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弗吉尼亚种植园的奴隶(图片或示意图片:1790年画家John Rose 画作局部)
弗吉尼亚种植园的奴隶(图片或示意图片:1790年画家John Rose 画作局部)
美國史話

南北方对立加深 阻止奴隶制自然消亡的竟然是科技创新

美国史话(六十二)

【希望之声2020年8月11日】(作者:文长)上集说到马丁·范布伦作为安德鲁·杰克逊的继任者,想把先总统开创的平民政治延续下去。但沿袭旧制却遭至一场金融风暴,物价飞涨、银行倒闭。严峻的形式之下,反对党辉格党却看到了机遇:他们想利用民众对马丁·范布伦的不满情绪,重新夺回国会主导地位和总统的宝座。

辉格党在参议院的领袖是亨利·克雷(Henry Clay),他是美国历史上智商最高的政治家之一,尤其擅长在出现重大分歧时提出合理的妥协方案,故而深受信赖。

亨利·克雷(Henry Clay)于1818年的画像(图片:美国画家Matthew Harris Jouett/Transylvania University)
亨利·克雷(Henry Clay)于1818年的画像(图片:美国画家Matthew Harris Jouett/Transylvania University)

克雷同学已经参选过两届总统,都没有成功,原因是当时的社会思潮倾向于平民政治,此乃天象使然。尽管失败过两次,但克雷还想第三次争夺总统的位置,因为当总统是他一生最大的梦想。不过,辉格党其他领袖已经对他失去信心。

我们讲过,辉格党的前身是国家共和党,它原来和杰克逊、范布伦共同把持的民主党是一个党,叫民主共和党,是托马斯·杰佛逊和詹姆斯·麦迪逊建立的。1812战争结束后,美国迎来了历史上的“幸福年代”,门罗总统深明大义,以海乃百川之胸怀,成功将反对党——联邦党,整合到自己的民主共和党中来。可是好景不长,门罗之后,以约翰·昆西·亚当斯为代表的美国贵族子弟,试图逐步恢复联邦党的政策,结果再次造成国会分裂。历史学家把这一次分裂看成美国“第二政党时期”的开始。(从美国独立到门罗总统这一段历史叫“第一政党时期”。)

第二政党时期,两派人士争论焦点大致有三:1、是否立即废除奴隶制;2、是否征收高额关税;3、是否要大规模开发西部。最重要也是最尖锐的问题,就是奴隶制的存留。当时美国已经掀起了一股势不可挡的废奴运动。主张废奴的人主要来自东北部,这些人正是辉格党的基础。可是,现在想竞选总统的辉格党领袖克雷,偏偏就是个奴隶主,这不免让人产生判断上的混乱,也让党内人士大为不满。虽然奴隶制从美国独立那会儿就是个悬而未决的难题,但在1812战争之前,代表南方州的民主共和党领袖——托马斯·杰佛逊,他本人是主张废奴的,所以南北双方基本上达成了一个不成文的妥协,那就是让奴隶制随着时间自然消亡。这个方案在当时来看,的确是个两全其美选择,因为奴隶制在经济上不占优势,奴隶的价格越来越高,养活奴隶的成本也在攀升。随着北方工业化的不断推进,奴隶制迟早是会被淘汰的,过程中也不至于引起南方州的激烈反对。

可是到了19世纪30年代,情况发生了变化。惠特尼发明的轧棉机,可以快速地将棉花纤维与棉花籽分离,这立刻使得奴隶劳动在棉花生产中变得重要。棉花成了美国南方的经济支柱。1831年,麦考密克发明了马拉收割机,使得收割小麦的效率大为提高,南方农业得以振兴,对劳动力的需求也日益增加。南方人由此为奴隶制找到了新的借口:我们要生产粮食、要种棉花,都需要奴隶;没有我们,你们吃啥穿啥?农业对美国南方如此重要,他们几乎无暇考虑发展工业,也就无法建立雇佣自由劳动力的经济基础。

对他们来说,奴隶制已经不再是一个对与错的问题,而是生存之必需。让局面变得更糟糕的是,联邦政府的大部分经济援助都用在了北方基础设施建设上,南方人根本享受不到。另外,进口关税的受益者也主要是北方制造商,而南方农场主却要承受关税带来的负面效应——欧洲国家征收对等关税限制了南方农作物的出口。尽管在南方议员百般阻挠之下,国会已经决定1842年减税,但那还是好几年以后的事情,到时会出现什么变故,没人能保证。南北经济结构的日益分化,让和平解放奴隶的最后希望破灭了。这是废奴运动兴起的历史背景。

