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商紂王亡國自焚(網絡圖片)
商紂王亡國自焚(網絡圖片)

成王敗寇?亡國之君就不應該有尊嚴嗎

【希望之聲2020年8月8日】(編輯:王潤)現代人都在追尋成功,所謂“成者王侯,敗者寇”。但是仔細想象這或許就是“弱肉強食,適者生存”的叢林法則的另一個版本而已。

人們都說,“爬的越高,摔的越慘”,若說人間最風光的就要數當世的帝王了,那麼最慘的也得算是從皇帝大位上摔下來的人。

但是中國古代,有這樣一些記載,在那個人與人和諧相處,做事願意給別人留下一點餘地的時代,做爲末世君王,也會得到相應的尊重。

成王敗寇——打人專打臉

記得很小的時候,聽大人們說“打人不打臉”,但是等到自己長大了的時候,身邊人卻說,“就往腦袋上削,抽他大嘴巴子……”好像打架的思路就變了,變成了打人專門要打臉。

“成王敗寇”,爲了勝利不擇手段,現代戰爭中,什麼生物戰,細菌戰,核戰爭,這樣的超限戰的名詞成了常見的用語。

或許贏得戰爭的人,會覺得很開心,但是有沒有考慮過輸掉戰爭的人的感受呢?

我們來看看當年摧枯拉朽的,推翻殘暴商紂王統治的“武王伐紂”的最後大決戰,這一仗大打法,足以顛覆我們目前的三觀……。

武王伐紂約戰 ——守時

在古代,戰爭講究“師出有名”。無端發動戰爭,那就是自己想作死的節奏。

發動戰爭必須有正當的理由,並且要“先禮後兵”。

比如君王逆天背德,敗壞綱常,寵幸佞臣……之類的,就是君王昏庸,使得天下混亂,百姓生靈塗炭。這些就是推翻這個君王統治的理由,也就是“興義師,伐無道”。

《司馬兵法》其中寫道 “其有失命亂常、背德逆天之時,而危有功之君,遍告於諸侯,彰明有罪。乃告於皇天上帝日月星辰,禱於后土四海神祗山川冢社,乃造於失王。然後冢宰徵師於諸侯曰:‘某國爲不道,徵之,以某年月日師至於某國,會天於正刑。’”

姜子牙的兵法《六韜》中闡述了發動戰爭的規矩,作戰雙方要約定戰爭的時間、地點,並且要守時。

關於牧野之戰,《呂氏春秋》記載: 武王的軍隊到鮪水,商王朝派膠鬲等候周師,武王會見了他。膠鬲說:“西伯將到哪裏去?不要欺騙我們。”武王說:“不欺騙你,我們將到殷地去。”膠鬲說:“哪一天到達?”武王說:“將在甲子日到達殷都的郊外。你就這樣去報告吧。”

但是周武王行軍的途中竟然連續幾天都在下雨,士兵們走起路來就比較吃力了。

這個時候周武王不但沒有讓士兵停下來休息養精蓄銳,反而下令,讓士兵們加快行軍的速度。

士兵們報告說,已經有士兵因爲淋雨生病了,讓他們休息一下吧。

但是周武王卻說: “我已經讓膠鬲把甲子日到達殷都郊外的事報告給他的君主了,如果甲子日不能到達,就會使膠鬲失去信用。膠鬲失信,他的君主就一定會殺死他。我急行軍是爲了救膠鬲不死啊。”

