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zrbh
爲什麼三峽永遠不能成爲世界自然遺產?

王維洛:爲什麼三峽永遠不能成爲世界自然遺產?而只能是“愛國”教育基地?(視頻)

【希望之聲2020年7月21日】(主持人:靜汝/嘉賓:王維洛)因爲三峽工程改變了三峽自然生態環境,對長江、三峽自然生態的破壞更是無可估量。它本來是應該被收爲自然遺產的,但是它永遠不會被收爲自然遺產。是什麼原因呢?請聽本臺記者對旅居居德國的著名環保生態學、水利學專家王維洛博士的採訪報道。

記者:王博士您好。您之前談到了因爲三峽工程這麼多古蹟被毀。我看到有網友問,長江已經有了葛洲壩,爲什麼後來還要再建三峽大壩呢?

王維洛:葛州壩1970年的時候開始建的,那麼建葛州壩的時候它的起因還是德國人惹的禍。大家都知道一直以來在中國沒有開放之前世界上對中國是禁運的,但是德國就利用像美國、英國對中國完全禁運的情況下,德國就開了點小後門。

德國把1800毫米的一個軋鋼機就賣給了中國了。中國拿它幹什麼用呢?是造坦克用的,就是壓坦克的鋼板的。因爲中國以前它坦克不行,爲什麼呢,鋼板不行,它壓不出這樣的鋼板來,德國正好把軋鋼機就賣給了中國。中國就開始佈局了,這個軋鋼機就擺在現在的武鋼,就剛大火燒過的那個武鋼。它產生的鋼板要在第二汽車製造廠,就是在現在的(武漢)實驗室這裏。他們在那裏生產坦克的。那麼它的鐵從哪裏來呢,就是在上海的寶山鋼鐵廠,一串工程連在一起的,第二汽車製造廠,武鋼的軋鋼機,南京的梅山,還有上海的寶鋼這都是一串工程。

那麼上軋鋼機有一個先決條件就是說中國的電網能力不夠,不是說電不夠,它是說電網的能力不行,因爲軋機一開的時候它要的電量很大,它的電流的衝擊很大,所以它的電網要足夠大。所以中國就必須要擴建華中電網,就是湖北湖南的這個電網必須擴建。擴建的時候湖北省革命委員會和水利部就建議再重新建三峽。毛澤東聽說後他說要打仗不能建,怕被炸了。錢正英說那我們建個低的,葛洲壩,建個低的三峽工程。毛澤東以爲這就是他想要的三峽工程工程,然後在他生日的那一天就批准同意了,建設葛洲壩工程。

那時候葛洲壩工程叫三三零工程,毛澤東寫了一段批語。這段批語到現在爲止,中國黨史專家們還沒有讀懂毛澤東批語裏面批的到底是什麼東西。他說贊成建設此壩,什麼要邊設計、邊施工,邊修改。他們就沒懂什麼意思。因爲你不能說你家造房子的時候,一邊造,一邊施工,一邊設計,對不對?所以當時建葛洲壩的時候,是要把屈原的故里給淹了,所以把它就移到秭歸的城裏,新蓋的一個,花了很多錢。而且很多移民移到什麼地方去呢?就移到現在三峽工程的大壩所在地三鬥坪裏,當時安置了很多葛洲壩的移民。當時騙毛澤東說葛洲壩就是你要的三峽工程,我們建完了以後,就不搞三峽了。等到葛洲壩上去以後,他們說葛洲壩只是練兵,我們還要建三峽,主要是這麼一路騙過來的。因爲你就想如果你要早知道葛洲壩建完了以後,你還要建三峽的話,你也至於讓屈原的故里搬兩次,你也不可能讓葛洲壩的移民搬到三峽要建壩的地方,然後到三峽要建壩的時候你再讓他們再搬一次家,這都是不可能的事情。就是說在建葛洲壩、建三峽的整個過程當中,一個字就是騙,騙過一會是一會。

記者:您在之前也提到由於建三峽大壩,把三峽的自然面貌和自然生態環境都改變了?

王維洛:其實在我走過的地方里,在我當時看到的三峽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地方。但是三峽它是永遠不會被收進世界課科教文組織列入世界自然遺產的。三峽它本來是應該被收爲自然遺產的,但是它永遠不會被收爲自然遺產。

記者:爲什麼呢?

