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橫河評論】許章潤被嫖娼和美英制裁中共官員機構 (音頻/視頻)

橫河評論
橫河評論 - 6 / 484

【橫河評論】許章潤被嫖娼和美英制裁中共官員機構 (音頻/視頻)

【希望之聲2020年7月10日】(主持人:楊光 / 嘉賓:橫河)中共爲什麼選現在這個時間點以嫖娼名義抓捕許章潤?此時體現中共的不自信、政治事件非政治化及污名化處理。中共要求美國社交網絡公司交出用戶數據是瘋了嗎?美國製裁新疆高官和英國制裁CGTN是對中共的反擊嗎?

 

主持人:聽衆朋友好,歡迎您收聽《橫河評論》,我是楊光。

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香港的國安法通過是北京和自由世界的公開宣戰。我們看到加拿大和澳大利亞緊急叫停和中國的引渡協議,美國也開始制裁中共的官員,而香港民衆仍然堅持抗爭。在這個四面受敵的情況下,北京又火上澆油以「嫖娼」的名義抓捕了法律學者許章潤,那麼在這個舉動的背後,這個目的是什麼呢?我們今天就請橫河先生來分析一下。

橫河先生,許章潤的被捕震驚了世人,他被捕的罪名是「嫖娼」,當然全世界都知道這是假的。您覺得真正的原因是什麼呢?比如在時間點上會不會跟香港的國安法的通過有什麼關係呢?因爲我們知道許章潤近幾年來批評政府的言詞犀利,是不是擔心他說出什麼讓政府尷尬的話來呢?

橫河:主要的原因當然是因爲他對中共政府的批評,因爲他在之前已經被處理過了,去年3月份的時候,清華已經停止他的教學和學術活動,禁止他授課招生,而且對他啓動了調查。他的一系列批評代表作被認爲是最有力的,應該是2018年7月份在互聯網上的發表的,叫《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但是那是兩年前和一年前的事情。這次直接被抓的原因,從時間點來看,我認爲和疫情以及港版國安法這兩件事情都有點關係。

先講一下疫情,在疫情全世界蔓延的高峯期,5月21日的時候,許章潤推出了一篇大概有上萬字的長文,題目叫《世界文明大洋上的中國孤舟——全球體系背景下新冠疫情的政治觀與文明論》,在這篇文章裏面,他詳細和深入的討論了中共病毒發生傳播的體制、政治以至於價值觀方面的因素,還有討論了中共因素在裏頭,這很長,我就不去講了。重點是他在最後提出了八大主張,第一次就疫情要還原歷史真相,就是要查流行的原因和源頭。

第二是徹底追責,直至最高政治責任,你看他這個就直指最高層了。第三是釋放公民記者和維權律師、信仰領袖、民間抗暴人士,還有所有因此而受迫害的國民,也包括停止迫害直言的教授,這個已經超出了疫情的問題了。

第四,要在武漢修「庚子哭牆」,要悼念這些疫情當中不幸遇難的國民。第五,要樹立發哨人和吹哨人的塑像來紀念。第六,政府要設立撫卹基金,補助那些受害者。第七設立「李文亮日」,也就是中國的言論自由日。

我覺得最重要的其實是第八條,最後一條,這個已經超出了具體的事件,而觸及到了中共政權的根本了。第八條主要內容有哪些呢?舉幾個例子,取消網警,網絡監督要取消,嚴禁網信辦侵犯公民隱私、言論自由等等,就是那些根本的違反憲法的這種舉動,取締警力動輒訓誡教師、醫生、作家等專業人士的思想警察權力,也就是說他要求剝奪中共對民衆思想監督的權力,還有官員財產陽光法案這些東西。

還有一條我覺得非常有意思,撤銷一切學術教育機構,尤其是大中小學的黨團組織,當然其它還有一些,甚至還包括要把土地的權利歸還給人民,因爲社會主義是公有制的最大特徵,從一開始就剝奪了農民的土地,把所有的土地歸爲公有。現在他要什麼?他要剝奪政府作爲最大壟斷地主的合法性,也就是說徹底推翻中共建政所做的第一件公有化的這條路,就徹底否定。這實際上從根本上對中共和現任的最高當局權者的批判和否定,這個絕對是不爲當局容忍的,他對中共的批評是非常深入的。