周武王就帶着自己這一批溼漉漉的士兵,一步一滑,日夜兼程,終於在約定好的日子,來到了殷都郊外,也就是牧野。這個時候商紂王的軍隊也準時如約到達,並且已經擺好陣形。

商紂王雖然是昏庸暴君的末代君王,但是面對遠到而來的周武王士兵,沒有 “以逸待勞” 趁機耍詐。

兩軍軍力相差懸殊

由於一路下着大雨,周武王又要求急行軍,雖然到達牧野的軍隊沒有遲到,但是淋雨生病的士兵還是稍微放慢了腳步。周武王率領的軍隊是 “擇車”“ 選馬而進”的精銳之師。

在《博物志》中記載:武王伐紂,路遇暴雨。於是率領三百輛兵車,三千名士兵,一日行三百里。到達了牧野約戰的地點。

前來爲周武王助陣的八路諸侯,也準時的到達了。

而現代學者通過考古發現,商紂王動用了將近17萬的兵馬。

後來周朝的文獻記載,當時對面的商紂王的軍隊人多的都數不過來了。

周朝的《大雅‧大明》裏說“殷商之旅,其會如林。

戰爭前的禮節

雖然周武王帶着溼漉漉的精銳部隊,趕到了牧野之地,商紂王的軍隊也早已在此等候多時。

但是雙方軍隊都沒有着急拼殺,因爲還有一臺好戲準備上演。就是戰前的第一大事——誓師禮。

對於此,商紂王還是耐心等待,因爲這是祖宗的禮法,當年商紂王的祖先成湯,討伐夏桀的時候,也如此一般誓師,留下了《湯誓》。

只見武王的左手持象徵征伐權的黃色的大鉞,右手握着繫有白犛牛尾的旗幟,首先向前來助戰的八路諸侯表示感謝。之後武王召喚所有士兵拿起自己手中的戈矛,並且開始正式的宣誓,歷數商紂王的種種昏庸,不仁不義的罪行。並表示自己是在替上天執行“天之罰”。

那麼接下來那就是不管三七二十一,“衝啊”……

但是沒有,接下來是周武王要求士兵在戰場上的規矩。

今天的作戰的規則是,每向前邁進六步或七步,就要停下來整理隊列;向前衝刺不超過四-七下,要停下來整理隊列;要向老虎,黑熊神獸一樣的勇猛,但是不要攻擊投降的人……

按照我們今天人的思路來理解,這走幾步就要整理一下隊伍,再衝鋒幾下也要整理隊伍。這仗還能打嗎?

但是當時就是這樣的打法,不但如此,更加有趣的場景是,對面集結的十幾萬的商紂軍隊,就這樣站在那裏靜靜的聽着周武王歷數商紂王的種種罪行。

估計商紂王的軍隊裏已經有許多人,爲周武王的慷慨陳詞,王者的威嚴默默的“點贊加收藏”了。

亡國之君受到的尊重

所以當這一套禮儀程序走下來之後,兩軍交戰的時候,雖然兵力相差懸殊,但是商紂王的軍隊幾乎沒有抵擋的能力,瞬間潰敗,很多人倒戈與周武王

商紂王潰逃會都朝歌,穿戴整齊,登上鹿臺,自焚而亡。

在《封神演義》中,對紂王自焚的一段有這樣描述。周武王趕到朝歌城下的時候,遠遠的看到高聳的摘星樓上着火了,一個人站在火的中央。

連忙問各位將官是怎麼回事,將士們說是紂王在摘星樓上自焚了。周武王聽後不但沒有大快人心的感覺,反而轉過身去默默的流淚,並囑咐手下將官,一定要把商紂王的屍體好好裝殮,不得輕慢,按照帝王的禮儀下葬。

或許在那時周武王的眼中,征戰討伐時,商紂王是使得黎民百姓遭難的殘暴的君主。必須打敗他,才能使得天下安定。

而在生死麪前,商紂王即便再昏庸無道,也是上天安排的商朝的君主,而周武王身爲上天安排的新君主,對這位舊君主,應該予以尊重。

並且周武王的畢竟也曾是商紂王臣子,對於君主的生死也要予以尊重。

做爲一個亡國之君,死後還能受到如此的尊重,按照我們現代人的思路來看,真是幸運。

但是那個年代,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沒什麼特別,人與人只見就是應該彼此尊重,即便是敵對雙方,也不可過分。

鄢陵之戰——不可羞辱戰敗的國君

春秋中期,晉楚兩國爭霸,鄭國依附楚國,所以鄭國成了兩國戰爭的爭奪焦點。

鄭國在於晉國抗爭的過程中失敗,鄭成公坐着馬車出逃。

晉國大夫韓厥追趕鄭成公。鄭成公的車伕害怕後面的晉國追兵,所以一邊駕車,一邊向後看,不能專心駕車。

韓厥的車伕說:“是否趕快追上去?他們的御者屢屢回頭看,注意力不在馬上,可以趕上。”

韓厥說:“不能再次羞辱國君。”於是就停止追趕。

晉國將軍郤至也追趕鄭成公,他的手下說:“另外派輕車從小道迎擊,我追上他的戰車而把他俘虜下來。”

郤至說:“傷害國君要受到刑罰。”也停止了追趕。

就是在戰場,晉國將軍郤至,三次遇到楚共王的戰車,三次下車並脫下頭盔,以示尊敬。

這就是說,從商周到春秋時期,即便是戰爭中的敵對雙方,將士們對彼此的君主都懷有敬重之心。

人生世事難料,誰能保證自己不是那個“敗者”不是那個“弱者”呢?

若是自己不幸,爲亡國之君,成爲那個弱者,或許真的希望,自己生活在那個道德比較高尚的年代。

責任編輯:楊述之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