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玩乐推荐 - 2 / 109

十首古典佳曲 引人漫游世界

【希望之声2020年7月10日】(編譯:李雨微)Petroc Trelawny是BBC广播3台早餐节目的主持人,他每天都播放听众点播的音乐。他在《每日电讯》上发表文章,推荐10首令人浮想联翩的古典佳曲,这些曲目令人怀念旅行曾经易如反掌的时光。

从多瑙河到金字塔,音乐可以引人漫游世界。当奥地利航空的客机即将下降在维也纳国际机场之际,舱内广播系统开始大放斯特劳斯的《蓝色多瑙河》华尔兹舞曲。立刻使人联想到维也纳音乐协会大楼(Musikverein)大音协厅的金色内饰,闪闪发光的枝形吊灯,几百对舞伴以完美的同步翩翩起舞。

捷克航空使用了斯美塔那(Smetana)《我的祖国》(Má Vlast)交响诗的其中一段表现伏尔塔瓦河(River Vltava)奔腾湍流经古老的查理大桥(Charles Bridge)的壮观景象作为其着陆音乐。美国航空公司美联航曾经使用格什温(Gershwin)的《蓝色狂想曲》(Rhapsody in Blue)准备在纽约降落。

可能要过一段时间,人们才能再次登上飞机穿越各大洲。但音乐可以将人们带回到记忆中特定的地点或活动。就像草药和香料的气味会让人联想起去过异国情调的地方;烤饼, 奶油加果酱的味道立即可以把人带到阳光普照的康沃尔海滩。抽屉里褪色了的照片有助于重温往日的乐趣, 而音乐则令人身临其境。以下10首古典佳曲都能引人登上回忆之旅

巴伐利亚阿尔卑斯山

埃尔加 (Elgar):《巴伐利亚高地的景色》(Scenes from the Bavarian Highlands)

加米施·帕滕基兴(Garmisch-Partenkirchen)坐落在德国最高山脉楚格峰(Zugspitze)的山脚下。1908年理查德·施特劳斯(Richard Strauss)用他歌剧《莎乐美》(Salome)的收入在这里建造了一座新艺术运动风格的避暑别墅。其他的音乐家也对此处青睐有加。在1890年代,爱德华·埃尔加(Edward Elgar)和他的妻子爱丽丝(Alice)在此渡过了四个愉快的假期,激发了一系列合唱歌曲,这些歌曲充满了清新的阿尔卑斯山空气,以及这对夫妻在小镇啤酒花园和酒窖中听到的民间音乐的痕迹。

威尼斯

雷纳尔多·哈恩(Reynaldo Hahn):《威尼斯》(Venezia)

对威尼斯最具代表性的描述是卡纳莱托(Canaletto)大运河边风光的画作和维瓦尔第(Vivaldi)的音乐。17世纪初,蒙特维尔第(Monteverdi)从曼托瓦(Mantua)移居到这里,并为圣马克(St Mark)带来了优美的音乐。罗西尼 (Rossini),威尔第(Verdi)和瓦格纳 (Wagner)都是这里的常客。伊戈尔·斯特拉文斯基(Igor Stravinsky)死后葬于圣米歇尔(San Michele)的公墓岛上。

但是能够最好地捕捉威尼斯之美的是法国作曲家哈恩的一套简单的歌曲《威尼斯》。歌曲采用威尼斯方言,邀请听众登上贡多拉游览泻湖的奇观。哈恩非常了解这种经历。他和朋友马塞尔·普鲁斯特(Marcel Proust)每天都会从他们下榻的丹尼尔尼酒店(Hotel Danieli)去探索运河,教堂,宫殿和广场。

彭赞斯 (Penzance)

马尔科姆·阿诺德(Malcolm Arnold):《四个康沃尔舞》(Four Cornish Dances)

康沃尔天籁自成。当乘坐康沃尔里维埃拉 (Cornish Riviera) 火车的游客在彭赞斯站一下车,马上就会听到海鸥引吭高歌,伴随着缆绳敲打在港口游艇的桅杆上叮叮当当,外加渡船RMV Scillonian III在准备开航锡利群岛(Isles of Scilly)时,号角会轰鸣两次。

要说真正的交响乐,没有人比1960年代住在这里的马尔科姆·阿诺德对康沃尔郡的描绘更加生动。他喜欢当地的铜管乐队,男声合唱团和卫理公会(Methodist)赞美诗。他的《四个康沃尔舞》反映了滨海风景之美。但是也有苦涩:阿诺德非常了解锡矿工,渔民和农民的艰难生活。

圣彼得堡

柴可夫斯基:《胡桃夹子》(The Nutcracker)

