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王维洛访谈】水漫城镇 洪水为什么只淹民宅 ?(音频/视频)

wang
王维洛访谈 - 4 / 136

【王维洛访谈】水漫城镇 洪水为什么只淹民宅 ?(音频/视频)

【希望之声2020年7月8日】(主持人:静汝 / 嘉宾:王维洛)听众朋友 您好! 欢迎您收听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王维洛访谈】节目。我是静汝。

最近网上一直有消息传出中国的大小水库持续同时泄洪,加上目前的雨季,造成了很多城镇洪水肆虐。网上曝出大量民宅、商店、公共设施等被淹。有网友指长江下游居民生活在一片汪洋中。对于到底多少人受灾、灾情严重程度,人员死伤,民众财产损失,受灾民众有没有得到妥善安置和赔偿等等这些,中共的官媒鲜有完整的报道。那么中国民众在缺乏真实信息的情况下该怎样来判断自己的生命财产尽力少受到损失?本台记者就此采访了旅居德国的著名环保生态学、水利工程学专家王维洛博士。

记者:王博士您好,最近从网上看到南方水灾仍然严重,比如之前网友曝出的像宜昌水灾,有民众说宜昌淹的无一死角,都被淹了。

王维洛:我可以说宜昌市委的这些干部们,他们家住的肯定没有被淹。所以你可以告诉中国老百姓,你挑那个地买房,怎么样才是能够避免水灾的。

今年比如说綦江。綦江的洪水很大,把江边老百姓的房子都淹到二楼了,有的淹的很厉害。但綦江上的一座古塔,就这么大的洪水也没有淹到它,刚好淹到它的基座。你就想古人为什么他的那座塔会建在这么高的一个高层上,80年来的最大的洪水,我们已经讲过了,历史上的洪水可能更大。古人那时候就经历过这样大的洪水,所以他才把这个塔(塔一个圣物)建得那么高。老百姓就看看你家的房子,你要买的房子是不是有这么高,是不是到了水位淹不了的地方。

去年的时候,长江中下游淹的很厉害。有人也晒一张图上来,那是长江上的一座古建筑,应该说是庙宇,这个地方应该在赤壁不远的地方,应该在黄冈那个地方,那个大的洪水没有把它淹掉,也是淹到房子的基础上,庙的基础那里,这也是一个标志。中国的老百姓可以去看看,那个房子的高层是多少。

还有一个,比如长沙的老百姓,最近这几年老被淹。长沙的老百姓,你去看看橘子洲头,老毛的像,洪水都淹到它的脖子,巨石雕的。每次洪水都淹到它的脖子那里,是个半身雕像,半身都淹到水里了,你就照着它的脖子那个地方去算,脖子以上那是安全的。

重庆的老百姓,重庆的菜园子居委会的,菜园子就是在磁器口旁边,其实在磁器口里面,像农贸市场一样的,可能是卖木材什么的一个地方。磁器口对年纪大一点的人大家都知道,那是所谓的中美研究所,所谓的那个红岩渣滓洞,关押江姐这些共产党员的地方。那是重庆的老城,老成员这边,磁器口一个老城区。它已经说了193.8米(洪水高度)吧,那个地方四楼以下都会被淹的。重庆市的原来的规划局局长,是中国城市规划界里面最年轻的一个规划师,而且是最早担任中央直辖市规划局的局长,这么一个小孩,那时候都当作是规划界的一个骄傲。他把重庆市的发展地的高度定到220米。所以大家去看,重庆市最重要的公共建筑,重庆市市委这些官员的房子,都在海拔220米以上,淹到重庆217米高是不可能的。这位规划局的局长、总规划师,他把重庆的洪水已经研究的很透了,老百姓去看重庆市的总体规划图在220米高以上。这个规划师、这个局长最后被判了无期徒刑,是因为他贪污还是什么的。后来重庆市又去了一位女的副局长,也是一个规划师,也是学城市规划,她也是在德国留学的。回去以后她也认为这是对的,后来也因为什么事情她也进去了,好像是判了10年还是多少年。

重庆市人大家自己去想一想,你们差不多每年都看,2010年以后,2012年、2016年、2018年,现在2020年,你们都看朝天门的码头被淹了的那个景象,你们都看到了磁器口被淹。你们自己想,不要老是依靠别人来说,自己想,哪里是安全的。这个其实是一个很容易理解的一个事情,其实是一个很简单的常识。

记者:是不是因为那样的地比较贵,一般老百姓买不起?

王维洛:不一定的,不一定新开发区市是贵的,老的开发区是便宜的,重庆正好可能是相反,因为新开发区的时候,它往往是设施还没有到的那个地方,而老的城市是比较热闹的地方。重庆市的市中心是265米,它的 “解放碑” 所在地。宜昌也是一样。

我还是强调一下非常感谢那些自媒体的人,或者是把自己的视频挂在网上的那些中国的老百姓,我真的是很感谢他。但是说清楚时间地点和发生了什么,就这三个要素。你要是挂上你自己的那个姓名也可以。比如像宜昌的一些视频,因为很多人对宜昌并不了解。

宜昌市现在很大,三峡大坝都是宜昌市的,三峡大坝上面的秭归也是宜昌市。有的人曝的宜昌洪水在对岸的长阳县。在山上那是受了暴雨了,长阳县是在另外一个洪水区,在清江流域。下面的宜都又是跨着两个、它正好是清江入长江口。这个要说清楚。宜昌还有一部分,如黄万里先生长子黄观鸿博士说的,那是在黄百河的流域是一条小河,那条小河的流域,那是原来宜昌县所在地,后来又划给了宜昌市。宜昌县以前那个地方叫小溪塔,那是建了葛洲坝工程以后,宜昌县整个搬迁过去的。

葛洲坝工程也是一个钓鱼工程。葛洲坝工程最后建完的钱是它当时报上去的钱也是四倍,差不多到五倍了。它就是这么一个钓鱼的工程,上一点,就说只要这点钱,然后钱越加越多。就像你家盖房子一样,他和你说一百万,房子能盖起来,你花一百万了,盖了一点,地基起了,怎么办呢,又不得不盖,你就还得往下盖,最后你花多少钱?你自己知道。大家要看它整个历史发展过程。

听众朋友,今天的【王维洛访谈】节目就到这里,我是静汝,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以上评论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欢迎转载。转载请写明来自希望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