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圖爲川普總統夫婦7月3日在南達科他州拉什莫爾山(總統山)參加獨立日慶祝活動。(AP Photo/Alex Brandon)
圖爲川普總統夫婦7月3日在南達科他州拉什莫爾山(總統山)參加獨立日慶祝活動。(AP Photo/Alex Brandon)

章天亮: 美國反共不反華與中共的雙重標準

【希望之聲2020年7月6日】(本台記者辛吉綜合報導)7月2日,俄羅斯駐華大使館發了一篇微博,慶祝符拉迪沃斯托克建成160週年。這引發了中國人對領土問題的一番議論,而隨後被媒體降溫。

7月3日爲慶祝美國獨立日,川普總統在南達科他州的總統山(Rushmore)舉辦慶祝活動併發表了重要演講。美國左翼媒體的報導再度陷入雙重標準怪圈。

著名歷史學者、網絡媒體平臺《希望之城》播主、時政分析評論家章天亮教授,在「政論天下」節目裏談到,美國是維繫整個國際秩序的最重要力量,無可替代;也談到了美國現在所面臨的問題:左派雙重標準問題和言論自由遭遇政治正確問題;並以領土問題爲例,談了中共的“雙標”問題。

美國是維繫整個國際秩序的最重要力量

章天亮說,每年7月4日的美國獨立日是美國的公共假期,每到獨立日的時候,人們就會經常聽到一句話,其實平時也能經常聽到:上帝保佑美國God Bless America ,也可以說“神佑美國”。章天亮說,因爲我是一個有神論者,我覺得神對美國的保佑,也可以說是神佑世界God Bless the world,因爲美國好,這個世界纔可能會維持一定的秩序和繁榮,如果美國不好的話,這個世界一定會陷入動盪之中。中共經常說美國是“國際警察”,當然你會看到美國確實起到了一個國際秩序制定者和維護者的作用。

美國騷亂其實是左派共產主義者背後推動的結果

這段時間大家知道美國發生騷亂,很多的城市發生騷亂,這個騷亂髮生的原因,其實都是一些共產主義者在後面推這個東西,“黑命貴”的創始人其實就在一次採訪中公開宣稱,他們是經過訓練的馬克思主義者。這件事情福克斯新聞報導也很多,前兩天美國的住房建設部部長,也是2016年共和黨總統候選人之一卡森(Ben Carson)接受福克斯新聞採訪的時候也提說,這些人他們是經過訓練的共產主義者。所以我們可以看到,共產主義者給這個世界帶來的就是動盪和騷亂,而美國帶給世界的是繁榮和穩定。

章天亮舉了一個很簡單的例子,當美國發生這樣騷亂的時候,解決騷亂的方法其實非常簡單,就是川普說那三個詞:Law And Order 法律和秩序。如果一個地方警察能夠認認真真的執法,這個騷亂就不會發生,畢竟那些放火、到商店搶劫甚至在街上殺人等等,這些事情如果有警察在能夠維繫秩序,這樣的事情根本就不會發生。所以你會看到凡是在美國發生這樣的問題,非常嚴重的州或者城市絕對都是左派非常猖獗的地方。比如像西雅圖、像明尼阿波利斯這種地方,都是左派當道的地方。

比如美國紐約州的紐約市,市長白恩豪就是一個左派的瘋子,他說當發生騷亂的時候要求警察對那些騷亂分子Soft touch輕輕拍拍他們就行了,不要把他們抓起來,不要把他們關到監獄裏邊。這樣做沒有任何效果,當然也就難以控制騷亂。很多人他們根本就不是真的爲了抗議什麼,或者爲了什麼理想,他們就是趁火打劫。

失去美國,全世界的秩序也會失控

這個騷亂已經持續了一個多月的時間,後來川普實在看不下去了,簽署了總統令:對那些拉倒美國那些帶有歷史紀念意義的雕塑的歹徒,實際上就是破壞公物嘛,川普下令聯邦一定要進行嚴厲執法。這個政令之後,這種事情就基本消失了。

