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杨景端医话 - 5 / 23

【希望之声2020年7月27日】(主持人:杨景端)        大家好我是杨景端医生,前两期节目我们从精神医学的角度给大家分析了范蕰若和三浦春马离世的原因,这些受人追捧和羡慕的成功人士都因为抑郁症而离开了我们,我们也应该对抑郁症有个更清醒的认识,以便我们能够及时的发现自己和周围的人可能患有的抑郁症。什么是抑郁症?我们如何才能战胜抑郁症,今天我要给大家讲一个约翰的故事。

        约翰今年22岁,因为患有严重的抑郁症,他在大学二年级时不得不离开学校,现在约翰想他的抑郁症从高中就开始有了,约翰在小学的时候学习成绩非常优秀,中学也不错,生活无忧无虑,父母对他也很关爱,比他大一岁的哥哥也十分呵护他。但是高中开始以后他就发现自己完全跟不上高中的课程。在美国初中到高中的转变非常大,学习的难度和强度一下增加了很多,大部分人都要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约翰的哥哥大约用半年的时间就适应了,但是约翰无论怎么努力一直都不能改善他的学习成绩,约翰的自信心和自尊心受到严重的挫伤。

        到了高中三年级,约翰看着他期末考试的成绩都是C和F,他就彻底崩溃了。他是这样描述他当时的心态的 “我感觉到我是淹在水里面,但又没有淹死,我感到窒息,恐惧,绝望和无助” 。大家注意,绝望和无助是抑郁症非常常见的症状,约翰感觉到他全身无力动弹不得,他想尽快的结束这一切宁愿自己被淹死。路边的鲜花对他来讲都失去了色彩,天空也变得灰蒙蒙的,没有任何东西能给他带来一丝的快乐。

        情绪低落和失去兴趣是抑郁症的主要症状,约翰说不想吃饭也不想见朋友,回到家里最害怕的就是爸爸妈妈问候今天的状况,看着自己的烂成绩无颜面对他们,父母从来不给我很大压力,也不指望我上名牌大学,但是他们辛辛苦苦的工作,为了我们能够上到好的学校搬到了比较昂贵的社区,我觉得我自己就是家里人的负担。

        请大家注意,食欲减退,少言寡语,社交隔离和负罪感,都是抑郁症的常见症状。晚上约翰无法入睡,脑子里反复琢磨怎样尽快摆脱这一切,他有的时候宁愿早晨不要再醒来,白天他昏昏沉沉的注意力完全不能集中,既不能看书也听不进去老师讲课,身心极度疲惫。请大家注意: 睡眠障碍和注意力不能集中也是抑郁症的重要症状。约翰说他这样的状态持续了两个多月,终于有一天他妈妈把他很认真的拉到一边问他到底怎么了,其实他妈妈已经观察了很长时间,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帮他,因为他完全把自己封闭起来,不向父母透露他的内心世界。看着妈妈焦急的样子约翰终于把自己的感受和痛苦都告诉了妈妈,妈妈拉着他的手看着他的眼睛说:”孩子这没什么,你大概是得了抑郁症,妈妈也有这种病,这可能跟我们家的遗传有些关系,看医生和吃药就会好的”。约翰完全没有想到他妈妈也有抑郁症,虽然他妈妈容易焦虑喜欢哭,但是他以为女人大概都是这样。约翰的精神科医生给约翰开了一种抗抑郁的药并建议他去看心理医生做一些心理治疗,特别是帮助他纠正一些思维上的偏差,这种思维偏差容易产生抑郁的情绪。我们在专业上把它叫做”认知行为疗法”。对约翰来讲最大的帮助莫过于能够把内心的痛苦说出来以到家人和医生的理解和帮助。

