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中美信息战
章天亮:中美信息战现在已经过三个回合,而真正获胜的关键胜负手就是让美国人民认清共产党反人类集团和邪教组织的本质。(图源:网络图片)

章天亮: 谈谈中美信息战三大回合与关键胜负手

【希望之声2020年7月10日】(本台记者辛吉综合报导)近日,川普新任命的全球新闻总署署长帕克(Michael Pack),在被耽搁了两年时间后最终通过上任了;上任后他炒掉了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的最高层高管;并致力重整国家资金,计划投入破除网络防火墙

7月7日,纽约时报破天荒地在一天之内连登了两篇与法轮功相关的文章,引发了对奥巴马时期美国对互联网信息自由2000万美金拨款去向问题,以及对为何纽时对大纪元时报发表非议的关注。

著名历史学者、网络媒体平台《希望之城》播主、时政分析评论家章天亮教授,深入分析评论了中美信息战的三大回合,和信息战的关键胜负手。

章天亮说,最近我们看到中美之间信息战有非常明显升级的趋势,可以说,中美信息战现在已经经过三个回合,当然不是说每个回合都打完了,是开辟了三个战场。真正决定中美信息战的胜负手,我们之前经常提到翻墙、拆墙的问题,拆墙本身固然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步骤,但是如果真的想在信息战中取得胜利和成功,对美国还有一个胜负手,是根本取胜的关键:就是让美国人民认清共产党是一个黑社会犯罪集团、一个反人类的集团和一个邪教组织的本质。

中美信息战第一战场:管控媒体、驱逐记者

中美信息战第一个战场,就是中美互相之间驱逐对方的记者。在2月份时,川普政府把5家中共新闻机构作为「外国使团」对待,其中包括新华社、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中央电视台国际部、人民日报发行机构和中国时报。定为「外国使团」,就必须向美国有关部门登记和报告每个记者在美国所呆的位置、他们去什么地方,以此来控制中共在海外的渗透。

中国和美国之间记者互派是完全不对等的。美国一年给中国的记者签证达500多张,而中国大概只给美国75张,相差8倍左右。再一个,中国派到美国的记者干什么都行,去哪都可以,美国不做限制,而美国派到中国的媒体如果想要采访,就受到很多限制。比如被派到上海的记者,一旦出上海就必须拿到当局的许可。所以说双方待遇非常不对等。现在川普把中共五家媒体宣布为「外国使团」,是对互派记者这方面做了一定的限制。到6月下旬,川普政府又增加了4家中共媒体为「外国使团」,其中包括环球时报、中央电视台等。这个算是第一阶段。

中共作为对美国的报复,驱逐了一些美国媒体记者,包括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媒体的一些记者;还有就是对有些记者不给延期记者签证,迫使他们不得不离开中国。

所以第一阶段双方互相驱逐记者,谁赢了呢?其实没有赢家。而且这个事情对双方的影响都不是特别大。为什么这么讲呢?是因为中共它在美国的渗透,它的媒体在美国的影响力相对来说是比较小的,很多时候它是靠购买那些美国主流媒体的版面刊登一点它的东西的。可以想象一下,一个美国主流社会的人,通常他不会去盯着中央电视台看,中央电视台哪怕是用英语来播报新闻,他也不大会看。通常他看的是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类似于这样的主流媒体。所以中共主要靠购买这些大媒体的版面,增加它对美国的影响力或者是大外宣的力度。所以你驱逐它一些记者,对于它在美国的宣传力影响并不是特别大。这是第一点。

中共现在利用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做宣传的效果已经相当有限了。为什么?就是因为在过去一段时间,比如4~5年前,甚至10年以前,美国人普遍对媒体还是比较信赖的,认为媒体给他们提供的是客观公正的消息。这样中共在购买媒体版面的时候,一般人阅读如果不在意,可能就以为是纽约时报或是华尔街日报的消息,它起到一种潜移默化的洗脑作用。

但是现在已经情况不一样了,从2018年,应该准确地说从2016年开始,美国很多的媒体就已经暴露出他们的本来面目,成了党派斗争的工具,他们的报道相当地偏颇,而且非常具有党派倾向性,川普不断说他们是假新闻。到2018年的时候,美国专门做民调的皮尤中心调查了美国5000个市民,调查结果发现,68%的人不相信媒体的报道,特别是独立于党派(independent)的人士,他既不属于民主党也不属于共和党,在这种人里有72%的人不相信媒体。这种情况下,中共现在即使是动用大外宣的资金去购买纽约时报等等的版面,它所能够起到的宣传效果也已经相当有限了。那么中共就开发出来另外一种方法渗透美国,这个方法我们一会儿要提,这就是我想说的,是中美信息战中的一个胜负手。