這些批評當然已經遠遠超出了疫情嘛,但是最低限度,中共在國際追責聲浪日益高漲的現在這個時刻,中共也絕對不會容忍國內有一個這樣地位的專家學者在公然宣稱要追責,這種主張和國際追責主張就連起來了,而他的追責並不是代表國外,而是代表國內的受害民衆,所以中共在這一點上不能容忍。

至於說另外一部分,港版國安法,這個跟他被抓有什麼關係呢?作爲對政府持批評態度,甚至可以說持批判的態度的一個法律憲政學者,他對國安法肯定會提出系統的質疑。這些質疑一旦提出來,中共是無法迴應的。因爲中共提出國安法,在法理上無論是中國的憲法還是基本法,還是中國的現有法律,是沒有基礎的;作爲一個憲政學者來提出質疑的話,那當然對中共來說就很難回答。

按照中共自己的套路,講理講不過對方的時候怎麼辦?就用暴力讓對方封口消聲。我們從時間上來看,許章瑞潤在5月21日提出來關於疫情方面的質疑;6月30日的時候,港版國安法正式出來,在7月1日直接生效。你看,短短一個星期之內就把許章潤給抓了!也就是說,中共很可能是想爭取不要讓他有時間來對港版國安法發出反應,所以這兩條我覺得都有關係。

主持人:我們知道許章潤這幾年是因爲寫了批評政府的文章而聲名鵲起,有人就把他說成是「新古典自由主義」的代表,這個名詞可能大家都不太知道具體的涵義是什麼?新古典自由主義他們所謂的法律主張是什麼呢?

橫河:我對他的法律主張還真沒有研究,說句老實話,就是在這幾天聽到這個名字,其實我連他的文章都沒有怎麼看過。但是我可以從我的角度來說一下,因爲對於法律,什麼新古典自由主義這種定義和他所指的究竟是什麼,其實我興趣並不大,我只是想從他個人這個角度。

他是個法律學者,他主要研究法律哲學、憲政等等,我印象比較深的是他首先提出了一個概念,就叫漢語法學,可能一下子講不清楚什麼叫漢語法學,我的理解是,他曾經提出來過希望復興儒家過去傳統的法律,而且提出的概念叫中國法學本土化,也就是說他不是全盤照收西方的法學,而是說要和中國傳統文化當中的,他叫華夏文明當中的這些法治的概念要結合起來。

從他的一些觀點來看,他對傳統的華夏文明持的是非常正面的看法,而認爲中國實際上是被馬列主義這個西方的東西殖民的。比如他在5月份發的一篇,就是我剛纔講的《世界文明大洋上的中國孤舟》,這篇文章裏面就談到目前世界上去中國化潮流,他認爲所謂的「去中國化」主要是「去共產中國化」,或者「去中國共產化」,而與華夏文明是無冤無仇的。就是在這點上,他的觀點是非常清晰的。

我想說的是作爲一個非常認真的法律憲政學者,就像許章潤那樣,當他真正開始研究法律的時候,在中國大陸實際上就開始走上反黨的道路了,因爲中國共產黨是破壞中國法治、破壞中國法律的最主要的力量;你要是想推行法治的話,就叫反黨了;而當他把他的研究成果應用到社會現實中來的時候,他實際上就在走向監獄的路上了。因爲他不僅是一個坐在書齋裏面的學者,他實際上是和當前的政治很多結合在一起的,我認爲他主要就是做了這些事情,那中共不能容忍。

主持人:那麼我們看到許章潤這件事情發生的過程中有一些很奇怪的現象,比如說他家是住北京的,但是抓捕他的警察是四川的,雖然罪名說是嫖娼,卻帶走了他的電腦。爲什麼會有這些不合邏輯的操作呢?

橫河:這個只能說是權力的傲慢了。就是即使編造的罪名漏洞百出,它也不會花一點時間去編一個罪名,編的跟真的似的。一方面是,假的就是假的,你總歸會有很多漏洞的,再下功夫還是有漏洞,所以中共它就乾脆省了那個精力,就是隨便編一個,你外面怎麼說就怎麼說了。

另外一方面呢,它是故意做給大家看的,就是當局要表現的就是這麼無賴,你們能有什麼辦法!這其實在中共的迫害人權當中,或者是在打擊異己當中,它已經是常規操作了,就是說隨便編一個罪名,你律師辯護得再有力也沒有用;再不行的話,就在法庭上就把律師關起來,然後給你指派一個官辦律師,照着當局講的替你有罪辯護。