        约翰的情绪逐渐改善了,他最终高中毕业上了一所不错的大学。到大学以后虽然他的情绪不错,但是学习上的挑战更加严峻。他开始发现自己莫名其妙的表现出一种傲慢和攻击性,仿佛只有这样他才能克服内心里面的自卑感。一段时间以后和他交往的女朋友终于开始向他的朋友们抱怨,虽然两个人的问题比较复杂也不一定都是约翰的错,但是他的朋友们开始疏远他,约翰为此感到非常沮丧和愤怒,他觉得大家并没有给他一个辩解的机会就把他抛弃了。学习成绩不好,失去了朋友,对不起家人的资助,约翰感觉到活着没有意思,于是他的抑郁症再次复发并且开始琢磨如何结束他短暂的人生。

        你可能跟我一样好奇,约翰为什么没有去做呢?是什么让他悬崖勒马?约翰说就在当他想用圣诞节的灯锁吊死自己的时候,他碰到了一个朋友,这个朋友询问他的近况,约翰告诉他的朋友说并不如意,朋友就坐下来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约翰就把内心的委屈都跟这个朋友讲了一遍。朋友很耐心的听完并且对他非常同情,最后这个朋友对他说,这一切误会都是可以解释清楚的,只要你活着。后来他又碰到了另外一个朋友,听他讲完之后朋友问他你觉得大家对你的看法就那么重要吗?如果你死了对你的家人意味着什么?

        约翰说他当时突然感到一种温暖,他觉得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在误解他,他开始感觉到自己的想法比较偏执,自私,甚至有点荒唐。他说他其实非常感激遇到这两个朋友,好像他自己就在等待着什么人来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

        所以朋友们,如果你发现周围的人有什么异样的表现的话,你一定要去关心的问候一下,倾听一下他们内心的声音,你也许就能救了他们的命。这次约翰的母亲下决心要给他找一个不同的治疗方法,从根本上解决他的问题。约翰的问题比较复杂,爸爸有酗酒的历史,妈妈有抑郁症,他的一位叔叔也因为抑郁症而自杀。显然他是有很强的家庭遗传的因素。现代医学已经认识到遗传因素可能让人患精神病的可能性增加,但是后天的各种因素起很大的作用。比如说不健康的饮食和睡眠的习惯,脑部的炎症,感染和创伤,精神上的压力和精神上的创伤,脑部的生物化学不平衡和营养素缺乏,以及脑部的能量不平衡等等。

        在一个整合医学研究所约翰接受了定量脑电图的检测,他第一次很吃惊的看到自己的大脑是怎样活动的,他的大脑的额叶,顶叶和边缘系统都有不同程度的不正常的电活动,这些不正常的活动和他注意力不能集中,学习能力下降,抑郁情绪严重都有很大的关系。同时化验检查也显示他的大脑缺乏维生素D, B6,B12,叶酸以及一些必需的脂肪酸。对约翰来讲,知道他的大脑有些生物化学和生物电生理的异常是一个很大的解脱。过去他认为这一切都是自己的过错,其实他不过是用自己知道的方式在应付他大脑本身的不正常功能,在补充营养素的同时,约翰接受了神经反馈治疗,透颅磁疗,针灸和心理治疗。六个月以后他完全康复了,他不仅学习能力增加,还扩大了自己学习的范围,并找到了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

        由此可见抑郁症是完全可以通过全面的,有针对性的和个体化的治疗得到康复的。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统计,全世界大约有两亿6400万人患有抑郁症,其中每年80万人因为抑郁症而自杀,19岁到25岁年龄段为高发年龄,在亚洲国家常常是第一号杀手。但是根据美国的一项大规模的调查发现50%的抑郁症病人并没有得到治疗,即便是得到治疗的50%,也只有21%的人按照规定接受治疗。比如说一种药物应服用四到六个星期,有人只吃了一个礼拜就停药了。世界卫生组织认为,在中等和低收入的人群当中76%到85%的抑郁症是完全没有得到治疗的。

        其实我们只要对抑郁症有足够的认识,敢于去面对,接受适合自己的治疗方法,我们是完全能够战胜抑郁症的。约翰希望通过他的故事分享能够帮助到更多的抑郁症患者,我们希望大家也能分享你自己知道的故事。如果你想看到更多的关于精神健康的视频,请订阅我们的频道点击小铃铛,不要错过们下一集视频 ——“令人产生抑郁的思维偏差”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