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美国国土安全部代理部长沃尔夫Ac/S DHS Chad Wolf
美国国土安全部代理部长沃尔夫(Chad F. Wolf)2月28日出席CPAC大会资料照(SOH/文兴摄)

【希望之声2020年7月29日】(本台记者辛吉综合报导)就在7月23日国务卿蓬佩奥刚刚发表了题为《共产中国与自由世界未来》的灭共宣言之后,美国国土安全部7月24日公布消息,成立专责的「中国工作组」,优先安排和协调国防部应对中国共产党(CCP)对美国国土安全形成的威胁。

中共在贸易、网络安全、移民和知识产权领域的恶意活动,对美国构成的威胁在增加,国土安全部沃尔夫代部长(Chad Wolf)说:“国土安全部站在应对这些对美国家园和生活方式威胁的最前沿。在遏制中共恶性活动方面,我们的作用从未这样重要和及时。”

著名历史学者、网络媒体平台《希望之城》播主、时政分析评论家章天亮教授深入分析评论了美国已着手清理中共在美国各领域的间谍,以及美国全政府运作抗击中共所握有的一手好牌;并分析评估了中共面临的全党、全政府智商如何被限制在习近平的智商之下,且无力应对变局。

抽乾沼泽,国土部「中国工作组」正在清理中共在美间谍

章天亮说,中共在美国派了很多间谍盗窃美国的知识产权、渗透美国政界、军界、金融界等等,中共现在在美国还有很多留学生,特别是那些军方院校背景的留学生,他们是带着一定使命来的。现在美国正在做全面清理。我们最近提到过,美国真正跟中共对决需要跨过四个门槛,就是因为中共在美国各领域的深度渗透,所以美国真的要拿出壮士断腕的勇气,把中共的相关的间谍从美国清理出去。

仔细去看中美关系,它已经变成一个沼泽地,里面有很多大鳄鱼之类的,他们长期以来在中美发展非常密切的关系和融合过程中,他们属于既得利益者,甚至包括那些智库,他们很多过去几十年都在为中共说话,虽然他们并不见得真的就是中共的间谍。

美国智库存在重复被灌输的中共谎言,但做转向和纠正并不难

章天亮认为,作为智库来讲,他们如果没有什么把柄抓在手里的话,很多时候只是人云亦云的一种学术性观点,或者也可能是为了能够到中国拿到第一手信息,他们就重复了一些中共灌输给他们的谎言。但是这种谎言可以作为一种学术方面的错误来加以纠正。

举个很简单的例子。比如哈佛大学原来有一个费正清东亚研究所,费正清是一个非常著名的中国问题专家,在40年代的时候,当时美国在决定到底是帮助蒋介石还是眼睁睁看着共产党去灭掉国民党的过程中,费正清当时是站在了中共的一面,因为他当时对中共抱有好感,对支持中共那些所谓的自由知识分子,实际上就是左派的那些知识分子,也是抱有好感。他认为国民党非常腐败,是不能成事儿的,认为美国应该跟中共接触,这更符合美国的利益。这种学术观点其实应该说是错误的。

后来到1989年6月4号天安门开枪之后,费正清就应哈佛的邀请重新写了一本书,叫《中国新史》(China New History),就是把中国近代史重新进行解读。在这个过程中,他纠正了自己过去的错误,他说,中共就是一个专制社会,而且当年如果没有支持共产党,而支持国民党的话,那麽今天中国可能会变成一个现代的社会。他完全纠正了自己过去的学术错误。他把《中国新史》的书稿交上去两天之后,他就病死了,总算是在临死之前把自己的学术观点给纠正了。