再一个,中共过去是通过派记者的方式,其中有一部分是间谍,但实际上中共派间谍记者只占了其中很小的一部分。7月7日,联邦调查局局长雷(Christ Wray)在哈德逊智库(hudson Institute)做了一个演讲,他说现在美国大概有5000个反间谍的案子在调查,其中一半以上都是跟中共有关的;现在联邦调查局大概平均每10个小时就要新增加一个案件,跟中共在美国的间谍渗透是有关系的。所以说,中共在美国的渗透是全方位的,记者只占其中很小的一部分,所以美国驱逐这些记者更多的是一种信息战的姿态,对中共渗透美国表达的姿态,并不能够起太大作用。这是中美信息战的第一个战场,双方互有胜负,但实际上的影响并不是特别大。

中美信息战第二战场:清除中共App间谍软件

信息战第二个战场就是中美互相之间开始清除对方的App。这个事儿中共早就开始做了,中共早就禁止苹果在中国商店里提供VPN服务了,禁止中国人在中国使用苹果手机去下载翻墙的VPN,当然苹果也就遵命照办了。而中国在美国这边它一直是封锁美国的App的。

我曾经拿着中国的手机去试图安装一些可以加密的通讯软件,比如说像LINE或者一些其他别的加密软件等等,发现你根本就装不上,中共根本就不让你用这些App通信。中共很早就开始限制美国的App,通过限制这些App来防止人们翻墙和进行不受监控的通信。这个事情中共早就做了。

那么美国现在的反映实际上是有点晚,但是现在美国正在讨论这个问题。章天亮认为,这件事情跟中印边境冲突是有关系的,中印边境冲突发生之后,在6月29号的时候印度总理莫迪就下令,在印度的手机上要删除59个中共App,比如百度地图、抖音、微信等等59个App需要删掉。为什么?是因为这些App实际上起到了一种间谍软件的作用。

有人说我是一个普通印度人,中共机构关心我的数据有什么用?很有用,非常有用!因为如果它真的能够把大量人的数据搜集起来,它就形成了一种大数据,通过大数据分析,它就可以制定一些针对印度人的心理战。这个东西是非常重要的。比如说我装了百度地图App,这样我去哪如果使用百度地图,百度就会知道我的位置,它就会知道我喜欢吃什么、喜欢喝什么、喜欢到哪去购物、我家住在哪里等等,它就都会知道。

有人说美国不也一样吗?是!美国的Google地图也是这样,但是大家不是特别担心这一点,因为这些数据它是存在公司的数据库上,在Google或者是在Apple数据库,而不是在美国政府。美国政府是不可能从Google或者是Apple那儿拿到民间这样的数据的。

但是中共可以,你只要用了中共的百度,你不管是用了百度微信或用了它的什么东西,那些公司全都在共产党的控制之下,它能获得的数据,中共就能够获得。所以说,你会发现共产党做一件事,联邦调查局局长雷也讲了一件事,说中共在2017年的时候盗用了美国1亿5000万人的信用记录。你会觉得这是一个很奇怪的事情,美国总共3亿3000万人口,1.5亿人相当总人口的一半!中共把美国人的信用记录盗用去干什么呢?它有大的数据基础的时候,它就可以分析美国的经济情况,它就看你信用卡的评分,大概就可以知道美国人的经济情况,信用卡的卡债等等,很多事情它是可以分析出来的。它可以针对每一个人,如果它得到你足够多的数据,它可以对你进行客制化的广告轰炸,让你在不知不觉之中就被它洗脑了。所以这个方面的东西是很重要的一个渗透方法。

那么现在,印度是删了59个App,现在美国正在讨论这个问题,川普也说正准备禁止像抖音这样的App,还有一些其他别的社交媒体,美国现在也在讨论之中。

这块是双方的较量,美国是相对来说速度太慢了,其实像微信、抖音、百度地图,类似于这样的东西绝对是应该禁掉的。这是信息战的第二个战场。

中美信息战第三战场:破除中共防火墙

中美信息战的第三个战场就是拆墙、破除防火墙。拆墙这事也是美国被动的应对,中共建了防火墙,美国现在想要拆墙,川普新任命了全球新闻总署署长帕克(Michael Pack),这个人被国会耽搁了两年的时间,最后终于通过了,他现在上任了,上任之后他就炒掉了像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的高管。为什么?就是因为中共对这些媒体的渗透已经非常严重了。