一個地方如果民主黨的州長或者市長,他願意動用警力來維繫秩序的話,他是可以維繫的,但是這些州長和市長反川普反到已經瘋狂了的程度。因爲川普主張「法律和秩序」,那麼他們就提出瘋狂的提議:defund the police給警察斷糧。

章天亮介紹說,紐約市一年給警察的撥款大概是35億美元,但是紐約市長白思豪一下子就把這個預算砍掉了10億美元,相當於砍掉了30%。最後是什麼結果呢?警察要裁員,警察的裝備沒有辦法更新,這樣一定會帶來犯罪率的飆升。但是左瘋們他們就是這樣的智商,或者說他們就是這麼的邪惡,他們就是想讓美國陷入混亂之中。當警察缺位的時候,一個地方會從極度繁榮變成非常可怕的地方,變成像被人廢棄的地方。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紐約市的第5大道。

紐約市的第5大道本事像法國巴黎的香榭麗舍大道一樣,以它的浪漫、奢侈品購物等出名,幾乎是全美國最繁華、也是出售精品、世界名牌最多的大道,有人管它叫Fashion Avenue最時尚大道。結果由於紐約警察的缺位,那些奢侈品店、精品店只好用木板把店門都封起來,所有的櫥窗全部用木板封起來。當你看到這種景象,你覺得這個城市已經死了,就像把樓裝到棺材裏一樣的感覺。爲什麼呢?就是當沒有警察的時候,當法律跟秩序缺位的時候,繁華可以在一夜之間失去!

中共經常罵美國是“世界警察”,但是如果沒有美國,全世界的秩序也可能在一夜之間就失控了,因爲共產黨一直在全球想要搞亂局、搞革命,然後它渾水摸魚,達到它所謂的“人類命運共同體”,就是共產黨統治全球。可是我們看到,在共產黨統治之下各個國家基本上面臨的都是戰爭、饑荒、社會動盪、人權踐踏等等。美國現在很多大城市、大的州就面臨着這樣的問題。

美國言論自由面臨着雙重變準困境

章天亮說,其實美國現在面臨的情況相當地嚴重,很大的一個問題就是跟媒體有關。美國當然問題很多,這裏我們談一個問題,就是關於美國面臨的雙重標準困境。

 雙重標準是什麼意思呢?當一個媒體或美國的價值觀在某些方面受到挑戰的時候,有的人在某些他需要的時候可以堅持美國的價值觀,而在另外一些地方他又放棄這樣的價值觀。比如最典型的一個例子就是關於美國言論自由問題。言論自由是你可以表達你自己的個人觀點,這個觀點你只要表達的時候是一種和平的方式,就沒有人能禁止你表達。但是實際上美國現在的問題是:當你要表達一個觀點的時候,如果你違反了“政治正確”,如果你觀點的表達讓左派非常不舒服,那麼你就會受到左派的審查甚至是攻擊。

舉個很簡單的例子,比如說那個馬克思主義的那個組織“黑命貴”,有沒有人否認黑人的命不貴呢?沒有人否認。按照美國《獨立宣言》,也講人人生而平等,每一個人上帝造出來的時候都是平等的。但問題是,這些人打着“黑命貴”的旗號,實際上否定的是其他別的人的生命權也很重要。

那麼這就出來一個問題,有一個人講了一句話非常到位,他說:不要把Black Lives Matter“黑命貴”變成Black Lives Better黑人是優越的,他們就是上等民族、優秀民族,可以以此來歧視其他別的民族。我們看到有些大學教授不同意“黑命貴”,他們提出 All Lives Matter所有人的生命都可貴、是同樣值得尊敬、值得重視的。結果這樣的教師就被大學開除出去,他不讓你講所有人的生命都重要,他只讓你講黑人的命才重要。這就是對言論自由雙重標準,你可以講你的話,但是你不讓我講我要講的話。這個問題在美國相當地嚴重。

