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纪晓岚父亲亲自审冤魂(示意图片:出自1804年英国出版的《THE PUNISHMENTS OF CHINA》)
纪晓岚父亲亲自审冤魂(示意图片:出自1804年英国出版的《THE PUNISHMENTS OF CHINA》)
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

纪晓岚父亲亲自审冤魂 常闻附体索命报仇 经过原来如此

【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系列】14

【希望之声2020年7月9日】(作者:紫君)

二格鸣冤

乾隆庚午年,官库玉器被盗。官吏逐个搜查住在附近的各家各户。一个叫常明的在公堂接受查问时,说着话,忽然他的声音变了,是一个小孩子的声音,朗声说道:“他没偷玉器,但他却真杀人了。杀的就是我,我就是被杀的冤魂。”官吏大惊,当时把常明押解到刑部接受讯问。姚安公(纪晓岚的父亲)当时官任江苏司的郎中,和余文仪先生等人一块审问这个案子。

鬼魂说:“我叫二格,十四岁,家住海淀,家父名叫李星望。去年正月十五,常明领我去看花灯,回来路上,夜深人静,常明调戏我,我奋力抗拒挣扎,说回家要告诉我父亲。常明就用衣带把我勒死,埋在河岸下边。父亲怀疑常明把我藏匿了,就告到巡城官那里,案件后来又被移送到刑部,但是因为找不到证据, 就判定要另外缉拿真凶。我的灵魂一直跟着常明,刚开始时,只要与他相距四五尺远,便觉得他炽热如燃烧的烈火,我不能靠近他。后来,他的热力稍微减弱了些,我可以离他二三尺远了,又渐渐的我可以接近他将近一尺左右了,到昨天,我一点儿也不觉的热了,我才得以附在他身上。”

鬼魂又说:“初审时,我的魂也跟随常明到了刑部,那个门是广西司(一种官衙门)。”按着鬼魂所说的日期,果然查找到了当时的案卷。问他的尸体在哪里? 就告诉说尸体在河岸边第几棵柳树旁。按着他说的挖开果然见到尸体,还没有腐烂。找来他的父亲辨认,父亲大哭不已:“是我的儿子啊……”

按着鬼魂所说的在河岸边找到了尸体。(示意图片:〔南宋〕刘松年画作,美国大都会博物馆藏)
按着鬼魂所说的在河岸边找到了尸体。(示意图片:〔南宋〕刘松年画作,美国大都会博物馆藏)

这个案子虽然让人觉得很奇幻杳渺,但是一一查证却都是真的。讯问时,如果喊常明的名字,站在那里的这个人就好象忽然梦醒,回话也是常明的声调;如果叫二格的名字询问时,这个人又好象昏醉过去,说话又变成了二格的声音。就这样,一个人体,两个声音互相来回证论了数次,常明才服罪。二格的父亲与这个鬼魂父子俩叙说家事,一一道来,清楚无误。至此,本案已无可疑之处,于是据实向上禀报,依法判决。

判决令下达之日,二格的魂异常高兴。二格生前以卖糕为生,这时,忽然高声吆喝“卖糕睐!卖糕!”听到这声音,父亲不由得难过,涕泣说道:“儿啊!好久没听到你的叫卖声了,和活着时一模一样啊。” 又问二格现在要上哪儿去呀?”

鬼魂回答说:“父亲,我也不知道,姑且去吧。”此后再问常明,再也没有二格的声音了。

佛说超度,就是超度这样的,不该死的被杀死了,他就成了孤魂野鬼,而这个杀人的人,造的业也是很大的。 那些个很强势的,就会附体,索命报仇。

乡试排榜

乾隆二十四年,我主持山西的乡试,有两份卷子,都通过考试了。其中一个定在第四十八名,填写草榜时,分房阅卷的考官万泉县令吕瀶,误把他的卷子放在衣箱里,竞然怎么找也找不到了;另一个定在第五十三名,可是填写草榜时,阴风连着吹灭蜡烛有三四次,直到换了别的卷子才罢。放榜揭晓以后,拆封查看,那个找不到卷子的叫范学敷,总被吹灭蜡烛的叫李腾蛟。当时我心里颇为怀疑,是不是这两个考生做了什么缺阴德的事,所以冥冥之中受到了惩罚。但是乾隆二十五年乡试,这两个考生都取中了。范仍旧是第四十八名;李在乾隆四十六年成为进士。

纪晓岚说,这时候我才悟道 ,科举得中都是命定的,有安排的。 早一年也不可得。所以就想,那些终日忙碌蝇营狗苟追逐名利的人为了什么呢?许多东西,表面上看,好像是你追求而得到了,其实也必然是命里所应该有的,不去追求也会得到的呵。

更多文章请点击【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系列。

责任编辑:吴永健/文思敏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