王維洛:因爲它有了三峽大壩。它有人工建築物以後,它就不能成爲自然遺產。你要被收爲文化遺產的話,就說你的建築物是在歷史能夠站住腳的,但是三峽工程它又滿足不了這個要求。所以它只能成爲中國共產黨的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它永遠成爲不了世界科教文組織的這個自然遺產的標準。所以它的整個損失是很大的,因爲你把一個自然贈給我們中國人、贈給世界人一個最好的景色你給破壞了。

記者:另外,您還提到水庫移民的很多問題,比如有不少的移民搬遷不只一次,而是多次。

王維洛:對,就是三峽工程現在旁邊很多的縣城,像秭歸縣城,像巫山縣城像奉節縣城,特別是巫山和奉節縣城,還有巴東縣城,這幾個縣城在將來的幾十年當中,他們都必須再重新遷建。

記者:爲什麼呢?

王維洛:因爲他們的地基都不行。現在大家在網上傳的比較多的,就是三峽如果發生地震的話會怎麼樣。根據三峽工程的可行性論證報告,那麼三峽工程它是有可能發生6.5級的地震。專家對三峽工程是安全的,他只是這麼說,就是說如果發生6.5級地震的時候,三峽大壩它是不會倒的,它只是論證了這一個。他沒有說如果三峽庫區發生6.5級地震的話,三峽地區的這些老百姓所住的這些房屋都是不安全的。因爲你要仔細讀這個報告,它只是說三峽大壩是安全的,因爲它大壩的設防的標準它設到九級地震。你老百姓的房子、三峽庫區的房子都是沒有設防的。

記者:最近這段時間中國包括長江流域發生了多次的地震。不過,震級比較低。

王維洛:在中國歷史上在咸豐年間在重慶的小南海發生過一次按照現在中國地震局的說法是6.25級的地震。如果你要讀那個古書的話,它所描述的地震的慘烈的程度它是絕對不會低於汶川地震的。它整個山都能走了,整個村子就被山給埋了,當時古書上都是這麼描寫這次地震的災害的。只是中國的地震學者來評估歷史上的記錄的時候,他們只是說古人都是誇大的。古人當時經常用這樣的詞:死人無數。當時沒有這麼好的通訊工具,他也不能跑這麼多地方,他只是寫死人無數,或者說山走了數裏這樣的描述。定量上它是比較缺乏的。但是如果你要從它的描述,對照現在的房子倒塌什麼東西,它的地震的震級肯定是要比6.25級要高,可能就可以和汶川的地震相比。就是說住在三峽庫區的這些人,你自己要看一看,你住的那個地方是不是安全,你家的房子是不是安全的。如果來一次地震的話,你的房子是不是能夠不倒。

還有一個提外話就是恭喜臺灣人。爲什麼呢?中國最喜歡要武統臺灣的那幾個將軍們,已經退休們的將軍們,他們也說最近武統不行,沒有說永遠武統不行。爲什麼他說武統不行呢?因爲他們當時在三峽工程上馬的時候,他們曾經給三峽工程是安全的設了一個前提條件,就是說三峽工程是安全的是因爲我們能夠知道戰爭是什麼時間爆發的,現代戰爭都不是突然襲擊,而是有14天的時間,我們可以知道戰爭就要來了,14天之後,戰爭來了我們先把三峽水庫的水全部都放完。所以等到不管哪一方來打我們,我們三峽水庫裏面沒有水,你炸了三峽大壩也沒用,不會造成什麼災害性的後果。這是他們得出三峽工程在軍事上安全的前提條件,就是說我們有14天的時間,我們可以知道戰爭就要來了。

那麼爲什麼他們說現在打臺灣不行呢,因爲他們打臺灣必須用突然襲擊的辦法。你要突然襲擊的話,14天的三峽工程需要放水的時間就沒有了。要說我對臺灣武統,留島不留人,你可以想像能夠遭受到的反擊是有多少厲害,你都把人家只留島不留人了,人家會給你什麼樣的反擊。臺灣它現在就是說我們現在有了導彈了,我們現在有個新的導彈,叫雲風導彈,我們的雲風導彈可以打到北京,可以打到天津,可以打到上海,可以打到重慶。它不提打三峽,如果一個導彈它能打到重慶的話,那能不能打到三峽呢,它是肯定能打到三峽的。

我看了他們一個模擬的戰爭,前面多少小時中國的飛彈飛過去,把臺灣的軍事設施全部都炸完了,緊接着就飛機就過去了,把臺灣的軍事設施再炸一遍,然後緊接着就再過去兩棲登路了,就把臺灣給佔了,就到了臺灣的總統府了,總共時間它用了24個小時。你用24小時去把人家臺灣打下來,像它吹的那樣,你那時候說的14天,你三峽有14的時間可以放水嗎?你把水放完了,你說哈哈你打我也沒用,你還是不行的。你自己把自己裝在一個自己設的一個圈套裏頭了,你自己也動彈不得。所以其實三峽大壩,在某種程度上來說是給臺灣人造福了,因爲它有了一個反制的一個工具,就是說你要打我的話我也會打你的。

責任編輯:靜汝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歡迎轉載。轉載請寫明來自希望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