還有一個,它也是故意告訴大家,這件事情本來就是爲政治理由抓的,根本就不是爲了什麼嫖娼,也根本沒有什麼嫖娼。當局其實並不希望大家都真以爲是嫖娼了,因爲如果大家真以爲是嫖娼的話,它就起不到用政治迫害來對其他人起到一個威嚇作用,它就沒有這個作用了。所以說當局也是故意讓大家看到就是爲了政治原因抓的。

主持人:那我把您的話總結一下,就是說它用這個嫖娼的名義去抓捕人,抓捕公職,這個當局也知道說世人不相信,因爲他也是個年紀大的人,就是告訴大家說我就是可以隨便抓人,我想抓誰就抓誰。

橫河:其實當局抓了許章潤以後反映的幾個問題,第一個就是中共自己不自信。中共自己講「四個自信」,什麼道路、理論、制度、文化自信,如果真的有自信的話,它就應該允許有不同的意見存在、有不同的聲音存在。當它要完全封殺的時候,它現在是百分之百封殺,那也就是說它不相信自己的那套東西能夠勝過別人,能夠被人接受,它也不相信自己的那套東西能夠跟別人平等的競爭,所以它一定要用權力把對方壓下去。

在這件事情上尤其是它沒有理論自信。事實上我們知道中共早就沒有理論了,每一代中共領導人他都會在中共的理論體系裏面加上自己的內容,但是真正從理論角度看,那是毫無意義的。因爲馬列主義是西方邪教;毛澤東思想還是真的對那個西方來的邪教是有貢獻的,就是繼續革命。因爲它這個理論體系是一脈相承的,就是馬克思提出來的是暴力革命、階級鬥爭;然後列寧提出來就是一國暴力革命,先奪取政權;毛澤東就來了一個奪取政權以後繼續革命。所以它這一條線還真的是一脈相承的。

但是到了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科學發展觀,到現在什麼人類命運共同體,那個都是掛羊頭賣狗肉的,就是說它用一些空洞的、華麗的詞藻做一個包裝,而不敢把它的真面目示人,這個算什麼自信呢?完全沒有自信!

文化自信,什麼文化?中國傳統文化和中共的黨文化是對立的。中共的黨文化要是有自信的話,它就不會把對外的文化輸出用孔子學院的名義包裝起來了,它就直截了當就是中國共產黨紅色學院,幹麻要用孔子學院呢?現在弄的沒辦法換個名字,換個名字別人就不認識你了?

再一個就是用嫖娼的名義,是政治問題非政治化解決,這個已經有好多年的歷史了,就中共自己內部是有文件的。我想它是這樣的,就是用非政治的罪名,或者是刑事罪名,或者是其它罪名,它可以減少國際上的批評。其實也沒有用,減少不了,人家都知道你爲什麼。也減少國內民間對這些人士的支持的力度,總有人不知道嘛,總有人不知道它的真實原因,那就相信政府說的,他就不會站出來支持。

如果大家注意到這幾年的電視認罪的話,你可以看到大多數都是用刑事罪行來辦理政治案件,其中用嫖娼這個罪名指控受害者是主要的工具。這個還起一個作,就是污名化作用,就中共實際上在迫害法輪功的時候,它不是有三條嗎?其中有一條叫「名譽上搞臭」,就是一種污名化,歷來如此。

所謂「名譽上搞臭」實際上說的是什麼?就是別人的所作所爲沒有多少能夠被中共利用的,當然人不可能完美了,總是有缺點的,但是那些缺點不足以被中共用來去搞臭別人。所以說所謂污名化的話是完全編造的,就是沒有根據的憑空捏造出一個這種刑事罪名。其實要說起來的話也是很可笑的,就是說如果嫖娼是一個罪名的話,別人就說了,那中共的官員絕大多數都得坐牢去!

主持人:其實我們確實看到當局這些舉動它很矛盾,你看針對這個香港國安法其實全世界都罵翻了,如果它怕人有不同意見的話,它只控制國內的聲音又有什麼用呢?