全球新闻总署是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等媒体或公司的上级机构,它一年大概能从国会拿到几亿美元的拨款。帕克在接受记者访问时说,中共对美国的信息战实际上是美国现在首先应该应对的;对中共的渗透,他说应该放在美国的最高优先级来对待。他还提到非常重要的一点,他说,我们应该去拆掉那个(中共防火墙了。

他一年拿到几亿美金,如果真的想拨款拆墙,希望是非常之大的。为什么?因为很多人觉得中共建立了防火墙,花了无数的钱,恐怕一年甚至投入上百亿美金都有可能,几十亿美金是绝对有的,这样一个级别的投入,把中国变成像一个大的区域网一样。但是,要知道,建墙是很难的,拆墙是很容易的。这就跟建长城一样,你花了无数的钱建了一个长城,但是长城这么长,在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打一个洞出去,只要在任何一个地方打出一个洞来,你就不受这个墙的限制了。

所以,过去有很多人翻墙,使用的是法轮功学员开发的翻墙软件「无界浏览」或者是「自由门」等等翻墙软件,因为这个翻墙软件是免费的。但是你会发现一个问题:这些翻墙软件应对大的数据流量的能力是比较差的。为什么呢?这不是因为它的技术不行,而是因为没有钱。因为翻墙这种事并不带来任何收入,它不像广告收入,不带来这样的收入,几乎所有的投入,买服务器也好或是买带宽也好,所有的投入全都是靠法轮功学员自掏腰包的。

法轮功学员这样做已经坚持了20年的时间,没有地方融资,没有人给你投资,因为你这是没有回报的。所以突破网络封锁项目资金是非常非常紧张的。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假如说我建一个VPN服务器,那就等于把国内很多的流量都导到我这个服务器里来,我替他们去访问他们要访问的软件,再通过我这个服务器传给使用的人,你想这个得需要多大的服务器,有多少服务器,需要多少带宽才能够做这件事啊。所以他们能够提供的翻墙就受到钱的限制,大概比如能够提供几十万、一百万人翻墙,再多,它的服务器也受不了。

2009年伊朗爆发革命的时候,很多伊朗人走上街头抗议,当时光来自于伊朗这个地方的流量,就使用法轮功学员这个翻墙软件几乎把服务器的容量给饱和了。所以主要并不是技术问题,而是钱的问题。当真的能把钱投进去,这个事情做起来是相当容易的,钻洞这个事其实是相当容易的。当然这事还需要一些有点技术含量的东西,比如说一定要取消掉中国SSL签字授权问题,这方面是需要国际社会的一些发布SSL的授权的公司做一些事情的。这里我们就不做讨论了。

最近看到「香港国安法」的细则,中共已经想在香港建墙了,其中的条文规定,警察可以命令香港的网络服务提供商一定要走中共防火墙,不让香港人去访问某些网站。这对香港人的自由是一种巨大的威胁。所以如果中共真是这么做,那么更加会坚定美国拆墙的决心。所以翻墙这个事情算是“见墙拆墙”,是中美信息战的第三个战场。

解析纽约时报两篇文章引发的背后深层原因

7月7号纽约时报破天荒地在一天之内连登了两篇跟法轮功有关系的文章。因为帕克说要把一些钱投入做突破防火墙嘛,纽约时报说不要把钱给法轮功。这个事情是一个特别奇怪的事件,因为互联网信息自由从2006年美国国会就开始推动这样的法案了,到2011年当时还是希拉里克林顿当国务卿的时候,已经通过这个法案,每年2000万美元的拨款。而当时翻墙技术最好、长期以来给中国大陆人民提供免费翻墙软件的就是法轮功学员所开发的「无界浏览」和「自由门」。但是由于当时的奥巴马政府害怕得罪中共,2000万美元、到现在已经10年的时间了,积攒起来一年2000万10年都两亿美元了,要给法轮功学员的话,中共那墙早就拆了!奥巴马政府为了避免得罪中共,10年的时间法轮功学员一分钱都没拿着。