美國左媒的雙重標準已到了荒唐的程度

7月3日爲慶祝美國獨立日,川普總統到南達科他州的拉什摩爾(Rushmore)山,又叫總統山,有4位美國總統的句型頭像雕塑在山頂,包括美國國父華盛頓、美國《獨立宣言》和《權力法案》起草人托馬斯·傑弗遜、還有林肯,他是美國南北戰爭取得勝利、解放黑奴,維繫了美國統一的總統;再一位就是20世紀的老羅斯福總統。實際上總統山就是作爲美國精神的象徵,這些對美國產生深遠影響、或是奠定了美國當前的國際地位的人就是這些總統,他們受到美國人民深深的尊敬和愛戴。

2008年奧巴馬競選總統之前曾經拜訪過總統山左派的桑德斯(Bernie Sanders)在競選的時候也曾經拜訪過總統山,他們都講這個山是個多麼好的山,是一個很值得觀光的地方,他們這麼講的時候美國的媒體就非常正面地報導這個山。這次川普總統去總統山,並在那裏發表了重要講話,紐約時報和CNN在報導的時候,他們就說川普是去向那些黑奴的擁有者致敬。因爲華盛頓總統家裏是有奴隸的,傑弗遜總統家裏是有黑奴的,意思就是說川普是一個種族主義者。美國的這些左媒已經“雙標”到如此的程度了!

中共媒體任憑洪水泱泱不做報導,美國出事卻連篇累牘

章天亮說,很多人覺得我在做節目的時候一提到中國,好像經常講它一些很負面的東西。這裏有一點一定要分清楚:我講的是中共的負面的東西,恰恰是因爲愛國,所以纔要反共。這個世界上也可能沒有什麼真正的反華勢力,但確實有很多的人反共,所以中共不等於中國,還是應該把兩者分開。

中國大陸的雙重標準問題就特別特別地明顯。中國大陸的媒體,比如說中國大陸現在26個省市發大洪水,你要看中共各大報紙的頭條,就好像是沒有洪水這回事兒一樣,絕對不報導。如果美國出什麼事,比如說90%的州都發洪水了,中共媒體一定會連篇累牘地跟蹤報導,就喜歡看美國倒黴。但是我們要清楚:美國一旦倒黴,全世界都倒黴,如果美國“國際警察”地位喪失、美國喪失了它強大的國際上的力量,不管是軍事力量還是經濟力量的時候,實際上中國經濟會受到很大的影響。所以我覺得,很多人不要想盼著美國倒黴,美國要倒楣的話全世界都倒楣。

我們之前曾經說過中國有三次經濟上的騰飛,第一次是1978年,當時中國經濟騰飛是因爲共產黨一定程度上放棄了對社會的控制,鬆綁了,包產到戶、辦鄉鎮企業國家不管了,共產黨只要一撒手不管,馬上經濟就好了很多。然後1992年鄧小平南巡吸引外資,資本主義的東西一進來,資金一進來,中國經濟又發展很快。到2001年的時候中國加入世貿組織,是美國維持了這個世界的貿易秩序,讓中國在這個秩序下大佔便宜。如果美國失去了維繫國際秩序的能力,我們就會看到國際貿易會一夜之間一下子就垮下來。

由海蔘崴引發的領土出賣問題被中共媒體掩蓋

雙重標準問題,就再說一箇中國人關心的事兒。7月2號俄羅斯駐華大使館發了一篇微博,慶祝符拉迪沃斯托克建成160週年。符拉迪沃斯托克在中國地圖上後邊總帶有一個括號叫海蔘崴。海蔘崴這個地方實際上在1860年第二次鴉片戰爭的時候,當時沙皇俄國趁英法聯軍入侵北京火燒圓明園,它以調停者的姿態來到北京,強迫清政府跟它簽訂了《璦琿條約》和《北京條約》,割讓了黑龍江以北和烏蘇里江以東100多萬平方公里的領土,其中就包括海蔘崴。從1860年割讓到現在是160年,俄羅斯官方大使館就發佈了一篇慶祝這個地方建成160年的微博。

