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三峡大坝开启七孔泄洪
三峡大坝泄洪(视频截图)

3号洪水通过三峡逼近下游 数十万百姓远走他乡(视频)

【希望之声2020年7月28日】(本台记者岳文骁综合报导)中国南方持续暴雨,导致长江淮河流域洪灾泛滥。今年长江第3号洪水本周一(27日)过境重庆,以每秒六万立方米的流量进入三峡库区。官方26日已提前下令三峡水库强力泄洪保坝。而早前淮河安徽王家坝早前开闸泄洪,已造成百姓倾家荡产,三十多万人远走他乡。有观点认为,解决长江水灾有效方法就是拆除三峡大坝

长江3号洪水过三峡库区 数十万民远走他乡

中共官方宣布长江第3号洪水本周二(28日)通过三峡库区。

官媒报导,受强降雨影响,长江上游岷江、嘉陵江及向家坝至寸滩区间、三峡区间来水明显增加,三峡水库入库流量从36000立方米每秒快速上涨至60000立方米每秒。三峡枢纽工程按照38000立方米每秒控泄。

长江水文网实时水文情况显示,28日8时,三峡水库水位涨至162.45米,入库流量55000立方米每秒,出库流量38400立方米每秒。

国家防总强调,长江第3号洪水正向中下游逼近,湖南、湖北、安徽、江苏沿江河湖将维持高水位,部分河段超过保证水位。其中,中下游和洞庭湖、鄱阳湖水位超警时间已超过20天;淮河、太湖仍然持续超警,堤防、涵闸等险情增多。

长江下游的安徽,江苏等地民众,对此次洪灾一筹莫展,纷纷远走他乡。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安徽阜南,阜阳等地多位村民说,长江三峡大坝持续泄洪,淮河流域王家坝也在泄洪,使得安徽境内近20万个家庭的财产被水冲毁。村民抱怨官方通过媒体和村内高音喇叭广播,要求安徽民众“牺牲小我,照顾大局”。为此,约三十万人远走他乡,另谋出路。

官方下令强力泄洪 人为水淹万民惹民怨

安徽省阜南县一位村民钟先生周二(28日)接受采访时说,淮河王家坝开闸泄洪,村民的耕地、水塘及房屋被毁,损失惨重:“该淹的都淹了。”

众多网民质疑中国有关当局为何不提早安排三峡和王家坝下游民众转移,而非要到洪水过后才进行所谓的抢险救灾。

山西大学毕业的学者宋鹏春表示,普通民众对公共安全事务,比如防范自然灾害,没有发言权:

他说:“所以这种政治制度就以所谓牺牲局部利益,来保全整体利益。这就相当于当年的大饥荒,周恩来向四川的李井泉(四川省委第一书记)下死命令,问人死在四川山沟和王府井,哪一个影响更大,他们一旦把事上升到党性,政治高度,对普通人的安危及利益可以忽略不计。”

当地村民钟先生则说,当局调动了数万名军人投入救灾,但作用不大,原因是水灾面积广阔:“就一个地方抗洪的军队就有几千人,现在我在当地的村里,我受聘请在里面上班。”

据报,自7月18日起,在保障长江中下游干流防洪安全的前提下,三峡枢纽工程按照长江委要求,连续9次调整下泄流量。25日12时,三峡水库水位已降至158.56米,预留防洪库容141.08亿立方米。

官方26日晚下曾下指令首度指,三峡水库要“留足库容准备迎战还有可能出现的大洪水”。等于下令三峡水库强力泄洪保坝。

官方还指,其次是淮河流域进一步加大洪水排泄力度。太湖流域则是要继续加大洪水外排力度。

声音:解决长江水患的一个办法就是把三峡大坝拆掉

中共强力泄洪加大下游灾情。江苏常州维权人士张建平对自由亚洲电台说,三峡进水量多就要泄洪:“因为上游下雨,他就要泄洪,它一个叠加,第二个叠加就是由于现在搞农村城镇化,小河都被改变,下水道不是很通顺,一下大暴雨就会水淹,这样的叠加。长江中下游尤其是中游地区会经常发生这种水灾。解决的方法只有两个,一个就是把三峡大坝进行技术性拆除,还有一个办法就是在淮河流域都开挖河流。”

旅居德国的三峡大坝问题专家王维洛博士接受本台专访时表示,三峡大坝没有防洪的作用,最新的观察和研究发现,三峡大坝泄洪的破坏力是自然洪水的25倍。

王维洛还指出,今年的洪灾是人为的,并非纯属天灾。

三峡大坝拟议修建之初,著名水利专家清华大学教授黄万里生前就极力反对兴建三峡大坝,预言三峡高坝若修建,终将被迫炸掉。

但王维洛认为,三峡大坝是攸关中共党国存亡的面子工程,只要中共在,它就不会主动去做。除非是自然灾害或者战争,才可能把大坝拆掉。

责任编辑:元明清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