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习近平与伊朗总统
中共与伊朗合作伙伴关系协议由习近平在2016年访伊时首次提出,他当时会见了伊朗总统哈桑·鲁哈尼。(图源:AP Photo)

【希望之声2020年7月15日】(本台记者辛吉综合报导)7月13日纽约时报报道,伊朗和中共悄悄起草了一份全面的经济与安全合作伙伴关系协议,将为中国在能源及其他领域的数十亿美元投资铺平道路,并破坏川普政府因伊朗政府在核技术军事方面的野心而实施的制裁措施。

这个消息一出,就被评论指称为中共和伊朗形成了新的轴心国。那么这个曝光出来的协议能否说明中共和伊朗已正式形成了轴心国同盟关系?它给中共已经四面楚歌、极端孤立的国际关系带来的是转机,还是更大的危机?

著名时政分析评论家、网络媒体平台《希望之城》城主江峰先生在他的视频节目中,就以上问题进行了独到分析评论。

沿用「轴心国」概念意味着中共与伊朗的非正义性交易

江峰介绍说,纽约时报所称的中共与伊朗的秘密协议长达18页,详细描述了两国将在经济和军事领域进行的合作。伊朗外交部长扎里夫上个星期曾经表示,两国伙伴关系是由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在2016年访问伊朗时首次提出,上个月获得了伊朗总统哈桑·鲁哈尼内阁的批准。协议主要内容包括:中(共)国在银行、电信、港口、铁路及其他数十项工程中的影响力将大为增加;作为交换,中(共)国将在未来25年以低廉的价格持续获得伊朗的石油供应。

文件还描述了双方在军事方面的深入合作,提出联合训练与演习、联合研究与武器开发,以及情报共享。在协议中并没有把这些军事合作的目的直接描述成对付美国,是说为了应对「打击恐怖主义等问题」。

江峰分析,这个协议在纽约时报上一透露出来,就有一些评论称,这是中共和伊朗形成了新的轴心国。说到「轴心国」,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意大利、德国、日本组成的战略同盟,因为他们制造了大型的种族灭绝,对外发动侵略战争,而被定义为「邪恶轴心国」,被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这个概念被沿用到了今天的中共和伊朗关系,自然就包含了这样的潜台词:就是这两个国家进行的是非正义的交易。

中伊协议由习近平2016年提出,伊朗高级人士提交给了美国

江峰表示,首先要注意到,这是一个未公开协议,纽约时报找来了一名伊朗官员和几位与伊朗政府讨论过该协议的人士确认,纽时获得的正是2016年习近平提出的文本,上个月伊朗总统才批准的,文件标有「最终版」字样,日期为2020年6月。这份文件还没有提交至伊朗议会批准,也没有公布于众;在中共那边,没有官员披露这份协议的条款,也不清楚习近平是否已经签署,如果已经签署,何时公布也不明确。

按照中共一贯的思路和作派,伊朗是中共“一带一路”布局当中最重要的一环,与伊朗的协议是否成功意味着“一带一路”能否穿越欧亚大陆,是具里程碑意义的重大事件,是要大书特书的。中共为什么不张扬呢?两国结盟那是国家最重大的事,为什么就不敢让公众知道呢?

从透露出来的消息看,这个协议尽管没有发布,却已经在伊朗国内引发了广泛的争议,反对力量表示,中共在这份协议当中获得大量利益。纽约时报找伊朗官员验证,说明他们得到的不是中文版本,也就是说,是伊朗内部高级人士把这份文件交给美国方面的。

伊朗单方面曝光协议文本显示对中共的不满

江峰说,2016年习近平访问伊朗,提出建立战略合作关系的时候,新华社作出配合,宣传中国、伊朗是历经考验的老朋友。这里要注意新华社的用词,说在伊朗核协议之后,伊朗更需要与中(共)国加强投资贸易和科技合作关系。这相当于明确告诉公众:两国的战略伙伴关系是伊朗有求于中共更多。两国还在准备谈结盟,一个就对外说,你看我多强大,他们求着我呢。这个结盟基础能牢靠吗?