章天亮表示,拿费正清作为一个例子是想说,实际上作为一个智库来讲,他们纠正自己的学术观点并不难,包括很多媒体,做这样的转向并不难。

美政府里的中共代理人往往与中共有利益联系,或被握有把柄

章天亮继续分析说,再有一个就是,在美国政府中有很多中共安插的代理人,他们跟中共之间有很多利益方面的联系。他们很可能有很多把柄被中共抓在手里,比如说中共对他们行贿,像那个亨特·拜登(Hunter Biden) ,就是现在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Joe Biden) 的儿子,他就是跟中共的监控公司合作,做了很多侵犯人权的事情;然后他和2004年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约翰·克里(John Kerry)的儿子,两人从中国银行拿了15 亿美元,不知道是做一个什么公司,等于是他们在跟中共合作过程中会有很多非法行为,拿到了很多好处,中共就可以抓住他们,让他们替中共说话。

不仅如此,就在美国政府中,包括美国参众两院里,都有很多中共的代理人。前段时间美国参议院司法委员会的少数党主席、加州民主党参议员范士丹(Dianne Feinstein) ,她的司机就是中共间谍。中共在国会参众两院,包括在美国国务院、在美国政府部门里安插了很多很多中共间谍。也就是说,当这些人他们有把柄抓在中共手里,或是被中共拍了色情录像,或拿了中共非法的钱,或是中共帮他们的什么亲朋好友做了什么样的生意,等等,他们就成了中共的棋子。其实美国现在应该彻底抽干这些沼泽。

川普执政是幸事;中共间谍已不保,投诚是最好选择

章天亮说,说到此,其实川普的当选实在是美国的一个幸事,其实也应该说是中国的幸事,因为如果不是川普,对中共这种大的政策调整几乎是不可能的,就是因为整个中共在美国政府、美国政界的渗透实在是太严重了。包括布什家族、克林顿家族,他们都是在中国有庞大的利益的。

川普上台,他可以用一些完全跟共产党没有关系的人,像纳瓦罗、博明、蓬佩奥这样以前跟共产党完全没有关系的人进入他的内阁,来执行对中共这样的政策。他如果还用过去那些在政府里面混的那些老油条的话,他的很多政策根本就无法推行、无法实施,因为那些人已经是中共的间谍了。就是说,美国现在真的是应该趁著国土安全部成立的这个「中国工作组」,利用反间谍功能,把中共在美国的间谍们全挖出来。

前两天其实有一个挺好的事,就是潜藏在中共旧金山领馆的中共间谍、在美国想盗窃生物技术女军官唐娟,中共后来庇护不了她,把她给赶出了旧金山中领馆后,被美国给逮捕了。这个实际上就是给了中共在美国间谍们的一个非常明确的信号:中共保护不了它的间谍的。所以这些人如果能够尽早向美国国土安全部投诚,对于美国抽干沼泽一定是特别有帮助的。

中共高科技严重依赖美国,切断相关科技就会瘫痪中共的社会监控

章天亮说,实际上我们看到,在中美间互动的过程中,很多人觉得美国在很大程度上其实对中国是有依赖的,包括对中国市场的依赖。实际上在蓬佩奥7月23号的演讲中,有一个问题他谈得非常到位,他说:中国对美国的依赖比美国对中国的依赖要强大的多,也就是美国对中国的依赖要比中国对美国的依赖少得多。这是对于整个现状一个相当好的评估。

因为实际上中国对美国的依赖,不光是美元本身的依赖,还包括对美国技术方面的依赖也是相当严重的。实际上中共现在的统治,它都是靠这种高科技。 就是说它靠的那些警察们,都不是愿意吃苦的,在整个社会大的腐败环境下,人人贪图享乐的情况下,很多警察也真的是不愿意那麽努力地去工作。中共现在控制社会很大程度上靠的是高科技,比如说监控系统、大数据搜集,它靠人工智能的分析,什么面部识别步态识别、信用评级、电子支付等等,靠这些东西来监视老百姓。如果美国能够把这些相关科技切断,那就将瘫痪中共监控社会的能力。

