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汉密尔顿和马晓月新书《隐藏的操盘手:揭露中共如何重整世界》
汉密尔顿和奥尔伯格的新书《隐藏的手》(网络截图)。

西方学者新作《隐藏的手》 揭中共如何诱骗“有用的白痴”

【希望之声2020年7月11日】(本台记者宇宁综合编译)在英国议会敦促英相约翰逊禁止华为设备进入英国5G网络时,澳洲中国专家汉密尔顿(Clive Hamilton )和德国马歇尔基金会的奥尔伯格(Mareike Ohlberg)联手的著作《隐藏的手》(Hidden Hand: Exposing How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is Reshaping the World)面世,此书介绍了中共多年来如何在英国政界和商界培植其线人,以渗透西方社会。

中共对所有人的自由生存权都构成威胁

两位作者分析道,中共试图利用民主社会的弱点打败民主社会,然而共产党对于所有人的自由生存权都构成威胁,令人们无法无忧无虑的生活。在西方社会的很多中国人,如藏族人、维吾尔族人、法轮功学员、香港民主人士的经历就是例证,他们中很多人都亲身经历了中共第一手的压制,而且很多人仍然持续生活在恐惧之中。中共还令西方民主国家的政府、学术机构、企业主管非常害怕激怒中共,因为他们担心会因此遭到中共的经济报复,这种恐惧具有传染性,对西方社会也很有害但却似乎成为了一种繁荣的代价。书中写道:“(西方社会)绝不能让这种‘繁荣的代价’正常化。 ”

“中共朋友们”认识上的误区

书中将被中共视为是“朋友”的、西方社会有影响力的人分为两类人,一类是希望从中国大陆挣钱的商人,另一类是有着全球化理念的理想主义者。书中揭示这些人与中共拉关系时,都犯了两个重要的错误,首先,他们忽略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中共仍然是一个拥有巨大的经济、技术和军事资源的、由列宁主义政党领导的、压制价值观的独裁政府;那种希望通过增强西方与中共的交往就能够将中国演变成一个热爱自由的民主国家的想法是一厢情愿的,因为中共不会这样做,中共的领导人也不愿意这样做。

第二点,他们并没有意识到,与中共的“友谊”极具讽刺和机会主义意味,因为他们与中共官员结交的这种友谊并非人与人之间的正常的亲密关系,而是一种代表中共利益的战略关系。书中写道:“习近平于2017年告知其共产党人,他们的朋友并非“个人资源” ,而是“中共的朋友”,并代表了“公众”利益,就已经明确地表达了这一点。其实对于中共而言,这些外国“朋友”仅仅是被中共用于在海外推动中共在海外的利益的人。”

书中将这种人称为“有用的白痴”, 并表示中共从在英国政界和商界找到了很多这种“有用的白痴”。书中解释说,“有用的白痴”一词来自于列宁,他当年曾经用此词来用来形容那些愿意帮助1917年俄罗斯革命的外国人。

书中分析道,英国的这些被中共利用推动中共利益的“有用的白痴”都是中共在海外培植的,愿意在海外推动中共利益的、英国精英中的有影响力的人,其中包括杰出的华裔英国人、政界人士、商界人士、学术界领袖,智库、媒体和文化机构等。 

中共目的在于打倒和掏空美国 并重置全球政治秩序

书中以中共的”一带一路“为例介绍,中共外交政策的核心是通过其“一带一路“ 在全球施展其贸易、技术、学术和文化影响力,实现打倒和掏空美国,并打造一个中共主导的世界,以重新设置对中共有利的、全球地缘政治秩序 。 因此中共不惜余力地网罗其他国家的商业精英、政治精英、学术精英、智库、媒体和文化机构为其利益服务。

文章举例说,那些对于各国政治领袖有影响力的人,例如非政府顾问、公务员、捐助人、政客的朋友、伴侣, 或其他家庭成员、商业协会和军方将领都可能是利用他们的目标。中共可能通过一个会议邀请、参加某个文化活动的邀请、貌似中立的慈善机构或学术机构组织的活动来培植这种“友谊”,并通过赠送礼物来拉拢其目标,然后提出“互惠互利”的要求,令其目标无法拒绝他们的要求。

而很多幼稚的西方政客会非常乐意地进入中共这种“友谊”陷阱,并被他们的一声“老朋友”的称呼就吹昏了头,认为自己得到了中共的重视,与中共建立了一种特殊的”友谊“。而这些西方人又会成为中共的信使,中共通过他们与西方政府的高阶领袖之间的内部关系,诱使英国政府“从中共的角度看问题”;还有很多通过与中共做生意赚钱的商人则可能会用“不要惹怒中共”来胁迫政府做出让步,这都是中共常用的技巧,其甚至有一个中文名字“以商逼政”。

书中列举了英国遭中共渗透的例子,例如中共利用类似于英国华人律师李贞驹(Christine Lee )和李雪琳(Xulin Li, Lady Xulin Bates)在英国推动中共的利益,并通过她们与前英相卡梅伦、特蕾莎•梅及现任英相约翰逊拉上了关系;包括伦敦金融城在内的伦敦城已经落入了中共的手中,该城的市长游行常年拒绝台湾华人的花车参与;中共的官二代得到了伦敦金融城中很多国际大银行的职位;威斯敏斯特大学新闻学教授戴雨果(Hugo de Burgh)开办的一个为期三周的培训中共宣传官员的课程得到了英国外交部的部分资金支持, 但是此课程却被控在教会这些官员如何规避西方的审查;而且中共越来越多地使用“美人计”来诱骗英国精英,其中包括约翰逊出任伦敦市长时的一位副市长。

书中强调说,英国商人于十九世纪五十年代组建的“48集团俱乐部”(48 Group club)就是中共渗透英国的一个核心集团,是中共笼络英国精英的一个范例。

BBC7月10日的消息报导,剑桥大学的耶稣学院收取了中共20万英镑的捐款,收取了华为15万英镑的捐款,作为回报该学院制作了很有争议的“全球通信改革白皮书 ” 为华为做说客。 

书中得到的结论是“ 中共对英国精英的渗透是如此根深蒂固,以至于任何试图带着英国脱离中共轨道的努力可能都会失败。 ”书中提醒西方社会,应该意识到:“当与中共相关的组织和中共代理人腐蚀西方社会的政治代表时,当中共的合资公司在西方社会为其业务游说时,遭到袭击的都是民主制度本身,而民主社会急需变得更具韧性,并坚韧不拔地应对中共。”

责任编辑:常青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