恶要求停止迫害没有错,我妹妹春玲冒着风险在泰国向民众揭露中共迫害、讲真相也没有错。中共不但迫害中国人民,还用暴力,谎言,腐败那一套渗透全世界,危害全世界人。中共妒嫉害怕我们对泰王和UN的尊敬和爱戴,害怕我们揭露它的罪恶,欺骗威逼利诱善良的泰国人和正义善良的难民署。想把他们也拉向罪恶和毁灭,进而将迫害延伸海外。泰国是自由民主的佛教大国,在景点讲真相是合法的受欢迎的,就像其他民主国家一样。可是中共给泰国政府施压,不断的指使泰国警察抓捕去景点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罚款、蹲监狱,就连常年在泰国中领馆马路对面打坐练功的泰国法轮功学员、泰国公民林女士,都被中共雇凶用大棒打,胳膊都打折了,还用车往死里撞。曾有三次不明身份的人给春玲的门牌号、本人和证件拍照。一次春玲走在路上,被人打倒在地,她拼命挣扎呼喊着,后面上来了人,春玲才幸免于难。”

“2019年8月7日,春玲在曼谷讲真相被抓,泰国警察以护照过期、非法滞留为由,罚款5000泰铢,而她身上没有钱,所以判坐牢十天,每天顶500泰铢作为惩罚。本以为这样惩罚就够了,不知为什么,8月21日又被关押到移民局监狱。我曾在泰国移民监关押一年半,我知道里面的生活条件有多么恶劣,有不少人进去后没多长时间就成了精神病。”

“我和小妹妹春霞来到美国后,我们坚持用多种方式、在多种场合揭露中共罪恶,营救春玲,我们的正义行动使中共非常害怕,他们经常威胁、恐吓我们国内的家人,说我们是反党行为,是犯了颠覆中国罪,还不允许父母来美国看我们。今年4月疫情期间,中国警察找到我父母的新住处搜查、抄家,抢走了我妈的手机,反复追问我们的信息。”

“由于中共的倒行逆施,已经引来了天怒人怨,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已经肆虐全世界,而他们却一再隐瞒疫情,给世界人民造成巨大的难以弥补的损失,引起了世界人民的愤怒。而今的大洪水使得中国大半河山遭遇水涝灾害,让中国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我相信天灭中共很快就会成为事实。西方自由民主社会都在觉醒,都在以实际行动声讨追责中共,支持正义,中共的末日已经不远。”

“春玲一家逃到泰国六年多了,春玲被关进泰国移民局监狱也已经一年了。在泰国这么多年,他们一直生活在害怕和恐惧之中,不能工作,债台高驻,特别是孩子不能上学,没有朋友,妈妈又被抓进监狱。中共作垂死挣扎,什么事都能干出来。我们非常担心春玲一家的处境和安危。”

“我们恳请善良的人伸出正义之手,救救孩子,救救马春玲一家!”

“如果您能够给驻泰国的联合国难民署(UN)以及驻泰国的美国大使馆、驻美国的泰国大使馆及相关部门写信、发邮件,或打个电话,都是对春玲一家的帮助,是对生命的挽救,是对正义的支持。如果泰国政府能够敦促UN尽快安置春玲一家,使她们早日脱离险境,到美国与姐妹团聚,我们将永远铭记您的好生之德。”

“我们也恳请一贯主持正义的美国政府能够给予春玲以人道主义救助,接收春玲一家与我们团聚。我们都是美国公民,有稳定的收入,不会给美国政府增加任何负担!春玲夫妇都有学历,他们也有能力回报美国社会!我们全家永远不会忘记您的救命之恩!”

“历史的关键时刻,您的正义善举,一定会得到回报。非常感谢!合十!”

旅居华盛顿DC的华人:马春梅、KIM ENG夫妇;马春霞、赵庆凯夫妇

phone:202-205-0519、703-403-7093                                       

[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

联合国UN在曼谷的邮箱:

UNHCR representation in Thailand :[email protected]

Tel: (66-2)288-2529, (66-2)288-2230

Fax: (66-2)280-0555, (66-2)288-6100

责任编辑:靳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