美国取消技术使用许可、芯片禁运,就会极大削弱中共防火墙功能

章天亮认为,中共的防火墙就是一个特别典型的例子,因为中共现在的防火墙基本上用的都是美国的技术,因此美国甚至是不采取什么措施,就真正去把防火墙推倒,就只是把中共防火墙所使用许可(license)取消掉,关键部件的芯片不向中国出口,那个就能够对中共防火墙的过滤功能造成很大很大的削弱,就能够让很多老百姓有机会了解更多的真相。

实际上在过去中美交往40年的过程中,中共占美国的便宜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不按照规则办事。美国是一个法治社会,它是按照规则办事的,一旦美国要求中共按规则办事的时候,中国那些竞争优势马上就没有了。过去中共讲“弯道超车”,它其实就是想办法规避规则。

这就跟打桥牌一样,我规规矩矩地叫牌,规规矩矩地出牌,而他呢老耍赖,一会儿看我有什么牌,一会儿看对家有什么牌,当然他的赢面就比较大,那桥牌是没法打的。所以一旦美国真的想去执行规则的时候,那中共它受到的打击就会非常之大。就是说在中美较量过程中,我们应该看到这样的实力对比,美国只要是一强硬,中共那边马上就会受到很大的损失。

5月20号美国参议院通过了《外国公司问责法》,就是如果一个外国公司想在美国华尔街上市,就必须遵守和符合美国法律规定,如果三年之内没有按照美国的法律规定提交公司的财务审计报告,就不能在华尔街上市。就是说在华尔街上市时必须要声明公司是不是受中共控制、受国家控制的,所以很多中概股就不得不从华尔街退市。因此,当美国真的想执行它的规则的时候,中共是没有还手之力的。

推倒防火墙,中国民意聚集的时候,就是中国发生改变的时刻

章天亮说,有很多人抱着一种观点:中国老百姓已经被中共洗脑洗得很厉害了,即使是墙推倒了,中国老百姓还是愿意选择跟中共站在一起,他们还是不愿意看自由社会的信息。对这种说法,章天亮用了蓬佩奥的一段回答做回应。

7月23号蓬佩奥在尼克松图书馆演讲完了之后,图书馆馆长对篷佩奥进行了一个采访,其中有一个问题问得非常尖锐,和我们刚提到的观点有很相似的地方。他说,美国华盛顿DC一个智库里的研究员哈斯批评蓬佩奥说,蓬佩奥把中国和中共分开,就好像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一个中共以外的中国一样。他这话就是要死死地把中共和中国捆在一起;然后他说,蓬佩奥把中共和中国分开的方法会造成他的外交生涯的极大挫败,除非他根本就没有想他取得一个成功的外交生涯,否则他就不应该这样做。这话等于是对蓬佩奥对华政策的一种全面否定。

当时尼克松图书馆馆长问蓬佩奥说,你对哈斯的这个说法如何回应?蓬佩奥说:这种说法对于中国老百姓是一种居高临下的、非常不尊敬的一种说法。然后蓬佩奥说了一句很有意思的话,他说:中国人也是神按照他们自己的样子创造出来的。当然,蓬佩奥他是一个基督徒,是一个信神的人,所以他就相信人是神按照自己的形象造的。他说中国老百姓也是神按照他们的形象造的,所以他们并不比其他任何一个国家的老百姓更低级,他们其实跟更多的其他国家的老百姓是一样的,他们有自由的意志。在蓬佩奥的演讲中他说,美国就是要“engage and empower the Chinese people”。那麽engage 就是跟中国人民接触,empower 就是让中国人民获得更大的能力。这就是非常好的回应。

章天亮认为,有人讲说中国老百姓即使是墙推倒防火墙之后,他们也愿意跟中共站在一块儿,不是这样的!中国老百姓之所以现在好像表面上跟中共站在一起,那完全是因为他们出于一种恐惧,他们觉得自己没有表达的自由,只要一说话,可能马上就会被监控,就会被叫去“喝茶”,所以他们有这样的恐惧。再有就是他们并不了解真相,当放火墙一旦推倒,当真正的给了中国人了解真相的机会,他们即使不在国内网站上发声,他们也会发现有很多人其实跟他们想的是一样的,是知道中共的腐败也希望中国社会有所改变的。当这样的民意聚集起来的时候,那就是中国发生改变的时刻。这一点是没有疑义的。

