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圖爲上海招聘會上的求職者。(資料圖/美聯社)
圖爲上海招聘會上的求職者。(資料圖/美聯社)

中國養豬場招2.5萬大學生 大部分安排養豬

【希望之聲2020年7月10日】(本台記者楚雲珒綜合報導)近日大陸養豬企業正邦集團發佈招聘啓事,表示該公司今年夏天將在全國範圍內招聘2.5萬名大學生,本科生入職首年薪酬爲12萬-20萬元,且大部分安排在一線養豬場工作。但儘管大學生就業難,這個養豬工作據說招聘遇到困難。

據澎湃新聞報導,近日,江西龍頭農業企業正邦集團發佈招聘啓事稱,今年夏天主要面向2019屆、2020屆、2021屆全日製高校大專及以上畢業生招聘。其中養殖生產技術及管理崗位招聘人數爲2萬名,管理培訓生1500名,飼料營銷和財經崗各1000人,其餘爲畜牧工程、環保等崗位共計25000人。

招聘啓事中還給出了具有吸引力的薪資待遇:大專生入職第一年的綜合薪資爲8萬-15萬元,本科生爲12萬-20萬元,碩士爲18萬-30萬元,博士則是30萬元起。綜合薪資包括基本工資、考覈工資(20%)、崗位補貼、年終獎、崗位獎金包分享、項目獎、跟投分紅、股權激勵等多個部分的總合。

公開資料顯示,正邦集團成立於1996年,經營業務涵蓋飼料生產、生豬繁育與養殖、農藥生產、獸藥生產、種鴨繁育等,在全國各地擁有580家分子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正邦集團本次招聘的大部分畢業生,將安排在一線豬場。包括管理培訓生,也需要從一線養豬場做起,熟悉了業務流程,纔有可能晉升爲養豬場場長等管理職務。

每日經濟新聞援引負責招聘的人事經理表示,此次校園招聘對專科生會要求專業對口,即必須是農牧養殖專業,而對於本科生,專業要求則會放寬鬆。

報導援引一位資深的人力資源認爲,正邦集團開出的薪資並不具有競爭力,從薪資構成上來看,一個大學本科生,入職後每個月拿到手的錢也並不多。而據瞭解,正邦集團已經把招聘任務分解到員工,可以看出本次招聘大學生出現了困難。一位員工表示,他也分配到了招聘40個大學生的任務,但他“上哪去找這麼多大學生”?

有網民表示,“看來年輕人還是抗拒養豬,一說要去豬場都打退堂鼓了”、“結果還是要求相關專業的,估計學漢語文學的不會收”、“工資聽起來誘人,實際扣稅扣完保險各種費用就不剩啥了”。

還有一些網民就此話題在網上展開討論:“啊啊啊,當初學外貿就覺得好就業,好了我現在直接成了有機後浪”、“早知道學畜牧業了,起碼對口啊,招聘時候勝算大”、“我也沒想到學空乘的還能失業,找誰說理去?”、“想提醒一下學弟學妹,酒店管理可以輔修,別當專業讀,還有旅遊管理也是!”

874萬畢業生迎來最難就業季

中共病毒爆發對中國經濟造成重創。依賴外國訂單的企業及外貿公司、民航業、旅遊業和酒店業、零售業等都受到衝擊,紛紛裁員或給員工放無薪假。而往年最熱的春季招聘和秋季招聘今年也格外冷清。2020年應屆的874萬畢業生成爲中共政府的一大難題。

《中國新聞週刊》在今年6月的一篇文章中報導了一家A股上市房地產人力資源部門員工王楓的經歷。王楓說,以往中國傳統新年過後,公司會儘快啓動春招計劃。但今年,計劃被叫停。過去幾年,王楓所在的公司每年會招聘超過500人的應屆生,但是疫情以來,公司業績下滑,現有員工都被裁員,所有的招聘全部按下了暫停鍵。

民航業也是受衝擊嚴重的行業。中共民航局在疫情期間頒佈“五個一”規定,國際航班也大幅縮減,民航營收數據出現斷崖式下跌。

報導用“寒流”來形容畢業生遭遇的現狀。中國民航大學就業辦教師劉闊表示,以往民航這類行業內院校的就業情況相對比較好,基本不愁找工作,但是今年壓力倍增。他發現,黃曆新年過後,往年第一時間主動聯繫中國民航大學發佈招聘信息的企業們卻遲遲沒有動靜。就業處的老師們開始主動出擊,他們列了一個清單,囊括了全國各地與民航相關的企業,挨個打電話,諮詢並邀請企業加入春季招聘。有企業表示願意支持工作,但是也有企業很爲難,目前校招崗位需要重新覈算,可能不像以前有那麼多崗位空出來。

智聯招聘校園事業部總監孫凌也表示,每年3月是他最忙的時間,但今年3月初,他接觸的企業中,約有30%明確提出了終止所有招聘,40%表示觀望,等待溝通。

中國人民大學中國就業研究所聯合智聯招聘公司發佈的《大學生就業力報告》提到,3月份畢業生進入春季招聘市場,遇到了顯著的供需矛盾。報告稱,與去年同期相比,本季度大學生招聘需求人數減少了16.77%,但求職申請人數增加69.82%。網絡遊戲業招聘需求人數同比減少67.9%,而求職申請人數同比增加14.0%。此外,交通/運輸、IT服務(系統/數據/維護)、旅遊/度假、汽車/摩托車等行業的大學生就業形勢也較爲嚴峻。

今年4月,Boss直聘發佈的《2020應屆生春招趨勢報告》也顯示,貿易、進出口行業受到國外疫情的二次衝擊,紡織、鞋履、小商品等領域外貿訂單數急劇下降,貿易/進出口的崗位校招比去年同期降低了43.1%。能夠吸納大量應屆生就業的服務業和貿易行業需求同樣降低四成。收縮程度最大的是金融行業,較2019年同期降幅超過一半。

面對嚴峻的就業形勢,當局開始鼓勵大學生“到基層去”。爲了提升就業數據,還將開網店和經營公衆號納入就業統計。該消息一出,就被網民批評是“搜招”。很多網民還在微博上揶揄當局:“開公衆號號算就業,把我封號了是不是算失業?”還有網民打趣道:“我要申請封號險”。

有外媒認爲,大學生的就業問題不但事關經濟復甦,還危及中共政權的穩定,年輕的、受教育的、失業的、不安分的畢業生已經被當局視爲潛在的不穩定因素。

責任編輯:元明清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