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少婦晝隱夜來,差不多有大約二十年。(示意圖片:〔南宋〕劉松年畫作局部,美國大都會博物館藏)
少婦晝隱夜來,差不多有大約二十年。(示意圖片:〔南宋〕劉松年畫作局部,美國大都會博物館藏)
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

人們眼中的輕佻少婦面對強盜……衆感驚奇 事情還沒完

【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系列】15

【希望之聲2020年7月11日】(作者:紫君)

農家少婦

青縣有一位農家少婦,性情輕佻,每天隨夫勞作,形影不離。平日裏夫妻倆相對嬉笑,也不避忌別人,有時夏天夜晚丈夫看瓜,她也和丈夫一塊兒睡在瓜棚裏。村人都很看不起她,認爲她妖冶放蕩。但少婦對待別的男人,卻是面如寒鐵。有人私底下挑逗她,必定遭到嚴詞拒絕。後來,少婦被強盜搶劫,身上捱了強盜七刀,還在對匪徒破口大罵,最終沒有受到強盜玷污,英烈而死。事過以後,對她的忠貞壯烈,村民們又都感到十分驚奇。

老儒生劉君琢先生說:“就是所說的那些本質好而沒受過教育的人哪。由於忠於這夫妻之恩義,所以寧死不二, 矢志不渝。由於不懂得禮法,所以感情慾望的感受表現於外在,形之於儀貌容態,夫妻之間的親密隱私表露在言談舉止之中。”

辛彤甫先生說:“程子有句話:‘凡避嫌者,皆中不足。’意思就是說凡是避嫌疑的,都是內心有虧愧的。這個婦人心中沒有其他雜念,不覺得自己行爲有什麼不妥,心中坦蕩,所以她能以死守志。那些道貌岸然,自高自傲、喜歡指責別人的人,全是虛僞的。”

對此先父姚安公說:“劉先生是正統的評論,辛先生的評論稍有偏激了。”

後來,少婦的丈夫在夜間看守豆田,一個人睡在田間草屋裏,忽然見其妻走來,與他如同往常一樣親熱。告訴他說:“冥司因爲我的貞節剛烈,判我投生來世考中鄉試榜,做官當縣令。我思念郎君,不想去,乞求辭去官祿做遊魂,可以長隨郎君。冥司官員同情我,允許了我的請求。”丈夫感動得掉下淚來,發誓不再另娶。從此,少婦晝隱夜來,差不多有大約二十年。有的孩童曾經偷偷看見過這位少婦鬼魂

這是康熙末年發生的事情,當初先父姚安公能說出他們的姓名地址,可我現在卻都忘了。

神護孝婦

乾隆庚子年,京都楊梅竹斜街發生火災,火勢兇猛,燒燬了近百排房屋。一片灰燼之中,獨有一間破屋巋然獨存,一點也沒毀壞,四面被焚的殘牆頹垣,齊刷刷的到了這裏就停了,好像畫的一道界線,將破屋護在其中。原來是破屋內住着一位守寡的兒媳,守護着生病的老婆母不肯自己避火逃命離去。

這就是所說的“孝悌之至,通於神明”啊!

更多文章請點擊【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系列。

責任編輯:吳永健/文思敏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