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好莱坞位于美国洛杉矶的标志性标牌。(AP / Damian Dovarganes, file)
好莱坞位于美国洛杉矶的标志性标牌。(AP / Damian Dovarganes, file)

好莱坞被中资大举收购 向中共屈膝 成为中共“软实力”工具

【希望之声2020年7月7日】(本台记者凌浩综合报导)政治新闻网站《华盛顿自由灯塔》(Washington Free Beacon)周一(7月6日)刊登一篇长文,题目是“从前…在中国:美国电影发行商如何成为中共好莱坞帝国的一部分”。该文以中国投资公司野牛资本(Bison Capital)为例,详细剖析了中共如何利用中国的私人公司大肆收购好莱坞,使这个“西方宣传机器” 向中共卑躬屈膝,并成为中共“软实力”的工具。

文章说,在过去的十年中,越来越多的美国电影观众目睹了一些令人吃惊的事情:现在,他们所观看的电影中的许多内容都发生了改变,以符合中国共产党的利益。

从电影《壮志凌云:特立独行》(Top Gun:Maverick)中夹克衫上拿掉了台湾国旗,到《红色黎明》(Red Dawn)中用数字化技术把中国换成朝鲜,中共在美国电影中的政治影响力日益明显。 好莱坞的电影制片商现在正向中共政府卑躬屈膝,以求得机会进入这个世界上增长最快的媒体市场。这种影响力运作的效果是显而易见的,但是驱动它的机制却被错综复杂的公司网络关系所掩盖。

不过,在这个错综复杂的网络中有一个故事:一个主要的数字影视独立发行商Cinedigm公司。其现在的业务是将电视和电影发行到实体店和Netflix、iTunes等数字平台。2017年,Cinedigm被一家中国投资公司野牛资本收购,此后成为向美国观众提供中国影视的先驱。

野牛资本和Cinedigm之间纠缠不清的故事与好莱坞业务的兴衰、中国电影业的致富,以及中共无处不在但常常又非常隐蔽的影响紧密相关。其结果可以拍成一个好莱坞大片。

好莱坞没落的发行商

成立于2000年3月的Cinedigm,最初的业务是把传统电影院转换成新的数码电影院。多年来,它已经转换了将近13,000个屏幕,并声称仍然是这个领域的先锋。

但是进入2010年代后,大多数影院已完成了转换,Cinedigm就转行到电影发行。2011年7月,Cinedigm出售了其实体和电子发行业务。新任首席执行官麦克古尔克(Chris McGurk)表示,他将“全力以赴”专注于软件和独立影视内容。

Cinedigm转行后在早期获得了成功。到2013年底,它已成为美国最大的独立电影和电视片发行商,并试图与Gaiam公司达成一笔5,100万美元的交易,购买WWE、NFL、Hallmark 和其它公司的内容库。

但是Cinedigm的运气不佳,与Gaiam公司的交易没有达成,反而还对其造成了巨大伤害。2014年8月,Cinedigm报告的收入增长低于预期;第二年,它对Gaiam公司提起了3,000万美元的诉讼,指控其欺诈(后来双方和解)。

后来,又由于一笔6,000万美元贷款的问题,导致Cinedigm股价大跌,一个季度就损失了1,100万美元。到2017年底,其负债达2.5亿美元,而其总资产只有1.77亿美元。

Cinedigm急需帮助!

中资注入 起始回生

2017年6月29日,Cinedigm与总部位于中国/香港的野牛资本投资公司达成了交易。后者以3,000万美元现金和1,000万美元贷款交换了Cinedigm的2000万股股票(占了大多数流通股)。野牛资本的两位高管汤姆·布(Tom Bu)和徐佩欣进了公司董事会。

在此之前,为了打进好莱坞野牛资本投资公司还在2014年成为第一个投资美国人才中介的中国公司,买入了Resolution Talent and Literary Agency的股份。但是,在其未能付款后,交易失败了。

野牛资本只是中国公司大举进军好莱坞的一部分。总部位于北京的万达集团在2016年1月收购传奇娱乐公司(Legendary Entertainment)也许是最大的一例。

中国一家电影公司前高管克里斯·芬顿(Chris Fenton)对《华盛顿自由灯塔》说,中国公司大举进军好莱坞既是中共政府的兴趣,也有商业利益的考量。

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后,中共政府急于通过电影业来扩大其影响力。它开始给在中国拍摄或依赖中国创作的电影开绿灯。例如芬顿在中国制作并首映的《钢铁侠3》(Iron Man 3),毛利润达1.21亿美元。

芬顿说,这激起了中国企业的兴趣。中共政府也支持中国企业进军代表“西方宣传机器”的好莱坞,以达到“宣传政变”的目的。随后,中国公司大买好莱坞,中国商人致富了,共产党也获得了更大的传媒影响力。

被野牛资本掌控的Cinedigm成了中国电影界的巨头。

在收购仅几个月后,Cinedigm宣布与总部位于中国的Starrise Media建立“战略联盟”,使Cinedigm可以在中国发行美国电影(是极少数美国发行商之一),并允许Starrise在美国发行中国电影。然后还与六家中国公司达成了交易。

Cinedigm还开始通过其互联网电视平台向美国观众播出中国的各类影视节目,包括戏剧、科幻,甚至烹饪节目。

与此同时,Cinedigm的股价也已经反弹,从最低点的29美分升至近期接近4美元的高点。Cinedigm夸耀其与中国公司的合作为对两国都有益的“重要的‘一带一路’合作协议”。

中资背景复杂 中共幕后操控

此次收购给Cinedigm带来了急需的意外收获,并让野牛资本进入了美国媒体市场。但这家中国投资公司的动机可能不完全是出于商业利润的目的。

野牛资本背后的控股公司遍及美国、香港和中国大陆,其复杂的网络关系模糊了其法律背景。

据美国证监会(SEC)的记录显示,野牛资本背后的众多控股公司涉及中共组织、军队企业,并有中共政府控制的银行提供资金。

中共政府显然将其对美国媒体的影响视为行使“软实力”的一种手段。据美国企业研究所的中国专家库珀(Zack Cooper)说,通过私人中介来控制一家美国公司是中共经典的做法。

“中共培养的精英人士服从中共的意志,这样中共就可以避免使用与其有直接关系的人,而是强制利用其拥有的众多杠杆,以及利用中国市场作诱饵,”库珀说。

收购Cinedigm只是中共最近增强其好莱坞影响力的众多举措之一。这些行为早在2015年就引起了美国国会中国委员会的关注。分析家写道,中共的审查制度正在影响并将继续影响美国观众,同时限制电影公司的“创作自由”。

换言之,在中国境内和为中国制作电影就是在对中共政权让步,以此为基础的商业意味着更多的全面让步。

责任编辑:杨晓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