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7月4日,乌坎事件维权人士庄烈宏在推特上上传照片,声援香港。(图片来源:庄烈宏Twitter
7月4日,乌坎事件维权人士庄烈宏在推特上传照片,声援香港。(庄烈宏Twitter)

乌坎前村民:郑雁雄心狠手辣 香港犹如待宰的羔羊

【希望之声2020年7月8日】(本台记者福明真综合报导)曾处理“乌坎事件”、打压过乌坎村民的郑雁雄7月3日被中共当局宣布任命为中共政府驻港国安公署署长后,日前,流亡美国的中国维权人士庄烈宏接受港媒采访时表示,当年乌坎事件中,乌坎村民被打压、核心抗争人物被抓捕,郑雁雄必须负最大责任。他直指郑雁雄当年恨不得把乌坎村民“剥皮”、“刀砍”,北京派这种人去掌管国安公署,让香港犹如一只“待宰的羔羊”。他建议手足“能离开,尽量离开”。

因参与乌坎事件抗争被追诉,之后逃往美国的前村民庄烈宏,8日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访问时表示,当年乌坎村民抗争的诉求很简单,一是要回村民自治权,二是讨回被倒卖的乌坎村土地。

庄烈宏说,郑雁雄面对诉求,却采取了“一拖二骗三了”的手段,而且将上述两大诉求,扭曲成“建道路、建避风港、招商引资、接自来水”等诉求。而且,整个事件从头到尾没有解决问题,而是“解决提出问题的人”。

他说,在海外压力下,乌坎村2012年2月办理的村委会选举,的确是公正、公开、透明的选举。然而“再后来就没有后来了”,乌坎村便面临着一切比先前更严厉的管控,这就是“郑雁雄治下的乌坎”。

庄烈宏说,香港郑雁雄担任驻港国安署长及执行“港区国安法”的后果,“大家可想而知”。

另外,庄烈宏在接受港媒《苹果日报》采访时说,当年担任汕尾市委书记的郑雁雄只是“跟班的狗腿子”,郑恨不得把村民“剥皮”、“刀砍”。对于郑雁雄就任香港国安公署署长,庄烈宏感到惊讶,认为北京怎么会派这种人去呢,但想深一层,从目前的局势来看,香港犹如一只“待宰的羔羊”。

庄烈宏指当年市政府用流氓手段欺骗目不识丁的老妇人在白纸上签名,再打压核心抗争人物,给他们扣上“勾结境外势力”、“打砸抢暴徒”等罪名。他于2011年12月3日被捕,同月9日,乌坎村的民选村代表、临时理事会副会长薛锦波等人也一同被捕了,2日后薛锦波死于汕尾市看守所内。后来,官员们试图掩盖,而薛的女儿探望父亲时,发现有鼻和口有干的血迹,身上有瘀青和被殴打的迹象。庄烈宏感到愤愤不平,坚信薛锦波是被酷刑折磨致死的,认为郑雁雄必须负最大责任。

他亦讲述自己的经历,认为没有当年乌坎村民的奋勇抗争,自己就无法去美国,或者已经死在中共的黑牢内。他表示当初逃亡的决定非常正确,“乌坎一定要留一个声音,如果没有一个声音的话,村民被镇压,甚至被屠村”,都没有人帮乌坎发声。他认为当初只要有人逃出去,当局就不会对乌坎赶尽杀绝。

对于香港人目前纷纷打算离开香港庄烈宏认为要尊重每个人的决定,但他还是建议手足“能离开,尽量离开”。

乌坎事件,发生在广东省汕尾市下属的陆丰市乌坎村,是大陆群体维权事件之一。当地村民委员会在居民不知情的情况下陆续转让3,200亩农地,获利达七亿多元人民币,但每村民只获发550元人民币。其后村民开始长达近两年的上访,无果后2011年9月爆发抗争活动,最后抗争被武力镇压。时任中共汕尾市委书记的郑雁雄,曾在一场有陆媒在场的会议中,攻击乌坎村民接受国外媒体采访是借用外力打自己人,直指“境外的媒体信得过,母猪都会上树”,因此他有了“母猪书记”的外号。

在今年7月3日郑雁雄被任命为北京驻港国安公署署长后,其“境外的媒体信得过,母猪都会上树”言论再度火爆网络。对于中共用镇压大陆民众的郑雁雄掌驻港国安公署,外界认为,当局今后强力打压港人的用意明显。

庄烈宏也于美国独立日(7月4日)在Twitter上发布“昨日乌坎,今日香港”,“香港独立,众望所归”的照片,以及帖文:“曾参与镇压乌坎村汕尾市委书记郑雁雄香港国安公署署长,说明中共要跟香港玩阴的和玩硬的了”。

责任编辑:元明清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