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塞爾維亞疫情捲土重來,引發上千民衆上街抗議,呼籲要求曾經親吻過中共(CCP)國旗的總統武契奇下臺。(美聯社圖片)
塞爾維亞疫情捲土重來,引發上千民衆上街抗議,呼籲要求曾經親吻過中共(CCP)國旗的總統武契奇下臺。(美聯社圖片)

塞爾維亞疫情捲土重來民衆抗議 轟親共總統下臺

【希望之聲2020年7月13日】(本台記者唐仲寶綜合報導)塞爾維亞 “中共病毒”(武漢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上週捲土重來,自7日創下單日新增死亡數新高,引發上千民衆走上街頭抗議抗議者呼籲政府提供真相,並要求曾經吻過中共(CCP)國旗的總統武契奇(Aleksandar Vucic)下臺。

塞爾維亞疫情復燃  民衆要求總統下臺

據《自由時報》報道,塞爾維亞中共病毒疫情復燃。截止週日(12日),700多萬人口的塞爾維亞累計確診病例爲1萬8073例、死亡382人。確診及死亡病例驟增引起塞國民衆抗議聲浪。除了首都外,塞爾維亞其他地區亦有出現抗爭事件。人們紛紛上街要求政府提供真相,並要求總統武契奇下臺。

報道說,當地時間7月3日,塞爾維亞政府宣佈貝爾格萊德進入緊急狀態,同時啓動方艙醫院,執行防疫檢疫措施,以遏制中共病毒(新冠疫情)蔓延。

7日,首都貝爾格萊德和其他4座城市情況已然嚴重,貝爾格萊德用於接收新冠病人的醫院全部處於飽和狀態。總統武契奇在新聞發佈會上宣佈,包括貝爾格萊德市在內的19個城市禁止5人以上聚集,並再次實施宵禁政策。但他同時宣稱,塞爾維亞疫情尚在可控範圍內,呼吸機等醫療設備充足等,遭到民衆強烈的反彈。

據德國之聲消息,武契奇新聞會剛結束,就有越來越多的人自發在議會大廈前集會,並封堵周圍街道。午夜時分,示威者人數已至上萬。民衆抗議武契奇此前刻意淡化疫情擴散真相是爲了讓大選順利進行。更有許多人相信,政府5月開放足球比賽、宗教慶典、政黨、私人聚會及後來的國會選舉是造成疫情復燃的原因。

塞爾維亞社會學家哈伊里奇(Dario Hajrić)在爲德國之聲撰寫的一篇文章中指出,"這一明顯的集體憤怒的爆發表明,塞爾維亞社會已達到了沸點。"

哈伊里奇認爲,民衆在貝爾格萊德舉行抗議並非由於當局宣佈將恢復實施禁足令,而是因爲他們4個月來已失去對自己生命的控制權,"而有控制權的那些人卻毫無責任感"。

至11日,塞爾維亞抗議活動已進入第四天。晚間塞國國會大廈前仍聚集着上千戴着口罩的抗議民衆。抗議者大聲疾呼要求總統武契奇下臺,他們表示,希望當局可以聽到我們的聲音,更 “希望當局可以停止撒謊,所有人都想知道疫情擴散究竟發生什麼事了,大家想知道真相”。但針對這些批評,總統武契奇一概否認,並稱這些抗爭“毫無意義”。

武契奇親共  把塞爾維亞變成黨國

多年來,塞爾維亞國內一再發生針對武契奇總統威權型執政風格的示威抗議。他被指操控國家最重要的媒體機構,把塞爾維亞變成了黨國。

塞爾維亞是位於歐洲巴爾幹半島中部的歐洲國家。根據美國智庫 “自由之家” 2020年報告,該國總統亞歷山大•武契奇施行威權統治,詆譭媒體。去年4月成千上萬人上街抗議。因塞爾維亞使用了中共華爲的臉部和車牌照識別系統,令許多城鎮、運輸公司擔心當局進行報復都不敢租車給抗議者。 

據報道,今年5月下旬,塞爾維亞大選。在遭多數反對派抵制的此次大選中,武契奇的進步黨獲得總共250議席中的188席。僞飾正常的做派在該黨勝選慶祝集會上達到高潮:歡慶會配以傳統的塞爾維亞管樂隊和巴爾幹圈舞。慶祝會後不久,包含總統顧問在內的多名黨內高官因感染中共病毒而被送入醫院。

塞爾維亞在政治上長期親共,是中共當局在歐洲 “一帶一路” 的經濟樞紐之一。中共在該國承建了很多基礎設施,其中包括高速公路、鐵路等。中共外交部新聞部發言人趙立堅4月15日曾公開稱:“中國與塞爾維亞有着深厚、特殊的友誼”,還稱兩國爲 “鐵桿朋友”。

今年3月,“中共病毒” 橫掃歐洲大陸期間。武契奇曾說,中共是唯一能幫助塞爾維亞應對疫情的國家,他還稱習近平是他的朋友和兄弟,3月21日,中共當局派遣專家醫療隊援助塞爾維亞,塞總統武契奇親往在機場迎接,甚至當衆親吻五星旗,媚共之情溢於言表。

此外,中共的警察還和塞爾維亞的執法人員一起進行聯合演練,學習如何 “制服恐怖分子” 。在中共 “兩會” 對香港實施 “港版國安法” 後,武契奇還致信習近平支持 “港版國安法”。

前不久,中國足球名宿郝海東於“六四”31週年發表了 “滅共宣言”,引發轟動。但事件餘音未落,今年2月才加盟塞爾維亞球隊尼什拉德尼奇基足球俱樂部(Radnicki Nis)的郝海東之子郝潤澤突遭解聘。而該國媒體曾對郝潤澤在5月31日舉行的一場比賽中的表現好評如潮。兩大塞爾維亞知名媒體《Hotsport》和《Arena sport》更是撰文充滿讚譽。令外界紛紛質疑郝潤澤被解僱系中共施壓的結果。

據海外流亡商人郭文貴先生披露,被解聘後的郝潤澤在駕車前往西班牙同父母團聚的途中於邊境被攔截,後經國際友人相助成功走脫,最終同父母團聚,驚險情節堪比好萊塢大片!

時事評論員、自由撰稿人唐靖遠分析認爲:郝潤澤塞爾維亞的球隊解僱並不奇怪。因爲塞爾維亞高度親共,“解僱郝潤澤只是塞國的見面禮。其實西班牙也很親共,郝海東一家未來壓力恐怕不會小。”

責任編輯:聞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