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商纣王亡国自焚(网络图片)
商纣王亡国自焚(网络图片)

成王败寇?亡国之君就不应该有尊严吗

【希望之声2020年8月8日】(编辑:王润)现代人都在追寻成功,所谓“成者王侯,败者寇”。但是仔细想象这或许就是“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丛林法则的另一个版本而已。

人们都说,“爬的越高,摔的越惨”,若说人间最风光的就要数当世的帝王了,那么最惨的也得算是从皇帝大位上摔下来的人。

但是中国古代,有这样一些记载,在那个人与人和谐相处,做事愿意给别人留下一点余地的时代,做为末世君王,也会得到相应的尊重。

成王败寇——打人专打脸

记得很小的时候,听大人们说“打人不打脸”,但是等到自己长大了的时候,身边人却说,“就往脑袋上削,抽他大嘴巴子……”好像打架的思路就变了,变成了打人专门要打脸。

“成王败寇”,为了胜利不择手段,现代战争中,什么生物战,细菌战,核战争,这样的超限战的名词成了常见的用语。

或许赢得战争的人,会觉得很开心,但是有没有考虑过输掉战争的人的感受呢?

我们来看看当年摧枯拉朽的,推翻残暴商纣王统治的“武王伐纣”的最后大决战,这一仗大打法,足以颠覆我们目前的三观……。

武王伐纣约战 ——守时

在古代,战争讲究“师出有名”。无端发动战争,那就是自己想作死的节奏。

发动战争必须有正当的理由,并且要“先礼后兵”。

比如君王逆天背德,败坏纲常,宠幸佞臣……之类的,就是君王昏庸,使得天下混乱,百姓生灵涂炭。这些就是推翻这个君王统治的理由,也就是“兴义师,伐无道”。

《司马兵法》其中写道 “其有失命乱常、背德逆天之时,而危有功之君,遍告于诸侯,彰明有罪。乃告于皇天上帝日月星辰,祷于后土四海神祗山川冢社,乃造于失王。然后冢宰征师于诸侯曰:‘某国为不道,征之,以某年月日师至于某国,会天于正刑。’”

姜子牙的兵法《六韬》中阐述了发动战争的规矩,作战双方要约定战争的时间、地点,并且要守时。

关于牧野之战,《吕氏春秋》记载: 武王的军队到鲔水,商王朝派胶鬲等候周师,武王会见了他。胶鬲说:“西伯将到哪里去?不要欺骗我们。”武王说:“不欺骗你,我们将到殷地去。”胶鬲说:“哪一天到达?”武王说:“将在甲子日到达殷都的郊外。你就这样去报告吧。”

但是周武王行军的途中竟然连续几天都在下雨,士兵们走起路来就比较吃力了。

这个时候周武王不但没有让士兵停下来休息养精蓄锐,反而下令,让士兵们加快行军的速度。

士兵们报告说,已经有士兵因为淋雨生病了,让他们休息一下吧。

但是周武王却说: “我已经让胶鬲把甲子日到达殷都郊外的事报告给他的君主了,如果甲子日不能到达,就会使胶鬲失去信用。胶鬲失信,他的君主就一定会杀死他。我急行军是为了救胶鬲不死啊。”

