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安徽省王家坝泄洪令凤台县和阜南县受灾严重
安徽省王家坝泄洪令凤台县和阜南县受灾严重(视频截图)

洪水来袭 被“自愿牺牲” 江西、安徽一片汪洋(视频)

【希望之聲2020年7月22日】(本台記者韩梅綜合報導)淮河干支流水位持续上涨,多地遭遇洪灾,当局至今没有中共高官赴灾区视察,但这并未耽搁官媒进行“正能量”宣传。安徽20万人因王家坝闸泄洪而流离失所,却被官媒称为“自愿牺牲”、“舍小我、顾大局”。

华南地区今年入汛以来遭遇持续强降雨,江西九江、安徽合肥、六安等多地出现大面积洪水。淮河水位升至29米以上。为保武汉、南京等大城市,江西、安徽多地遭遇人工泄洪。

其中,被称为“千里淮河第一闸”的安徽阜南县王家坝本周一第16次开闸放水。官媒却将其称为“将河水导入蒙洼蓄洪区”。

当地不少农作物全被洪水淹没,养殖户在池塘养殖的鱼虾也都被洪水冲走,来不及抢收,“好多人都贷了款,水一来全没了”。当地生产队长马守望更说,他们先前还缺水,特别种了旱稻,从河里抽水往地里排,没想到“现在又要抗洪”。网上传出的短视频显示,低洼地区的民房被洪水淹没到只能看见房顶,位于较高地段的民宅也被洪水泥浆灌入房中,再如同瀑布一般从窗口倾泻而出。王家坝镇李郢村几乎全村被洪水淹没,该镇郑台孜已成为孤岛。

对此惨况,阜南县委宣传部却称王家坝民众再次“牺牲小我”,换得了周遭地区和上亿人口的安全。但县政府并没有宣布出台任何给予灾民补偿的政策或提出具体的弥补方案。

中共官媒当天在报导王家坝开闸分洪时,也都大肆宣传蓄洪区的居民为了顾全大局而“牺牲奉献”,“用20万人的小家换来周边其它部份地区和1亿多人的平安”,更有五毛配合留言点赞。但家园被毁于一旦后,当地居民如何安置及如何度过灾年,官媒却轻描淡写。

推特用户“红朝末年观察”21日发文写道,我以为都能住进学校、体育馆等公共设施,原来也有穷苦人住岸边搭棚,真的苦了灾区人民,看着真揪心。另有网民写道,安徽既然有15个蓄洪区,那每年雨季都应准备要蓄洪,为何不规划安置村民地方的,最起码要有帐篷吧?救助金去哪了,救助物资去哪了?

江苏常州维权人士张建平对自由亚洲电台说,蓄洪区其实就是当局认为可以分流洪水的地方,其中不少地区居住着村民,还有耕地:“洞庭湖、鄱阳湖、 太湖、洪泽湖、巢湖就是长江流域两岸的蓄洪区。他现在要开辟蓄洪区,就是天然的蓄洪区不够三峡大坝泄洪,导致淮河流域更加的受灾严重,这是叠加的放水。”

除王家坝外,安徽安固镇还有数万人被困,玉米田被淹,在合肥,全城大部分地区水深至膝盖部位以上。

責任編輯:元明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