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日食与洪水(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日食与洪水(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大洪水因日食而来?日食因何而来?天灾下的君王 臣子

【希望之声2020年7月24日】(作者:王润)李淳风在《乙巳占》中认为,发生日食,是天子失德的表现。日食带经过的国家一般应验在政权更替上,还可能发生兵灾、天下大乱、地震、洪水、饥荒、失地等灾难

发生灾害的性质可以从天象的具体表现判断出来:日食从上面开始出现,天子行政失误;日食从旁边开始出现,将内乱,有大兵起,有更立天子之兆;日食从下部开始发生,是女主、后妃或大臣自恣、行为失律。

那么2020年6月21日发生的日环食,就是从左下角开始向上而食,与长江流域持续不断的洪灾有一种神秘的对应关系。

《易经》:天垂象 见吉凶

中国古人,无论是君王、大臣还是百姓都很在乎天灾。现代人认为是古代人迷信,明明是自然灾害,却非要说是天神的旨意。其实,身处2020年中的我们,或许真的会理解到,古人对于天垂象的敬畏,是非常有道理的。

一方面是君王、大臣与百姓,真的是发自内心的相信,天灾是上天对君王的警告。

于是君王检点自己的德行,改正自己的过失。君主面对天灾主动站出来承担责任,这是做为国家统治者的担当与责任。

大臣也反省自己,有没有尽到人臣之责任。

百姓也会想,天灾落到自己头上,是不是自己平时没有积德行善做好事。

几乎就是天灾一出现,整个社会,从上到下,全部进入自我反省的状态。

君王下罪自诏书,大臣自我反省,百姓也开始注意自己的言行是否符合道德。

另一方面,天灾给百姓造成的痛苦,如果只是让百姓一味的隐忍承受,必然会造成人心思变。若君王没有勇气站出来承担给百姓造成的痛苦,那么这痛苦很可能化作一股摧枯拉朽的、改朝换代的力量。

古代的君臣都很在意天灾的示警(示意图片:出自〔明〕仇英《帝王道统万年图》)
古代的君臣都很在意天灾的示警(示意图片:出自〔明〕仇英《帝王道统万年图》)

君主

深谙此理的君主,也是惴惴不安,“百王兴废之验,万国祸福之来”。

公元前178年,发生了一次日食,汉文帝为此下诏:“朕闻之:天生民,为之置君以养、治之。人主不德,布政不均,则天示之灾以戒不治。乃十一月晦,日有食之,谪见于天,灾孰大焉!肤获保宗庙,以微眇之身托于士民君王之上,天下治乱,在予一人,唯二三执政,犹吾股肱也。朕下不能治育群生,上以累三光之明,其不德大矣。”

《资治通鉴》记载,公元719年出现日食,唐玄宗“素服以俟变,彻乐减膳,命中书、门下察系囚,赈饥乏, 劝农功。”日食发生后要“修政”,包括减免税赋,赈济贫弱,大赦囚犯,虚心纳言等等。日食也是对军事失利的预兆,日食之后不宜用兵。

元世宗大定二年(完颜雍的年号)正月有日食,世宗就下旨凡遇日月亏食,禁酒,禁乐,禁杀生屠宰一日。世宗下旨停止了一天的娱乐与屠宰,让百官代拜行礼,以示敬畏。

南宋德佑元年(1275)年六月日食,太后谢道清削去自己“圣福”的尊号以顺应天命。

唐肃宗的皇后张氏笼络人心,渐渐的想要干涉朝政,干元二年(761)张皇后私下暗示群臣尊称她为“翊圣”,正式的封号还要等唐肃宗亲自下旨。

恰逢日食,肃宗立即反省自己,严肃对待,不能纵容后宫干政。

人臣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即便是人间君王,也有一意孤行,短视的时候,“天象示警”也给了忠臣绝好的觐见的机会。

元朝泰定三年夏(1326)发生了日食、地震、星变(星象的异常变化),泰定帝孛儿只斤·也孙铁木儿急忙召百官商议对策,怎么样才能避免天灾。

大臣们看这架势,平时不敢直言的建议都纷纷提出,其中曹元用提出了:首先要实行德政,节省全国各地不必要的开支,提拔任用有贤德的人才,抚恤贫民,减少百姓的负担,奖励士兵,清除科举冒名顶替上来的人,使真正的人才得到重用。曹元用这些提议一实施下来,当时的政权清理了很多的弊端。

北宋发生旱灾、地震、日食等灾害,大臣蔡襄认为这些征兆都是上天的告诫,他认为君臣都有过失。皇帝不能让大臣们信服,恩泽不足以惠及百姓。臣子不恪守尽责。

明朝万历三十年(1602)同样也是星象发生了变化,早几年的时候便连年日食出现在四月份,大臣张问达认为是天示大灾,他要求明神宗废除矿税,神宗没有同意,张问达并没有放弃他先后让神宗修身反省,但神宗没有采纳张问达的进谏,而是将张调离京城,以图耳根清净。大明朝的迅速堕落,也就从万历年间开始,愈演愈烈了。

1840年3月发生日环食,三个月后,第一次鸦片战争爆发。

1894年4月日全食与日环食同时发生,三个月后,甲午战争爆发

1948年5月日食,内蒙古爆发鼠疫。第二年中共建政。

2002年6月日偏食,萨斯病毒爆发。

责任编辑:文思敏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