起初,废奴运动是由宗教团体组织的。他们坚信,奴隶制是邪恶的化身,正义不能与之妥协。美国有一位很有名的牧师,叫William E. Channing,中文翻译成钱宁。他在1835年写了一本书,名叫Slavery。钱宁属于早期废奴主义者,他并不像后来的废奴主义者那样激进,他甚至公开宣称与激进者们不是同路人。钱宁提出的废奴方案是“有补偿原则”,也就是国家拿钱从奴隶主手上赎买奴隶,给他们自由;赎买奴隶的钱相当于给奴隶主的经济补偿。遗憾的是,钱宁没有等到南北战争就去世了,他没能看到自己的理想得以实现。

后来,有一名记者叫William L. Garrison,他是一位非常激进的废奴主义者。他一生中,最能被后人记得的事情就是在1831年和同行Isaac Knapp创立了一份报纸,名字叫Liberator,“解放者”。这份报纸专门用于宣传废奴主义者们的各种主张。他们提出的原则和钱宁不同,他们认为奴隶制既然是罪恶的,就应当无条件释放所有奴隶,没有补偿。一开始时,Garrison的主张没有多少人认同,即便在工业化的美国东北部,也很少有人附和。原因是大多数北方人认为激烈地废除奴隶制,会导致联邦分裂,甚至引发战争,这对北方工商业是毁灭性的打击。大多数人希望能够采取循序渐进的办法解决奴隶制,而不是像Garrison一样硬碰硬。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加入Garrison行列的人越来越多,他们还共同成立了美国废奴协会。促使人们倒向Garrison的原因,是国会南方议员们为了阻止奴隶制不断被拿到台面上讨论,制定了一个“钳制言论”的规定(gag rule),这个我们在第51集提到过。这个gag rule一下触怒了北方人,他们虽然不太认同Garrison的激进做法,但是国会不让人家说话,这是破坏言论自由啊,是逾越底线的事情。美国人有个特点,我可以和你看法不同,甚至唇枪舌战,但是如果政府不让你说话,那我说啥也得帮你争取这个权利。就这样,很多既不支持Garrison也不赞同奴隶制的中间派,被推到了Garrison那边。关于奴隶制的争论不断升级。

解放者》等出版物迅速风靡全国,甚至有些识字的黑奴也在订阅。这让南方农场主大为恐慌,他们担心黑奴会起义造反,于是极力阻止废奴主义的宣传品在南方流传。要说奴隶造反,还真发生过一次。

弗吉尼亚州有一名黑奴叫奈特·杜纳(Nat Turner)。他的父母是被贩卖到美国的奴隶,可是他出生前,父亲就成功逃离了农场,所以他没有见过父亲。根据记载,杜纳非常聪明,很小的时候就学会了写字,还喜欢读圣经,在奴隶中传教,甚至被一些奴隶称为先知。他经常跟身边人说,自己得到了上帝的启示,要干一番大事业。

1831年废奴运动风起云涌之时,杜纳感到上帝给了自己机会。当年的2月11号这天,弗吉尼亚州发生日全食,天空骤然黯淡下来。杜纳对周围的人说,看,这是上帝的指示啊!于是,他开始秘密策划一场反叛运动,定于7月4号独立日这天起事。杜纳的行动非常谨慎,因为计划一旦败露,很多黑奴都要丢掉性命。后来,他为了计划周密,又把行动推迟到8月21号。行动当天,他们没有用枪,因为枪声会引人注意。一群黑奴手握匕首,在县城发动叛乱。他们不管男女老少,见到白人就杀,2天之后才被政府镇压下去。这场流血事件造成好几十名白人死亡,举国震惊。政府为了给造反者点颜色看看,一共处死了50多黑奴,其中包括一些没有参与叛乱的无辜者。而这场行动的领导者杜纳却躲到了山林里,2个多月后才被人搜出来。杜纳被处以绞刑,死的时候只有31岁。

奈特·杜纳在1831年10月30日被捕(图片或示意图片:William Henry Shelton 在1831年至1876年间画作)
奈特·杜纳在1831年10月30日被捕(图片或示意图片:William Henry Shelton 在1831年至1876年间画作)

弗吉尼亚黑奴造反引起了新一轮关于奴隶制的争论。废奴主义者杜纳看作英雄,他们希望南方人能够通过这件事反思奴隶制的罪恶,解放黑奴。但是南方人并不这么看,他们认为这起事件完全是《解放者》等具有煽动性的刊物所致,责任完全在那些激进的废奴主义者身上。19世纪30年代,就是在是否废除奴隶制的争论声中度过的。南北战争的火种,其实从那时起就已经点燃。面对这样的压力,克雷感到联邦正在受到分裂的威胁。在废奴的问题上,继续保持沉默是不可能的了,他必须要做出选择。克雷和他的同党们会怎样选择呢?

请看下集《新的州要绑定加入联邦 在奴隶制的问题上南北方都寸步不让》

更多文章请点击【美国史话】系列。

责任编辑:吴永健/楊述之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