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中國從2014年即向俄羅斯採購S-400防空系統,但卻遲遲未能獲得交付。(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中國從2014年即向俄羅斯採購S-400防空系統,但卻遲遲未能獲得交付。(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一怒之下 俄羅斯叫停輸出S400防空導彈給中國

【希望之聲2020年7月29日】(本台記者唐仲寶綜合報導)中共涉嫌買通俄國專家竊取其軍事機密,令俄羅斯憤而暫停交付S-400防空導彈。但比其晚4年簽約購買S-400的印度,最快將在明年就能搶先獲得。大陸媒體酸稱,俄羅斯是擔心此時交付S400會影響中國軍隊的抗疫行動,不想給中國添麻煩。 

印度傳媒《Live Mint》報道,中共軍隊與俄羅斯在2014年簽訂價值30億美元的S400防空導彈採購合約,並於2018年獲交付 “導彈發射車” 之後,接下來卻遲遲未能取得後續飛彈。而印度是在2018年纔跟俄國簽訂S-400採購合約,比中國足足晚了4年,最快將在明年就能搶先獲得。

報道說,今年6月23日,印度國防部長辛格(Rajnath Singh)和他的團隊,正在俄羅斯首都莫斯科參加二戰勝利紀念日的慶祝活動,然而其最關鍵的議程是加速兩國各種國防合同的進程,包括S-400遠程防空與反導彈防禦系統、米格-29戰鬥機和輕武器等等。

莫斯科方面表示,他們承諾及時執行合同,會考慮印度方面的請求,關注供應S-400防空系統的工作進度。印度和俄羅斯在2018年簽署了價值超過50億美元的S-400協議,目前定於2021年12月簽署。

分析認爲,自從今年中印邊界爆發激烈流血衝突之後,印度加快腳步整軍經武,印度國防部長辛格於6月底的莫斯科之行,俄國答應提前交付大量武器彈藥,包括米格-29SMT和蘇-30SM戰鬥機,以及中國朝思暮想的S-400,一旦交付,可以迅速對中共造成極大威脅。此情此景叫北京情何以堪。

對於俄羅斯宣佈推遲交付中國S400系統,日前中媒《搜狐網》爲此解釋,俄國給出一個 “暖心” 的原因:不想影響共軍的防疫行動,不想替中國添亂。

但有俄媒分析,中國自上次向俄羅斯採購蘇35戰機和S400防空導彈後,已久未見簽署新的大型武器採購合約,顯示俄方目前已正在失去對北京的信賴。

據《莫斯科時報》(Moscow Times)報導,事因中共涉嫌收買聖彼得堡北極社會科學院院長米特科(Valery Mitko)擔任間諜,並可能已經取得了俄國的 “國家機密”(State Secret),此舉讓俄國一怒之下宣佈暫停交付S-400導彈。

報道說,米特科早在今年2月就被當局逮捕,被控以 “叛國罪”。俄國檢調指出,現年78歲的米特科於2016年在中國大連海事大學擔任客座講師時被中共吸收,趁著一年兩次往返中俄的機會,挾帶俄國軍事機密給中國,謀求私利。

至於俄中關係是否如表面上那麼友好,香港國際問題研究所(Global Studies Institute HK)研究員湯鈞佑在一場座談會表示:“可以很明確地告訴你,俄中之間絕對是有衝突的!”

湯鈞佑舉例,現在中國推動的 “一帶一路”,無巧不巧正好跟俄羅斯總統普京所推動的 “歐亞經濟同盟”(EAEC,  Eurasian Economic Community)相沖突,阻礙了俄國追求 “歐亞中心” 的夢想。

湯鈞佑也說,目前看到俄中關係的表象,多是中國需要俄國當國際盟友,所以用金錢外交的方式買來的,好似《俄中天然氣採購合約》,就是中國以超出付了很多金錢。湯鈞佑因此強調:“儘管俄國從中國獲得了很多好處,但該出賣中國時,也是絕對不會手軟!”

據維基百科資料顯示,S-400的許多特徵專門用於克服敵方的反制手段和隱形功能,配備有更強大的雷達功能,增強了反干擾的能力。是目前俄羅斯最先進的防空武器。

S-400(俄語:С-400 Триумф,北約命名爲SA-21 Growler, 咆哮,中文譯 “凱旋”)是俄羅斯國土防空軍第三代地對空導彈系統,用於從超低空到高空、近距離到超遠程的全空域對抗密集多目標空襲,依據S-400研發的海基版稱爲魯道特防空導彈系統。該導彈研製型號又稱爲S-300PMU-3爲S-300家族之一,系統採用四種專門導彈對應防空需要,包括超遠程40N6 (400 公里)、遠程48N6E3 (250 公里)、中程9M96E2 (120 公里)、近程9M96E (40 公里),互相彌補,構成多個層次的防空屏障。此種國際獨特的武器設計比起稱爲一種導彈,稱爲 “導彈組合系統” 更合適,其戰術思想是透過協同化現有多種導彈加上強化過的偵搜電戰成爲戰場上的一種新戰術單元。S-400導彈系統爲現役性能最佳的針對大氣層內飛行目標的遠程攔截/防空導彈。

 

責任編輯:聞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