2016年是习近平向世界输出中共治理理念,要把地球管起来,刚开始进入梦乡的一年。紧接着2017年川普上台,一切都变了。川普中东把伊朗核协议彻底翻盘,重启严厉制裁;中共的日子也不好过,甚至更难。中共关于“一带一路”的大量承诺无法兑现,它借用资本输出来占据海外资源,甚至占领军事要冲,中共与300年前无异的殖民思想暴露无遗。包括伊朗在内,已经引起其他国家开始感到不满。

尤其是今年,一场新冠病毒,也因为伊朗于中共的密切联系,双方政府互动、技术人员培训、对外劳工的来往非常频繁,导致伊朗成为疫情初期遭受损失最惨重的国家。从商讨结盟到渐渐失望,再到重大挫折,伊朗方面当然对中共的信任降到了最低点。尽管伊朗总统内阁有求于中共能过多少解决困境,但是伊朗朝野,尤其是伊朗国会对中共的反对声浪越来越强。这是伊朗方面曝光双方这份未公开的协议文件的原因——等于把中共给卖了。

忌惮美国大力度打击,中共不愿公开与伊朗的合作协议

江峰分析评论说,中共当然不愿意公开这份文件,为什么呢?很简单,这份协议是想在经济上为中共的能源及其他领域在伊朗投资铺平道路,以及想跟伊朗搞军事合作。这些动作,无疑将会深深刺激川普

川普上台后,为了打击伊朗政府在核技术开发和军事方面的野心,实施了孤立的制裁措施,决心和动作异常猛烈,为此完全得罪了前任总统奥巴马的政治利益集团,也得罪了欧盟一系列盟友。两年过后,伊朗问题依然是美国国会反击川普的重要着力点。也就是在一个月前,美国国会众院限制川普对伊朗动武的战争权,弱化总统权力。所以中共非常清楚:要跟伊朗发生什么关系,一定会惹怒川普,会给每况愈下的中美关系带来新的、甚至是危险的爆发点。尤其是一份完整的经济军事结盟合约,等于给了美国力度更大的打击借口。

由于美国对伊朗的制裁行动与立法都是非常完善的,所以一旦确认中共与伊朗交易,打击会非常迅速具体。我们看川普对伊朗的制裁,包括威胁切断任何与伊朗做生意的公司进入国际银行结算系统。就这一点,已经吓跑了包括德国等欧盟国家,成功扼制了伊朗经济。孟晚舟的例子就足以说明美国对伊朗的打击是多么容易转移到中共相关企业身上。这就足以解释,为什么中共秘密搭建与伊朗的轴心国同盟关系,却不敢大声说出来的原因。但是中共毕竟有了这份协议,不管下一步是否签署,与伊朗积极寻求发展合作却是事实。关键在于,中共能承受得了这一切带来的后果么?

中共在伊朗问题上的“如意算盘”是怎么打的?

江峰介绍,伊朗的财政收入主要来自于石油,中国75%的石油需要进口,是世界最大的石油进口国,两国的需求始终存在。但是中共这次与伊朗结盟,还不仅仅限于对资源的需求。是什么呢?

美国受到疫情重击,看似进入一轮经济衰退而步履维艰,而且与欧盟等国在华为等问题上存在矛盾。中共觉得机会到了,与伊朗的协议草案表明,与大部分国家不同,中共觉得自己可以反抗美国,也足够强大到能承受美国的惩罚,川普贸易协议不是也没有击倒中共么?巨大的经济体量,给了中共足够的喘息机会。

那么在伊朗问题上,中共认为只要有了足够的抗衡时间,就可以希望两件事情的发生:第一,欧盟出手,对伊朗问题的解决框架上,德国、英国为主的主要发达国家,因自身利益并不大赞同川普的强硬方案,因此如果中共敢于出面承受美国的主要报复,欧盟会有可能随机而动,这样中共就可以实现其目的;况且对中共来说,在中美贸易战、香港、台湾问题上的彻底失落,已经没有更糟糕的情况了,那么再摸一张牌赌一把,伊朗或许可以成为一张好牌呢。

与此同时,中共的赌一把也在于第二点上,那就是给川普的大选对手递刀。川普推翻前任奥巴马的政治遗产,实际上是推翻了包括民主党大佬希拉里在内的中东战略框架。中共的介入,大大增加了伊朗和中东的变数。而美国国内对川普中东政策、伊朗政策的关注和期望,远远低于对中共声讨和对抗的共同愿望,也就是说,一旦出了变局,川普就会陷于非常被动的态势中,自然会降低正面打击中共的力度。

为什么说中共在中东的伊朗算盘并不好打?