解析中国整个政府的智商如何被限制在习近平的智商以下

章天亮分析指出,中共现在处在一种败局中,就是习近平个人独裁的体制下,是非常僵化的,根本就没有灵活性去回应这种民间的改变。当真的互联网打开的时候,当老百姓的心意发生变化的时候,整个共产党体制会束手无策,它根本就不知道如何回应变化。这其实也是费正清的一个观点:中国共产党它是讲统一思想的,统一思想的社会它是缺乏创造性的。这话说得非常有意思,就是说 ,如果一个社会的思想被统一到谁,整个这个社会的智商就会被限制在那个人的智商以下。

举个很简单的例子。比如现在中共是习近平掌舵,整个中国现在是在中共控制之下,所有中国的政治、经济、外交、军事等等,所有社会方方面面的东西,所有管理方面的决策,都是在习近平的智商以下,不会出现比习近平智商还高的那种策略出来。习近平的智商就不去讲它了,那么我们会看到一个很现实、很严峻的问题。

我们看到前两天外交部长王毅在中国成立了一个「习近平外交思想研究中心」,习近平有什么外交思想?王毅讲了很多漂亮话,什么时代性的、什么科学性的、什么新时代的大国外交理念,等等之类的,把习近平抡圆了吹一通。第二天,中共在休斯顿领事馆就被关掉了,我们没看到习近平有什么外交思想的表现和举措啊。

在过去这些年里,习近平除了撒币之外,他还有什么外交思想?最后他把全世界的国家得罪了那麽多,跟美国的关系搞得如此糟糕,他有什么外交思想?但是只要他是独裁者,就绝不容跟他不一样的观点。所以中共的智商、王毅外交方面的智商,就一定会被限制在习近平的智商以下。

搞经济也是一样,李克强算是搞经济稍微明白一点的,他知道如果要想中国发展经济,即使是外贸靠不上的话,也一定要激发民间的经济活力。他讲什么「地摊经济」、什么「扶持中小企业」、小微企业,讲经济发展应该市场化等等,他这些东西其实算是比较通的,算中共高层中比较懂经济的。但结果怎么样呢?结果习近平不喜欢,习近平就要搞什么公私合营2.0,搞什么农村合作社,就是想完全倒退,甚至搞新时代上山下乡,完全倒退回毛时代的计划经济。那中国的经济政策就只能被压制在习近平的经济智商以下。所以李克强现在处处被习近平搞得很难受,甚至很多人觉得中共中央已经分裂了,因为每当李克强提出一个什么比较符合经济规律的经济政策,就会被习近平所打压。

所以习近平已经把中共的智商、把整个国家政府的智商,限制在他自己的智商以下了。

美国一把好牌在手,坚定地把剿共政策执行下去,中共就会灭亡

章天亮认为,在中国整个政府智商被严重压制的这个时候,如果民间能够接触到自由的信息,能够自由表达他们的思想,又产生一种想要改变的力量的时候,习近平跟中共是根本就无法应对的。加上美国如果能够对高科技进行限制、禁运,不让中共通过高科技来限制监控百姓,那就是变革到来的时候。

所以,就是从美国国土安全部要清理中共间谍、抽干华府的中共间谍沼泽,包括美国在技术方面对中共进行一定程度的限制,让中国人民能够了解真相,这些方面如果真能做到的话,那中共就真的完了。所以其实美国现在是一把好牌在手,他现在唯一需要做的,就是把这样的政策坚定地执行下去。

希望了解更多,请观看以下视频。我们同时为您提供本集音频如下:

章天亮在最新视频公放平台《希望之城》还有更多精彩视频,欢迎前往观看:https://zhangtianliang.landofhope.tv/

责任编辑:杨晓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