橫河:中共它這些行爲,它的長期目標我們知道當然是征服全世界。但是在目前這個情況下,這個目標一時達不到的情況下,尤其現在全世界開始覺醒的時候,它就要不得不調整它的一個短期重點。短期重點是什麼呢?就是保政權。在保政權的時候,控制國內的輿論和民意是非常重要的。

當然它還有一個操縱國內的民族主義。而煽動民族主義的最簡單的做法就是對外樹敵,對外樹敵是爲了國內,只要能讓國內民衆相信他們所面臨的所有的問題都是西方敵對勢力造成的就可以了。

另外一方面呢,中共針對國際上的批評和壓力,它從來都不是用糾正自己錯誤的方式來對應的,而是用各種方法去消除外界不友好的聲音。就像這個FBI的局長克里斯多弗·雷昨天在哈德遜智庫演講的時候,他說到了中共對外國政治家政客的一些叫作惡意的影響,就包括行賄、敲詐勒索、祕密交易,赤裸裸的經濟壓力,還有就是把這個市場,就中國的市場來武器化,就是說你只要想佔我的市場,想進入我的市場,你就必須做出什麼讓步。它有的時候是外交官員直接出面,有的時候通過中間人。同時它還推動學術界和媒體自我審查,它用這種方式讓別人消聲,而不是說來自己改它的錯誤,從來就不是這樣的。

主持人:我們看針對北京抓捕許章潤的這個舉動,外媒的評價就是說北京瘋了。那麼我們看到其實北京這幾天這個瘋狂的舉動還不止這一件呢,比如說它最近要求這個境外的機構,包括facebook、推特這種的要交出它的用戶數據,而且是要求它交出用戶在海外的數據;這種要求,其實在美國連FBI也沒有這種權力。

橫河:對,說起來是瘋狂啊,實際上也沒有那麼瘋狂,在以前就這麼做,只是說沒有這麼公開而且沒有對外。凡是在中國大陸運行的公司都會向中共提交用戶數據,雅虎多年前就這麼做了。因爲它提交了師濤的資料嘛,還吃了官司。

根據前中國天津市公安局610跑出來的那個警察,就是郝鳳軍,根據他的說法,所有外國公司在中國運行的,公安、國保去要求他們提供用戶數據,從來沒有拒絕的。蘋果不是也把中國用戶的數據交給中國的國營企業「雲上貴州」去營運了嗎?而且這個服務條款上面還說明瞭可以在不通知客戶的情況下,把用戶信息披露給執法機構和政府官員。這是蘋果在中國的數據。

當年不願意交出用戶數據的谷歌就選擇退出中國市場。當然了,現在它也在幫中共進行網絡審查,根據中共的要求去封殺不同的聲音;臉書也在同樣做,一點都不落後。

中共現在是正式取消了香港的「一國兩制」,它現在提出來的是香港運行的公司了,以大陸的標準,它當然會要求這些公司交出用戶數據。當然我們知道現在美國政府、美國國會、全世界都盯着,所以這些公司他也不敢公開接受中共的要求,至少到目前爲止,他們幫助中共都是偷偷摸摸的。因爲他一旦要是喪失了信譽的話,他連海外市場都保不住的,所以這些公司最後可能會選擇退出香港市場。

當然從正常人的角度來看,中共是瘋了。但是如果說國際社會對這個不做出強烈反應,就等於給中共發出了一個錯誤的信息。也就是說無論中共要求多麼不合理,都不會有後果的。這就會鼓勵中共繼續的瘋狂,直到全世界都成爲受害者,這實際上全世界在中共病毒蔓延的疫情當中都已經看到了這一點了。未來還會有更多的,如果國際上不採取行動的話。

美國政府當然沒有權力要求公司交出用戶數據,不要說全部數據,就是單個數據,而且是發動恐怖襲擊的恐怖分子,要蘋果給他開鎖,蘋果都拒絕了。這種事情,中共提出的要求,你不能和任何其他國家比的。

主持人:不過我們看到這一次西方這些公司跟以前的反應都不一樣了,比如說像facebook、推特都拒絕了北京的請求。那麼西方世界整體是怎麼反應的呢?他們有什麼樣的反制措施呢?

橫河:事實上不僅中國在逼這個網絡公司退出香港,美國將要出臺的一系列的法案和行政命令,就是對香港的包括制裁措施、取消獨立關稅地位等,金融上的一系列措施,也是在迫使這些公司做出選擇,就是是不是退出香港。今天還看到一篇文章,說是希望所有的公司都做好準備,美中正式脫鉤,全方位的脫鉤,說現在香港公司還有很多沒準備好。

對於網絡媒體方面,美國國會正在考慮對等立法和行政令。你比如說對這個應用軟件,以前我們討論過,美國的社交網絡的應用軟件在美國運行的話,它要遵守一定的規則的,也就是說是要受監管的,它不能肆無忌憚的;而中國軟件,你像抖音什麼,它不受美國政府監管。而且這些美國的社交應用軟件很多是不能進入中國的,你像臉書推特、油管,這些都不能進入中國。

