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新聞雙響炮:許章潤被控“嫖娼” 中共到底在怕什麼?

【希望之聲2020年7月13日】(主持人:曉蘭 / 嘉賓:清風)主持人:曉蘭   清風

內容介紹:

7月6日,北京清華大學法學院前教授許章潤,他凌晨,在北京的家中,被20多名警察帶走。許章潤前一段時間他一直被中共當局軟禁在家,直到上週末才解禁。許教授和幾名朋友剛在 (7月4日) 吃了頓飯,沒想到他在7月6號就被中共當局抓捕了.

北京方面爲什麼要大動干戈的抓捕一介書生呢?

許章潤教授,在過去3年曾多次公開發表文章,抨擊中共國家領導人習近平和中共的憲政。在今年初武漢疫情爆發後,許章潤曾經多次在網路上發表文章嚴厲指責在習近平指導下的中國政治體制,在官僚主義的奴役下已崩壞。許章潤在2018年7月發表題爲“我們當下的恐懼”的文章後,2019年3月就被清華大學停職與停課。

在今年的2月份許章潤寫了文章,題目是「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懼」,他在文章中就嚴厲指出.新冠病毒在全國造成疫情是中共官場上下一起封口丶瞞報丶推諉責任又邀功請賞造成的,致使人禍大於天災,這是疫情成爲災難的真正原因,在這之後遭警方軟禁,微博、微信帳號也都被封殺。

許章潤5月21日再發萬字長文,題目是「世界文明大洋上的中國孤舟─全球體系背景下新冠疫情的政治觀與文明論」,痛批中共極權式國家治理的荒謬與黑暗。

6月25日,許章潤再髮長文,痛斥中共強拆北京藝術區,斯文蕩然、喪心病狂。在上個月,許章潤海寫了一篇長文,內容痛斥中共強拆北京藝術區,斯文蕩然、喪心病狂,更批評政府企圖“壟斷思想.

根據許章潤的朋友說:許章潤美國出書可能成爲導火線,這次被抓捕的原因,可能是因爲一本書,“這本書名爲《戊戌六章》,全書其實共有十篇文章。許教授在書中的引言中說,因爲書中的六篇文章成稿都是在戊戌年間,也就是(2018年),因此呢,這本書的名字就叫《戊戌六章》。另有四篇則是分別完成於2016年和2017年,因爲主題相近,因此一併收錄這本書當中。

原來香港城市大學出版社,他們打算在今年上半年出版許先生過去3年發表過的10篇文章,但後來在中共當局和香港城市大學出版社的社長都警告他後,這本書就沒出版。在之後紐約的一間出版社,他們決定出版這本書,而這本書在兩週前剛剛問世,這成爲刺中中共的一個原因,文章都直接對中共的合法性提出質疑,批評中共的文章,而是他持續幾年發表文章,在全世界各地流傳,刺中了中共的要害。

許章潤的朋友認爲,許章潤被捕的重要原因可能跟這本的出版有關。

當局想要辦許章潤這歌心也是很久了,那這次抓捕許章瑞給出的罪名是嫖娼罪.而通知許教授家人的不是北京警方,而是四川警方,也就是說一直留在北京的許章潤在四川成都嫖娼被抓捕的,他的朋友說呢,「這一點實在太可笑了,因爲他的朋友們,都可以爲許先生作證,說他的人品完全是立的起來的。」他的朋友說中共當局的做法爲“毫無下限的誣陷.

中共當局,用“嫖娼”手法對付了不少敢說話的人,嫖娼罪成了一個“專用罪名“我們可以開出一長串名單。

比如,去年的返送中運動,曾經英國駐香港領事館職員鄭文傑去了深圳,被抓了,說是嫖娼,在之後逼他承認是英國在幕後操縱了反送中運動。

還有轟動全國的雷洋案,給全國人都科普了一次嫖娼罪名的威力有多大。另外異見作家劉水常曾因爲要求平反六四事件而在深圳以嫖娼爲由被送勞動教養。

2002年9月,異見人士姚振祥被上海公安以嫖娼爲由送勞動教養三年。2009年,異見政黨中國民主黨上海支部創辦人韓立法及蔡桂華都以嫖娼爲由送勞動教養.

2013年,艾未未事件中的攝影師徐偉因協助艾未未工作而在北京也是以“嫖妓”爲由被拘留。還有,網絡大 v薛蠻子也因涉嫌嫖娼在北京被拘留.

網友就說,爲什麼中共政府抓人都愛用嫖娼的名義?是以爲老百姓和政府官員一樣生活作風都有問題嗎?

如果許章潤在四川嫖娼,爲什麼不在四川抓他?,俗話說人贓並獲嘛,把人拿下,拍了現場照片,有人現場作證,,酒店房間都有錄像,都公諸於衆,豈不更有說服力。我看這種隔空嫖娼定罪的思路,,也只有中共當局能想出來,慾加之罪何患無詞.

這麼一介書生,中共爲什麼這麼重視呢?

許章潤先生是當今中國最勇敢的文人了,他曾經寫過這麼一句話,他說“當此危機存亡之際,書生天命,有話要說,不得不說。一己生命雖必隕落,明晨天際照舊一抹晨曦。習近平治下的中國,對知識分子的打壓可謂空前,許多人害怕因言入罪,漸漸不敢公開說話了,

許章潤在他發表的文章中,都直言不諱的批評了習近平的防疫政策,指責他隱瞞疫情造成世界性的大災難。在後一篇文章中更要求對習近平進行調查和追責。章潤那些犀利問責的文章,不僅直接打擊了習近平的威信和形象,更嚴重威脅到了習近平當前的大局。

換言之,這是它們早就策劃好的,“攘外必先安內”原則下,它們必然要採取的預防性維穩措施。

許教授被捕是北京方面鎮壓異議的一個最新例證。自從習近平上臺後,中共在各個大學和出版界發起了激烈的運動,詆譭和壓制自由派思想,比如憲政和自由的公民社會。中共一直在壓制不同聲音,抓捕民間正義之士,或者異議人士.

最近香港安全法正式上路,許教授的案子可能會放大香港人的擔憂,就是在這個半自治領土上,批評中共的知識分子可能也會被逮捕。這羅列僞證,編織罪名,是中共的拿手好戲,反正不能公開審判,不能公開報道。毫無下限.

而香港人會與大陸人一樣,都處於國家恐怖主義陰影下,許章潤們遭遇的厄運,很快也許會落到很多人頭上,到那時,“被嫖娼”也就會發生在我們身邊。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