這實際上是中國人的一個傷疤,像海蔘崴、海藍泡、伯力、江東六十四屯,都是中國人歷史上的傷疤,一提到領土問題,中國人通常都是義憤填膺。但是人們會發現一個非常奇怪的現象:一旦到俄羅斯侵佔中國領土的時候,馬上人們的火就全熄了。這就是一個非常典型的雙重標準。爲什麼呢?

1999年江澤民跟俄羅斯簽訂的那個《中俄邊境條約》,當時江澤民籤這個邊境條約的時候,所有過去俄羅斯跟中國簽訂的不平等條約,江澤民一概承認,把那些有爭議的領土全部給放棄了。這個事情當然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它主要的問題是:你是一個未經人民授權的政府,沒有經過全民公投或者授權,你其實是沒有權力簽訂領土協議的。而且可以非常肯定的是,當時江澤民簽訂這個領土協議的時候,絕對不是爲了中華民族的發展,而是爲了他共產黨一黨私利,甚至爲了江澤民個人的私利。但是這個事情在中國的媒體上看不到。

章天亮評論說,領土問題對中國人來說是非常敏感的,因爲在中國那個環境下生存,通常難免受到中共官方意識形態宣傳的影響,覺得領土問題是一個非常大的問題,恨不得是超越一切的,是非都不重要了,人權都不重要了,只要一動到領土問題,那就沒的可商量。實際上領土問題也不是說一定要通過戰爭解決,最好能夠通過協商來解決。但問題是,在通過協商解決的時候,一定要有民意授權的政府,或者經過全民公投。如果你要看中國現在的版圖,或者看其他別的國家的版圖,對比一百多年前那已經是變得認不出來了,很多地方就已經認不出來了。中共經常講什麼什麼地方“自古以來就是中國領土”,這種說法是非常可笑的。什麼叫自古以來?自到多古以來?這個東西如果扯起來的話就沒完沒了了。領土糾紛最好通過談判解決,但必須要有民意的授權,並不是說有的領土是不能放棄的,如果民意都同意放棄、民意如此,那是沒有什麼問題的。否則就是問題。

美國反共反華俄羅斯反華反共;中共對美俄持雙重標準

章天亮說,關於“雙標”問題,中共在領土問題上對臺灣和俄羅斯,它完全是雙重標準俄羅斯實際上排華排的很厲害,在2009年6月,當時莫斯科下令突然關閉了一個華商市場,那個華商市場當時有6萬華人在那兒經商,總的貨物價值大概是400億。這個大陸新浪網也有報導。中共幾乎沒有什麼抗議。可以想像一下,假如是美國幹了這樣的事中共會有什麼反應?肯定拼命抗議,甚至是去砸美國的使館、砸美國店、砸麥當勞都是有可能的。但是俄羅斯做這樣的事情就沒事。

很多人就覺得非常奇怪:爲什麼中共對待美國就求全責備、怒目相向,對俄羅斯的問題上中共就如此低眉順眼呢?有人總結了這樣的話說:因爲美國人是反共反華美國反對共產黨,但對中國人特別好;俄羅斯反華反共,它對華人很糟糕,可是它跟共產黨關係特別好。是不是真的如此呢?我們可以自己去判斷。

當然俄羅斯也不見得真的那麼反華,可能是出於地緣政治的考慮。但是,中共在對待這種事情上,不管是領土問題,還是對待中國人在海外遇到的什麼事情上,中共是絕對持有一種雙重標準的。

希望瞭解更多內容細節,請觀看以下視頻;同時提供本集音頻如下:

章天亮在最新視頻公放平臺《希望之城》還有更多精彩視頻,歡迎前往觀看:https://zhangtianliang.landofhope.tv/

責任編輯:楊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