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原清华教授许章润再发文:愤怒的人民不再恐惧。(推特图片)
清华教授许章润(推特图片)

港媒公开清华大学文件 暗指许章润不听“党”的话

【希望之声2020年7月19日】(本台记者楚云珒综合报导)曾多次撰文批评中共极权专制的中国著名法学专家许章润教授日前被清华大学开除公职及革除教职一事引发海内外华人的关注。港媒近日曝光了许章润提供的清华大学对其发出的开除处分书。内容宣称,许章润因“嫖娼”受罚是违法事实;而许章润自2018年7月起多次发表文章,也严重违反《新时代高校教师职业行为十项准则》。不过从许章润7月6日被以“嫖娼”名义从北京家中抓住至今,清华大学与四川公安均未公布所谓的“嫖娼”证据,外界广泛质疑这是中共官方“污名化”敢言知识分子的一种手段,目的是让这些人噤声。

据香港电台报导,该媒体近日得到许章润提供的清华大学对其发出的开除处分书照片。根据图像显示,处分书是北京清华大学7月15日发出的,内容宣称,根据成都市公安局青羊分局下达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许章润因为嫖娼受到公安行政处罚,这是违法事实,同时经查明,许章润自2018年7月起多次发表文章,严重违反《新时代高校教师职业行为十项准则》有关规定。

所谓《新时代高校教师职业行为十项准则》为中共教育部2018年11月发布的文件。在这一给予高校教师的十项准则通知中,包括“坚定政治方向。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贯彻党的教育方针;不得在教育教学活动中及其他场合有损害党中央权威、违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的言行”等内容。

清华大学在处分书中表示,基于上述行为,校方在7月10日师德建设委员会主任会议讨论通过,本学年校务会议研究提出,并报经上级主管部门作出决定,给予许章润开除处分,如果不服决定,可依据《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处分暂行规定》30日内向有关主管部门申请复核。

今年58岁的许章润是中国知名法学专家、原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2018年他发表万字长文明确提出“恢复国家主席任期制”和“平反六四”的期待,随后被清华大学暂停教学和学术工作。今年中共病毒疫情在全球爆发,中共隐瞒疫情令百姓陷于水深火热之中,许章润又先后发表3篇文章直批中共当局极权独裁,引发广泛关注。与此同时,他质疑中共政权合法性的新书《戊戌六章》也在纽约出版,据BBC援引许章润友人称,许章润被抓,正是因为该书。

今年7月6日,许章润被公安以“嫖娼”名义抓捕,16日获释,至今已经2周过去了。然而公安与清华大学对于外界索要许章润“嫖娼”的证据置若罔闻。公民力量副主席韩连潮在推特发文呼吁当局公开真相,他表示中共至今没有提供关于许章润“嫖娼”的任何证据,“这是中共诬名化的老套路!文字入罪,无耻之尤!”

外界关注许章润未来命运

美国纽约大学法学院资深中国法律问题学者孔杰荣(Jerome Cohen,柯恩)是许章润的好友。这位年逾九旬的中国法学专家密切关注许章润被抓、被放事件的发展。他7月15日在其博客上撰文,对许章润的未来命运,发表了他的看法。

孔杰荣说,愿意竭尽全力帮助许章润离开中国,甚至不惜自己部分出资帮他来美国。他说:“虽然我在哈佛大学或纽约大学不再担任任何职务,但是我会利用我的影响力所及,我会尽全力帮助许章润来美国。”

孔杰荣是美国知名法律事务专家及人权活动者。台湾前副总统吕秀莲是他在哈佛任教时的学生。2012年,中国山东盲人法律工作者陈光诚到美国驻华大使馆庇护,后经孔杰荣从中斡旋和安排,促成陈光诚以访问学者的身份到纽约大学从事研究工作。

孔杰荣在博客中说,许章润的未来目前面临三种选择:一是继续偶尔在国内,或更可能在国外发表文章,然后像许志永和其他许多有能力的、直言不讳的改革者一样受到当局更严厉的惩罚;二是尽量保持沉默,在“伪释放/不自由的释放”( non-release release)允许的范围,潜心研究和思考,等待时机;三是如果他和他家人被当局批准,至少在短期内离开中国。但一个未知数是,中共会否允许他走?

孔杰荣教授对美国之音说:“他是个非常勇敢的人,我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选择,我不知道在他被释放时是否与(当局)达成任何协议,我不知道他受到什么威胁,我不知道中国政府是否会让他离开。但我希望,他和他的家人能很快至少短期离开中国,直到中国的政治氛围更适合言论自由。”

许教授可能是“死磕派”

北京知名的资深人权活动人士胡佳对美国之音表示,从许章润教授的人格、风骨和秉性来看,他是个“死磕派”,不会选择到海外去,也不会沉默,因为他从公开发表第一篇批评当局和习近平的文章开始就一定做好了思想准备,为推动中国的民主,自由,法治而殉道。

胡佳说,中共当局抓放许章润,暂时没有用可以判处他多年徒刑的“煽颠罪”来惩罚他,而是以属于行政处罚的“嫖娼”来诋毁许章润的名誉,以达到贬低其文章的说服力和可信度的目的。而且,不仅要达到“警告”体制内其他人的目的,也出于“若重判许章润”,可能带来各种“成本”的考虑。

污名化”杀鸡儆猴

北京大学法学博士、前中国律师腾彪滕彪表示:“现在用嫖娼的借口关他一个星期,中共的用意非常明显。第一是杀鸡吓猴,警告其他人闭嘴。第二是要通过这种方法来让许章润丢脸,对他进行污名化,不管真假。”他说,当局很明白,用所谓的一个“丑闻”能非常有效地打击一个人的名誉,让其他人疏远许章润,这种污名化有时比判刑更凶狠。他说,如果许章润因言获罪,外界会声援他,他的声望也会越来越高,但是用“泼污水”的手段会起到很有效的结果。

胡佳说,中共当局利用各种国家机器,现代科技侦察手段,对人民的言论自由控制和打压,达到了前无古人的程度。他说,作为中共体制内著名高等学府清华大学的法学教授,许章润发表触及中共体制或最高领导人本人的言论,对中共和习近平的声誉影响极大,因此中共也会用其惯用的手段,“打击一个,教育一片,震慑一方”。但胡佳认为,中国的民主化需要很大的力量,需要有人站在这块土地上跟中共去奋战,这是作为死磕派的选择,也是胡佳等异议人士用生命去实践的目标。

责任编辑:元明清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