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研究:現今流行的中共病毒經變異更具傳染力   (圖片:pixabay)
現今流行的中共病毒經變異更具傳染力 (圖片:pixabay)
中共病毒肺炎疫情專題

醫學博主曝中共病毒令免疫力下降易引血栓 被外媒證實

【希望之聲2020年7月12日】(本台記者楚雲珒綜合報導)中共病毒去年在武漢爆發以來,中共政府瞞報疫情導致全球範圍爆發,中共不但打壓曝光疫情的“吹哨人”,還與世界衛生組織一同欺騙國際社會,近日出逃美國的香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病毒學專家閆麗夢也證實了這點。在國際疫情仍相當嚴峻的當下,中共官方新增確診卻始終維持低數字更新,令外界不斷質疑數字的真實性。近日,疑似行醫多年的博主在海外論壇爆料指,中國病例還在大量增加,只是症狀更爲隱蔽,但仍具有高度危險性。該博主還說,即使感染中共病毒痊癒,也會有嚴重的後遺症,大量被感染醫護的免疫力都大幅度降低。

近日,名爲“醫學先鋒”的博主在海外留園網發文披露,部分中共病毒感染者雖然不發病,但病毒會悄悄侵襲他的身體器官,主要是淋巴系統,引起免疫力下降,還會出現心腦血管方面的問題。血管內皮細胞受損容易引起血栓

除此之外,這些人還會出現一些器官的纖維化,這種纖維化是慢性的,伴隨着病毒的清除而結束,但也不是絕對的。也有一些人會不停的發展。有一部分無症狀感染者的病毒清除速度很慢,可能一兩個月都不清除。

另外,中共病毒已經出現了很多種突變,引起的症狀也是各有不同,對各種器官的作用也有不同。現在病毒已經出現了分化現象,表現在病毒攜帶的基因片段和致病能力上。病毒演化在總體上沿襲了博主在4月份的預測,即不斷朝向惡性突變走,傳染性不減甚至增強,只是致病能力上表現不同。

文章還說,東北地區感染者以肺炎和發熱爲表現的少了,而以血管系統爲表現的多了。在東北地區現在有好多路倒的人,有老人也有年輕人。

目前官方已將北京市新增感染數“政治清零”多日。但博主透露,北京其實每天的感染數還在幾百幾百的上升,多數都是無呼吸道症狀的感染者。自己已經離開北京,到老家躲避瘟疫。

文章總結,這個病毒現在已經無法用一個統一的治療指南來準確的描述症狀,隨着時間的流逝,發病症狀會更加撲朔迷離。“本人現在沒啥好辦法了”,“這次疫情讓人類敗的一塌糊塗”。

醫學先鋒”在海外論壇的爆料截圖。

這篇文章的部分內容已得到外媒的證實。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7月11日引述美國病理學家表示,解剖中共肺炎死者的遺體,最引人注意的發現之一就是出現血栓症狀,“幾乎每個器官裏都有血栓”。

感染中共病毒無法治癒?身體乏累 免疫力下降

該博主還在另一篇文章舉例稱,感染中共病毒即使痊癒也有嚴重的後遺症。他說,自己有一個從武漢撤回北京的呼吸內科專家朋友。該人在武漢感染了兩次武漢肺炎,並不是危重症。當時病剛好的時候只是覺得累。沒別的感覺。現在回到北京已經有兩個月了。他的免疫力下降的厲害。六月份感冒了三次,一次一週,一次三週,還有一次一直持續到現在也沒好,在第二次感冒的三週時間裏他還合併了肺炎。自己在家裏輸液治療。這人以前可是整年都不會怎麼生病的,他之前愛抽菸,現在戒菸了。他再回到北京之後發現這個問題,自己去了協和醫院找結締組織病專家做了淋巴結活檢,發現淋巴結有纖維化的現象。而且給他看切片的是中國淋巴和血液病理方面是國手的級別。

該博主還說,自己的呼吸科專家朋友平時化驗血常規什麼的都是正常的。就是愛生病,免疫力大不如前。這在武漢肺炎感染康復者身上比較常見。很多人沒有他這麼嚴重,但是多少都會有一些。最常見的就是精力不足,體力差。

他在文章中又介紹了一個北京援助武漢的護士,因腹瀉合併發熱爲首要症狀被確診武漢肺炎。該護士現在的後遺症是潰瘍性結腸炎。不過這人免疫力也有點受損。沒做淋巴結活檢,只是根據這位護士的個人反映總是體力不足,頻繁腹瀉。腹痛。還有就是愛感冒 ,雖說沒有上述那位朋友那麼嚴重,但是一個月感冒一次是常見的,感冒的表現主要是嗓子疼,吃點中成藥就好了。這位護士現在每天離不開抗酸藥還有克拉黴素以及康復新液。

文章還列出另一位確診的20多歲女護士。該女護士去一線援助後確診爲普症,有肺感染。在康復之後這位護士發現睡眠質量不佳,並且脫髮嚴重,起初懷疑是激素使用的問題,但是她回到北京已經月餘,問題依舊沒有緩解,由最初的睡眠質量不佳變得夜間失眠。開始吃上了勞拉西泮。每天早上一梳頭能搞下來一梳子的頭髮。這位護士化驗內分泌發現雌激素低。B超沒發現卵巢問題。具體什麼原因也沒找出來。博主懷疑是生殖器官受損,並說中共病毒對生殖系統損害還是很大的。

據博主“醫學先鋒”自稱,他從事醫學多年,熟悉中國醫療產業,現在自己開設有診所,並能接觸各地醫療系統和前線醫生。該博主早前在北京居住,小區內多是中國醫療權威和專家,現在已經離北京回到老家避疫。今年1月以來,該博主不斷爆料中國疫情信息,經常領先中共官方和專家多日。其事先透露的消息和中共肺炎病理描述,有些也陸續被外媒證實。

7月10日,出逃美國的香港中文大學公共衛生學院的病毒學專家閆麗夢也在接受福克斯新聞專訪時表示,別指望羣體免疫,因爲你都不知道這個病毒是什麼。你不能根據以前的經驗來判斷這個病毒的特徵,也不能指望疫苗。現在大約每六百人有一人確診,但依舊會以很快的速度增長,將來可能會有每一百人就有一人感染,然後是每五十個人,每十個人,這意味着沒有人能逃得了。“留給世界去做正確的事情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責任編輯:元明清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