周武王就带着自己这一批湿漉漉的士兵,一步一滑,日夜兼程,终于在约定好的日子,来到了殷都郊外,也就是牧野。这个时候商纣王的军队也准时如约到达,并且已经摆好阵形。

商纣王虽然是昏庸暴君的末代君王,但是面对远到而来的周武王士兵,没有 “以逸待劳” 趁机耍诈。

两军军力相差悬殊

由于一路下着大雨,周武王又要求急行军,虽然到达牧野的军队没有迟到,但是淋雨生病的士兵还是稍微放慢了脚步。周武王率领的军队是 “择车”“ 选马而进”的精锐之师。

在《博物志》中记载:武王伐纣,路遇暴雨。于是率领三百辆兵车,三千名士兵,一日行三百里。到达了牧野约战的地点。

前来为周武王助阵的八路诸侯,也准时的到达了。

而现代学者通过考古发现,商纣王动用了将近17万的兵马。

后来周朝的文献记载,当时对面的商纣王的军队人多的都数不过来了。

周朝的《大雅‧大明》里说“殷商之旅,其会如林。

战争前的礼节

虽然周武王带着湿漉漉的精锐部队,赶到了牧野之地,商纣王的军队也早已在此等候多时。

但是双方军队都没有着急拼杀,因为还有一台好戏准备上演。就是战前的第一大事——誓师礼。

对于此,商纣王还是耐心等待,因为这是祖宗的礼法,当年商纣王的祖先成汤,讨伐夏桀的时候,也如此一般誓师,留下了《汤誓》。

只见武王的左手持象征征伐权的黄色的大钺,右手握着系有白犛牛尾的旗帜,首先向前来助战的八路诸侯表示感谢。之后武王召唤所有士兵拿起自己手中的戈矛,并且开始正式的宣誓,历数商纣王的种种昏庸,不仁不义的罪行。并表示自己是在替上天执行“天之罚”。

那么接下来那就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冲啊”……

但是没有,接下来是周武王要求士兵在战场上的规矩。

今天的作战的规则是,每向前迈进六步或七步,就要停下来整理队列;向前冲刺不超过四-七下,要停下来整理队列;要向老虎,黑熊神兽一样的勇猛,但是不要攻击投降的人……

按照我们今天人的思路来理解,这走几步就要整理一下队伍,再冲锋几下也要整理队伍。这仗还能打吗?

但是当时就是这样的打法,不但如此,更加有趣的场景是,对面集结的十几万的商纣军队,就这样站在那里静静的听着周武王历数商纣王的种种罪行。

估计商纣王的军队里已经有许多人,为周武王的慷慨陈词,王者的威严默默的“点赞加收藏”了。

亡国之君受到的尊重

所以当这一套礼仪程序走下来之后,两军交战的时候,虽然兵力相差悬殊,但是商纣王的军队几乎没有抵挡的能力,瞬间溃败,很多人倒戈与周武王

商纣王溃逃会都朝歌,穿戴整齐,登上鹿台,自焚而亡。

在《封神演义》中,对纣王自焚的一段有这样描述。周武王赶到朝歌城下的时候,远远的看到高耸的摘星楼上着火了,一个人站在火的中央。

连忙问各位将官是怎么回事,将士们说是纣王在摘星楼上自焚了。周武王听后不但没有大快人心的感觉,反而转过身去默默的流泪,并嘱咐手下将官,一定要把商纣王的尸体好好装殓,不得轻慢,按照帝王的礼仪下葬。

或许在那时周武王的眼中,征战讨伐时,商纣王是使得黎民百姓遭难的残暴的君主。必须打败他,才能使得天下安定。

而在生死面前,商纣王即便再昏庸无道,也是上天安排的商朝的君主,而周武王身为上天安排的新君主,对这位旧君主,应该予以尊重。

并且周武王的毕竟也曾是商纣王臣子,对于君主的生死也要予以尊重。

做为一个亡国之君,死后还能受到如此的尊重,按照我们现代人的思路来看,真是幸运。

但是那个年代,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没什么特别,人与人只见就是应该彼此尊重,即便是敌对双方,也不可过分。

鄢陵之战——不可羞辱战败的国君

春秋中期,晋楚两国争霸,郑国依附楚国,所以郑国成了两国战争的争夺焦点。

郑国在于晋国抗争的过程中失败,郑成公坐着马车出逃。

晋国大夫韩厥追赶郑成公。郑成公的车夫害怕后面的晋国追兵,所以一边驾车,一边向后看,不能专心驾车。

韩厥的车夫说:“是否赶快追上去?他们的御者屡屡回头看,注意力不在马上,可以赶上。”

韩厥说:“不能再次羞辱国君。”于是就停止追赶。

晋国将军郤至也追赶郑成公,他的手下说:“另外派轻车从小道迎击,我追上他的战车而把他俘虏下来。”

郤至说:“伤害国君要受到刑罚。”也停止了追赶。

就是在战场,晋国将军郤至,三次遇到楚共王的战车,三次下车并脱下头盔,以示尊敬。

这就是说,从商周到春秋时期,即便是战争中的敌对双方,将士们对彼此的君主都怀有敬重之心。

人生世事难料,谁能保证自己不是那个“败者”不是那个“弱者”呢?

若是自己不幸,为亡国之君,成为那个弱者,或许真的希望,自己生活在那个道德比较高尚的年代。

责任编辑:楊述之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