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火荣贵和姜保红(合成图片)
火荣贵和姜保红(合成图片)

抓记者、打下属的“表哥”火荣贵部分受贿细节曝光

【希望之声2020年7月12日】(本台记者杨正综合报导)中国裁判文书网7月10日公开了前古浪县政协副主席(不驻会),古浪鑫淼精细化工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张长庆挪用公款、行贿罪一审刑事判决书,其中披露了武威市委原书记火荣贵、武威市原副市长姜保红的部分受贿细节。

张长庆2017年辞去公职。2018年7月13日因涉嫌挪用公款问题,被留置。2019年因涉嫌挪用公款罪、行贿罪,被批捕。

判决书显示,2010年至2017年期间,张长庆为了和时任武威市委书记火荣贵搞好关系,为其在企业经营、项目审批、资金使用等方面提供帮助,先后以“拜年费”、“过节费”,及给火荣贵儿子的学费等名义给予火荣贵人民币100万元、美元30万元、欧元3万元。

张长庆供述:2010年7月的一天晚上,在一个农家乐饭店,他将装3万欧元的牛皮纸信封袋交给火荣贵的儿子火阳,火阳拿了后放在火荣贵随身带的包里。

2012年6月的一天,火荣贵在鑫淼公司检查工作,他用装茶叶的纸箱子,装了现金50万元人民币,放到火荣贵车上。

2013年春节前的一天,他拿了现金50万元人民币,装在一个装衣服用的手提布袋子里,到武威绿苑宾馆火荣贵住的房间,放在他房间卧室床头边的地上。

2013年“十一”前的一天晚上,他拿了4万美元现金,到武威市委办公楼后面火荣贵住的公寓房间,放在火荣贵房间卧室的床头柜上。

而张长庆得到的好处是,在火荣贵的安排下,2013年2月,古浪县政府无偿划拨20001亩土地给鑫淼公司。2016年,他通过火荣贵、范某,从武威市交通局下属融资平台借了5000万元。这5000万元,张长庆用于自己控制的常青公司等数家公司。2017年8月,借款到期。之后,鑫淼公司代常青公司,归还100万元,其余本息至今未还。

判决书显示,除了火荣贵, 2015年至2018年期间,张长庆还送给时任武威市发改委主任、武威市副市长姜保红(另案处理)人民币29万元、黄金300克价值人民币8.55万元。

姜保红的证言称,张给她送钱的目的是为了和其搞好关系,以便今后能得到其对他公司的关照和支持。另外,张知道其和火荣贵关系好,想通过给其送钱,和火荣贵搞好关系。

张长庆以挪用公款罪、行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万元。

据悉,火荣贵姜保红两人共事数年。火荣贵2010年至2017年任武威市委书记。姜保红则自2012年起,先后担任武威市招商局党组书记、局长,武威市发改委党组书记、主任,于2016年任武威市政府党组成员、副市长。

2018年,两人相距一个月先后落马,并于2019年1月10日,同时被宣布双开,两人的双开通报均显示“搞权色交易”。

火荣贵的通报中,除了中共落马官员常见的以权谋私,与多名女性长期保持不正当性关系等等之外,还称其辱骂殴打领导干部和身边工作人员。

此外,火荣贵还曾因抓记者事件而轰动全国。2016年1月7日、8日,《兰州晨报》、《兰州晚报》和《西部商报》驻武威的张永生等3名记者先后失联。当年1月25日,武威市凉州区检察院宣称,三家报社的三名记者涉嫌敲诈勒索罪,分别被批捕、移送起诉、继续侦查。

这一事件引起了广泛的争议与不满。当时,上游新闻报道:三名在这次拘捕中失联的记者,都曾深挖武威“巧克力女孩”事件,因此有许多人都怀疑记者失联与此事有关。

结果,这起事件最终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张永生获不起诉而告终。

此事落幕不久,2016年6月,法讯网发布一则题为《甘肃武威市委书记火荣贵的50多幅公开场合照,不愧为“表哥”》的文章,贴出了50多张图片,直指火荣贵多次在调研时佩戴极其昂贵的奢侈品名表。火荣贵因而获得“表哥”称号,再次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2019年9月26日, 火荣贵因犯受贿罪、挪用公款罪、滥用职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8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万元。

今年1月22日,姜保红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万元。

责任编辑:元明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