現在美國政府、美國國會也提出來要採用統一標準,就是他叫「對等法則」。所以從現在來看,美國政府很可能要從國家安全的角度來全面審查中國的應用軟件,包括,但是不僅僅限於抖音,當然抖音是一個重點了,大家都提出來了,有些會被禁止的。反正美國這些應用都不能進入中國,就是社交媒體的,哪怕扎克伯格跑到天安門去跑步吸霧霾也沒用。

單獨的公司是對付不了中共的,他最多也只能撤出香港,其實還有不少現在還在夢想着進入中國呢。所以這必須得美國政府出面,美國國會立法來管這件事情。

另外,美國政府顯然有更廣泛的制約中共的計劃正在逐步進行當中。今天就推出了第一批對新疆官員的制裁,這是一個里程碑式的行動,他制裁新疆建集中營對維吾爾人進行羣體滅絕的責任人,第一批名單是四名官員,新疆的黨委書記陳全國、前政法委書記朱海侖,還有公安廳的黨委書記和廳長王明山和霍留軍。

還有一個,制裁了一個部門,就是新疆公安廳,就整個部門屬於制裁對象。這個制裁包括凍結直接間接的個人財產,家屬擁有的財產,還有和他們有貿易關係的第三方的財產。這個是財政部長努姆欽代表川普總統宣佈的。

這裏我覺得有幾個看點是值得注意的,一個就是美國用《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制裁迄今爲止最高級別的中共官員;上一次有一個類似級別的是對中共中央軍委裝備發展部的制裁,包括它的部長李尚福,但是用的是其它法律,它的理由是違反了對俄羅斯的一個什麼禁運,和人權沒有關係。

在人權問題上,這是各種制裁迄今爲止級別最高的,打的中國官員最高的。這個制裁已經討論了很久了,很久以前就討論這個是不是會制裁陳全國了。一個省的省委書記,這個對中共官員的震懾力太大了。

第二個就是財產凍結,這個就等於堵死了這些官員轉移財產移居國外的後路,以後迫害人權,誰都要三思而行了。現在這個《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不僅加拿大有了,英國也有了自己的版本的人權問責法,我相信會有越來越多的國家跟進。也就是說中共官員以前最有名的就是做裸官,一個人在國內做官,然後全家跑到外國來,財產都轉移出來,這條路是越來越窄了。

英國還有一件事情,就是英國通訊管理局宣佈可能會處罰CGTN,就是環球電視網,就是原來那個CCTV的外國臺,可能是鉅額罰款,甚至有可能是吊銷執照。這個舉措,這個來源是根據英國韓飛龍的申訴。

韓飛龍當時是受英國的一家製藥公司聘請去調查一個腐敗案。結果很可能這個腐敗案是因爲牽涉到了中共官員了,所以中共就把他抓起來了。抓起來以後,就說他是什麼呢?是盜竊中國公民的私人信息還是什麼東西。就是調查嘛,他是一傢俬家偵探嘛。

主要問題是CGTN英國兩次播出了他的電視認罪,所以他就投訴了,說這個是強迫認罪,而且是沒有得到他的許可的,而且是在法律定罪之前,電視就給他定罪了。CGTN在答辯的時候居然拿出公安部的信,說是公安部證明沒有強迫他。

後來很多英國人就說了,這不是證明你CGTN就是跟公安部穿一條褲子嗎?就是一家人嗎?人家就想證明你跟公安部是一家人,結果你還拿出證明來證明是一家人,說是公安部說的,這個電視認罪是得到韓飛龍本人同意的。

當然現在還有兩個類似的案子正在審,我估計其中有一個可能就是英國香港領事館的那個鄭文傑,他也投訴了,很可能他的案子也在審。如果說這兩個案子做出的結論,和韓飛龍的這個結論一樣的話,那麼很可能CGTN英國會被吊銷執照。一旦吊銷執照的話,中共的大外宣會受到重大打擊,因爲整個歐洲的CGTN的網絡它的總部就在英國

所以說,西方國家會有越來越多的對中共大外宣和網絡入侵等各種各樣的事情的一個比較全面的回擊,雖然說各個國家現在還沒有完全協調,我們可以看到實際上現在是步驟越來越一致起來了。

主持人:那這次節目我們就討論到這裏,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時間再見。

橫河:好,謝謝大家,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