江峰说,中共在伊朗的算盘并不好打,特别是伊朗通过这一场疫情,对中共的不信任也已经到了高点;伊朗国内表面上更加极端主义,更加反美,比如前几天爆发了反美游行。但是在实质上,更多的伊朗官员与宗教人士,暗自加大了对西方的走动;中共的所谓加盟,增加伊朗高层对国家的掌控程度,也是他们不愿意看到的。对于高级官员来说,恐怕也影响他们暗中往加拿大和英国转移家族财产的努力,他们并不想因为跟中共打交道,而招来川普对他们个人家族的打击。

另外,中共在中东的整体外交会受到巨大伤害,首先就是以色列的态度。以色列几十年来一直偷偷帮助中共的军事科技,但是以色列最大的敌人就是伊朗。中共一旦发展与伊朗的合作关系,以色列自然会疏远与中共的关系。同样的情况也会发生在以沙特领导的逊尼派为主的国家,他们与什叶派的伊朗矛盾最大。在中东,如果中共跟伊朗称兄道弟,就算是能够得到伊朗的走私石油,那么也就丧失了跟沙特等真正的中东石油老大做台面生意的机会。

中共意图玩火,美国已步步为营

江峰认为,美国对于中共的报复肯定是少不了。孟晚舟一个财务经理替华为、替中共担罪过,每天脚上带一个电子镣铐,不就是因为跟伊朗做生意么。这些年美国对于跟伊朗有贸易往来,特别是有军事往来的,打击力度是非常大的。如果按照中伊协议上说,中(共)国对伊朗的投资在25年内达到4000亿美元的话,可以想像,必将涉及到包括银行、大型国有石油公司等在内的企业,这会引发更多针对中(共)国企业的惩罚性行动,而且领域会从科技、外贸公司延展到中共的核心大型企业,这对中共的社会基础冲击更大。

对中共更为凶险的事情是,川普的鹰派团队,会把中共与伊朗的军事合作关系看作是对美国安全的最重大挑战,因为中共在中东地区除了吉布地军港之外军事存在很少。这个军港表面上是为了支持中国军队参与索马里沿岸的反海盗国际行动。如今戒备更加森严,作为一个前哨站,距离美国在当地的基地只有数英里远。但毕竟中共的军事存在很少。那么美国对于中共的对等军事报复,就会发生在南中国海和台湾地区。你不是想在中东川普陷入困局么,美国会乾脆脱离让自己麻烦的中东,在让中共麻烦的南中国海对决。

7月13日,蓬培奥发表声明,绝非偶然,美国首次表态:中国南海九段线及人工岛非法,中共在这一区域对资源的控制是霸凌行为。看到了吧,中共试图在中东网罗一个盟友,美国就在中共的门前,替多个东南亚小国出头。在历史上中共跟越南在南海打过两仗,南海是可以有战争着力点的,不必美国出面,只要菲律宾、印尼、越南、马来西亚任何一个国家,出面说中共那些填海人工岛上的军事设施必须撤出,中共怎么应对?拆,中共在里子面子上全丢;不拆,美国两艘航母一直就护在南海争端海域。

江峰说,对于中共试图借着伊朗问题搅乱美国政治生态的打算,川普都不用接招,为什么?上周美国终于出台对中共政治局级别的高级官员进行制裁。中共随后采取了报复行动,声称对美国四位国会议员制裁。且不说中共能制裁美国议员什么,相信这四位对于中共来说肯定不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也绝不会在中国大陆的银行存著私房钱,就谈不上扣他什么财产。最关键的是,美国打击的是作恶多端的中共官员,替被他们欺凌迫害的中国老百姓出气。而中共报复的却是美国的议员,就是美国人民选出的民意代表,这无异于欺负美国老百姓吗!所以,还需要川普出手吗?不用。中共自己的作恶,就让美国人民看得更清楚了:中共是怎样的一个恶党,豢养了一群怎样的恶棍。

纽约时报报导中共与伊朗未公开协议这事,我们可以从中看出:中美之间的较量,绝不仅仅是国家经济、军事科技实力的较量,更是价值系统的较量,是君子坦荡与暗黑阴谋的较量,是正与邪的较量。

希望了解更多细节,请观看以下视频。

江峰欢迎朋友们去他的会员网站《希望之城》看他的读书节目,也欢迎观看和欣赏「历史上的今天」、「民国人物」、「美国往事」、「百年中共」等等更多其他精彩视频。网址https://jiangfeng.landofhope.tv

责任编辑:杨晓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