涅瓦大街(Nevsky Prospekt)挤满了身着皮草的购物者,商店装饰喜庆的圣诞橱窗里摆满了玩具,游戏和精心陈列的巧克力,蜜饯和糖果。滑冰爱好者准备到冰冻的涅瓦河一展身手。冬宫的庭院被白雪覆盖。1892年12月在马林斯基剧院(Mariinsky Theatre)首映的芭蕾舞剧《胡桃夹子》又拉开了帷幕。柴可夫斯基优美的旋律从礼堂紧闭的门里飘出,华尔兹和民族舞曲在音乐厅宽敞的空间中回荡,多少年来,娱乐了上至王公贵族下至平民百姓。

哈瓦那

乔治·格什温(George Gershwin):《古巴序曲》(Cuban Overture)

乔治·格什温1932年在哈瓦那(Havana)度过了两周时间。他会见了当地的音乐家,还购买了一套包括击木(Claves)和刮瓜(Güiro)的古巴打击乐器作为纪念品。回到纽约后,他将这些乐器与管弦乐器合璧编写了《古巴序曲》,这是最佳的音乐“到此一游”留念。

克卢日-纳波卡 (Cluj-Napoca)

巴托克 (Bartók):《罗马尼亚民间舞蹈》(Romanian Folk Dances)

巴尔托克的《罗马尼亚民间舞蹈》让人联想起坐在克卢日纳波卡中心大广场Piata Unirii上的咖啡馆露台,吃着烤香肠和辣椒粉鸡,喝着用当地葡萄制成的冰镇白葡萄酒。巴托克是匈牙利人,他住在这当时名为科洛兹堡(Kolozsvár)优雅的特兰西瓦尼亚(Transylvanian)城市,从这里出发前往偏远的村庄,收集用小提琴或牧羊人的长笛演奏的当地民歌,编写了六首钢琴曲,于1915年在布达佩斯发表。而五年后《特里亚农条约》(Treaty of Trianon)将特兰西瓦尼亚划归罗马尼亚统治。

纽卡斯尔 (Newcastle)

查尔斯·阿维森(Charles Avison): 《D大调第六钢琴协奏曲》 (Concerto Grosso in D, Opus 6)

查尔斯·阿维森是18世纪的音乐先驱。他年轻时曾在伦敦学习,但不久后重返家乡纽卡斯尔,成为教堂的风琴手。他每两周在礼堂举行的音乐会使纽卡斯尔成为远近闻名的文化中心。听他的协奏曲,想象一下沿着英国最美的格鲁吉亚街道之一格雷街(Grey Street)漫步,穿过列为国家一级保护建筑的皇家剧院(Theatre Royal)的柱廊,来到泰恩河(River Tyne)。泰恩桥是纽卡斯尔作为一个伟大的商业和海上城市的历史见证。

塔斯马尼亚

彼得·斯克尔索普(Peter Sculthorpe):《吉利勒》(Djilile)

从朗塞斯顿(Launceston)到霍巴特(Hobart)之间的沿海路线是五个小时以内的车程,但要尽情欣赏需要三到四天的时间。塔斯马尼亚作曲家彼得·斯克尔索普的音乐使这一旅程栩栩如生:巨型桉树,蜜月湾(Honeymoon Bay),斯旺西(Swansea)海边的牡蛎,埃文代尔(Evandale)的乔治时代房屋,朗福德(Longford)和里士满(Richmond),随着夕阳西下,南方升起明亮的星星。斯克尔索普这忧伤,余音绕梁的弦乐作品是受到了澳大利亚译为《沼上吹口哨的鸭子》土著吟唱的启发。

尼罗河之游

卡米尔·圣桑(Camille Saint-Saëns):《第五钢琴协奏曲“埃及”》 (Piano Concerto No. 5 ‘Egyptian’)

法国作曲家圣桑不喜欢北欧寒冷的冬季,因此他每年都要去南方避寒。1896年他在去埃及的途中,听尼罗河船夫唱了一首努比亚爱歌,就转录了乐曲,作为他的第五钢琴协奏曲的引子。这是一部充满异国情调的作品,圣桑用蟋蟀的鸣叫和阿拉伯音阶引人忘却拥挤,污染严重的开罗,想像温暖的晚风吹拂柚木地板,就差穆安津招唤祈祷的呼声在水波中回荡。

布宜诺斯艾利斯

阿斯托尔·皮亚佐拉(Astor Piazzolla): 《四季》(Estaciones Portenas)

皮亚佐拉11岁在纽约长大时就写成了他的第一支探戈舞曲,或许来帮他记住遥远的家园。1960年代开始写《四季》的皮亚佐拉已经成为国际知名的音乐家,该曲向维瓦尔第(Vivaldi)和他第二故乡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人民致敬。

责任编辑:李靜柔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