如今新上任的美国新闻总署署长帕克可能在考虑要把这个钱给法轮功学员,不知道是给多少,但是纽约时报在极力阻止这个事情。它的理由也很奇怪:一是说技术太落后了。这完全是瞎扯,写这话的人明显不懂技术,翻墙其实不是一个什么高科技的活儿,它主要就是钱的问题,服务器和带宽的问题。这方面它说得很没有说服力;第二点理由更奇怪,说关键问题是翻了墙之后,很多小粉红他们对中共的热爱是不会改变的。你怎么知道他们不会改变?你做过什么调查、访问了多少人?你访问的人在哪里?你民调的问题问的是什么?如果他们翻了墙也不会改变,中共为什么还要建防火墙呢?所以这根本就不是理由。

纽约时报的另外一篇文章,是攻击大纪元时报大纪元时报是法轮功学员2000年的时候在亚特兰大开始,从一个地下室开始创建的报纸,他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向中国海外发布独立的声音揭露中共的。因为那时候中共加入世贸,整个国际上一片拥抱熊猫之声,要跟中共做买卖、跟中共打交道。真正能够对中国人权迫害进行报道、真正能够揭露共产党本质的东西,基本上海外媒体是没有的,大的媒体,不用说中文媒体,连英文都没有。所以说,大纪元在过去20年的时间里做出的贡献是不可磨灭的,包括2004年发表《九评共产党》,全面揭露中共邪教本质。

所以纽约时报在攻击大纪元的时候说,大纪元支持川普。事实是,大纪元不是支持川普,大纪元只是如实地报道了川普说的话和做的事情,而很多所谓的主流媒体,它们对川普的报道充满了偏见,甚至很多就是假新闻。大纪元如实报道川普,其实也不至于引起像纽约时报这些媒体这么痛恨大纪元。

实际的原因他们没有说出口,是因为大纪元在2017年年底、2018年年终的时候刊登了两本书:《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把中共邪教本质和它为什么要摧毁文化、屠杀人等等这些事情的背后原因揭示出来了,揭示了中共邪教的本质。同时在《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这本书里面,把共产党在美国渗透的伎俩全部给揭示出来了。这是让纽约时报、NBC等非常痛恨的。

为什么呢?因为共产党当时在美国渗透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策略,就是控制美国的左派媒体。其实像CNN、NBC、纽约时报等被共产党渗透得非常厉害。为什么像美国之音自由亚洲它的最高层高管,都被川普任命的帕克给解雇掉了?是因为共产党对美国媒体渗透是全方位的。

这就是为什么说中美双方互相驱逐记者的第一个媒体战场,其实作用不是特别大,因为美国主流媒体很多都已经被共产党给控制了,它不一定是中国共产党,还有很多是共产党的变种组织,像“黑命贵”(black lives matter)、按提法(Antifa)这样的,都是被共产党组织所控制的。因为大纪元时报揭露了这些东西,这才是让它们非常痛恨的一个原因。

中美信息战真正的胜负手是对共产党有清醒的认识

章天亮强调说,美国一定要注意中共在美国通过主流媒体、通过社交媒体对美国的渗透。我们看到中共很多外交部的官员,他们在推特(Twitter)上开账号做中共的宣传,包括赵立竖、华春莹等等;还有就是现在中共政府在花很多很多钱在美国开社交媒体脸书等的账号,包括有一些中共支持的人在海外做所谓的自媒体,来宣传中共的那一套。

我们知道,那种宣传比在纽约时报上要有效得多。为什么呢?因为在社交媒体上它可以花钱以广告的形式推送给无数的人,它只要花足够的钱,甚至可以把他的洗脑推送给美国所有的人。现在已经看到了,他出的价格是10块钱一个贴文,这比五毛贵多了,在大陆贴一个帖子五毛钱,在海外帖一个帖子给你10美元,不惜血本的在推中共那套宣传的东西,利用美国的言论自由,来推广共产党的极权主义意识形态。

章天亮说,所以我想说的是,美国人一定要注意类似这样的账号,把他们标注为中共的宣传机构,免得上它的当;同时要对美国人进行教育,让他们认清共产党的邪教本质,认清它是一个黑社会犯罪集团、一个反人类的集团。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够不受洗脑的影响。

因此,在信息战过程中真正的胜负手是要对共产党有一个基本的、清醒的认识,这对美国来说现在也是非常迫切的一件事情。中美信息战四个领域,其中胜负手就是对中共的认识。美国人现在对共产党的认识实在是太天真、幼稚了,这是亟待加强的。

希望了解更多细节,请观看以下视频;同时提供本集音频如下:

章天亮在最新视频公放平台《希望之城》还有更多精彩视频,欢迎前往观看:https://zhangtianliang.landofhope.tv/

责任编辑:杨晓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