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法轮功学员在打坐炼功(网络照片)
法轮功学员在打坐炼功(网络照片)

【希望之声2020年7月6日】(本台记者慧光综合报导)她是中国大陆山东人,出生在农村,医学院毕业后在山东省的一个县级市医院当医生。

她父亲今年九十三岁,年轻时曾担任区共青团干部,后来担任村干部多年。他有四个子女,两个儿子,两个女儿,其中有三个是国家干部,这是他引以为傲的事情。而他最引以为荣的就是这个当医生的女儿,因为她是村里唯一考上大学的孩子,而且是当了令人羡慕的医生。她每次回老家探亲,都会有乡亲找上门让她看病。

在一个农民家庭中出了几个“国家干部”,这是让父亲感到特别自豪的,然而后来父亲的态度变了,有了截然不同的变化。

1999年“7.20”之后,中共开始残酷迫害法轮功,而她和哥哥、妹妹都修炼法轮功,都面临着随时被非法关押、开除公职、劳教以及判刑等危险,以往让父亲感到荣耀的三个孩子,一下子成了中共的打压对象,这样大的反差让父亲接受不了。

父亲经历了中共的多次运动,深知中共整人、害人的手段,在极度恐惧中,他逼迫儿女放弃修炼。他认为他的孩子都应该听党的话,跟党走,否则就会招来麻烦。

她多次给父亲讲法轮功被迫害真相,而他根本不听,还训斥她们,甚至不给她说话机会。有一次对她哥哥破口大骂,还扇了哥哥两个耳光,并扬言要把他送去派出所。然后又打电话骂她,说她是幕后主使。平常她是父亲最信赖的女儿,因为中共的打压她失去了父亲的信赖和依赖。

2017年7月上旬的一天,九十岁的父亲突发心肌梗塞,住进了当地医院。父亲感到胸部非常疼痛,医生反复用杜冷丁、吗啡以及麻醉药和镇静催眠药等,效果都不好。当时父亲处于昏迷中,只要稍微清醒一点就疼的受不了,用他自己的话说是“生不如死”。当时她在外地上班,父亲命令她一刻也不能耽搁,马上坐飞机回来给他治病,还反复念叨说就她能治他的病。

心肌梗塞是现代医学的一大难题。如果年纪轻,可以为心脏上支架,但需要终身服药,而且副作用也很多。有医生建议他做手术,但是老人岁数大,风险很大,没有人愿意承担风险。

到家后,父亲见到她马上露出了欣慰的表情,像是有了盼头。她跟主治医生了解情况,医生表示该用的药都用了,但就是没什么效果,让她有个心理准备。作为医生她知道对方说的没错,靠现代医疗手段已经无法挽救父亲的性命,于是她把家人召集到一起,说:“目前没有好的方法能医治父亲的病,唯一一条路就是相信法轮大法,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才会有希望。所有亲人都要支持,不要有负面思维进行抵触,那样会影响结果。”听她说完后,家人中没有人表示反对。

然后她来到父亲病床前,对他说:“医生用了很多药,但效果都不好。药量再大了人也要中毒的,麻醉药用多了也会成瘾的,以后就更难治了。你只有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会有希望,现在你就按我说的试试。我们是您的儿女,最亲的亲人,是真心为你好,在这种紧要关头是绝不可能骗你的。”

听了她说的话父亲默认了,于是她就和父亲一起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其他家人也都静静的坐在周围看着。

也就几分钟时间,父亲脸上痛苦的表情就消失了,眼神开始亮了起来,说胸口不疼了。过一会儿,他突然从床上坐起来,说话也有力气了。这让在场的人无不感到惊讶,谁能想到,几分钟前父亲还蜷缩在病床上痛苦不堪、奄奄一息呢。不止家人,同病房病人及家属和医生也都感到震惊,其中有一个病人诧异的说:“哎呀!这个老人怎么突然就好起来了呢?好奇怪呀!”父亲听了也非常高兴,其状况前后判若两人。

症状缓解了,父亲要求出院,但医生不准。医生说“得了心肌梗塞的病人,还没有这么快就出院的,最少住院半个月以上。”三天后,父亲住院恰好一周,仍然坚持要求出院。医生看他病情稳定,也就同意了。

出院后,父亲一有心绞痛或不舒服时,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经常能听到他念出声来,就这样父亲的身体很快好转。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2019年11月的一天早上,她哥哥打来电话,说父亲从凌晨两点出现呕吐,随后不省人事,看来是真的不行了,应该准备后事。还说:“你要是不及时赶回来,就见不上最后一面了。”她和妹妹两家人闻讯后火速赶回老家。

到家后,看到父亲处于深度昏迷状态,对任何刺激都没有反应,四肢没有一点活动迹象,只有一点微弱的心跳和呼吸证明还活着,她当时判断可能是严重脑溢血所致。她说:“我观察父亲的面部,他像是变了一个人,没有了原来的模样,抬头纹都开了,亲友都说这是不好的征兆,我也感觉父亲是真的不行了。所有人都说不用送医院了,没有用了,得赶快准备后事。然后,各路亲戚陆续赶来,本家堂叔亲自给父亲洗脸、剃头、刮胡子。接下来,就准备穿寿衣了。”

她和妹妹商量:即使父亲要走了,也要让他平平静静的走,让他能有一个好去处,于是仍旧给父亲播放法轮功师父在广州的讲法录音。没想到神奇的事情又发生了,不一会儿功夫,父亲就开始有了反应,先是眼珠动了一下,像是有了知觉。紧接着就睁开眼睛,露出了微笑,而且是一直笑,可就是不说话。

她说:“老爹啊,你这是到哪儿走了一圈又回来了?”父亲含糊的只说了一个字——“嗯!”她又问:“走了这一趟,是看到了很多事情吧?”父亲又“嗯”了一声。

她想把父亲扶起来,但他总是向一边倒,得几个人一起用力才能扶住他。她想父亲会不会是偏瘫了?就试着用小勺往他嘴里喂点水,父亲咽下去了。接近午饭时,父亲就可以结结巴巴的说话了,但是听不清楚,然后肢体也有活动迹象了。

晚饭前父亲就能够和人对话了,但大部份的话只有叔叔能听懂。到第二天早上,父亲说话就清晰了很多,基本能听懂了,但是舌头还是有点僵硬。前后不到一天时间,父亲就脱离了生命危险。

不料第二天夜间,父亲又突然出现严重咳喘,像是支气管哮喘发作,口唇青紫,呼吸困难,用听诊器能听到肺部布满了罗音。让她感到奇怪的是,父亲以往从没有得过支气管炎、肺炎或哮喘病。再听听他的心脏,明显的心律不齐,当时心律超过一百次,而且快慢不一,心音强弱不一,以她的经验判断,这符合医学上快速型心房纤颤标准。她心想,看来是老父亲的心肺功能出了问题,哮喘可能是来源于心源性的,这是风险很大的病症。

她当时没有感到害怕和惊慌,去附近医院拿了袋氧气和一点止喘药,可是不管用。当时她想,看来用医院的办法是不会管用的,那就不用依赖药物了。法轮大法已经救过父亲的命,还是用以前的办法吧,能不能走过来就看他的造化了。

果然到了午夜十二点多,父亲一下子就好了,喘息声戛然而止,缺氧也缓解了,口唇青紫消失了,心脏听诊等一切正常。

不到半个月,父亲就能吃饭了。一个月的时间,身体就完全恢复正常。

亲朋好友和街坊邻居都听说了这件事,都知道是法轮大法挽救了父亲的生命,全家人都无比感恩法轮大法和师父。

父亲得救了,不只是身体恢复了,思想也有很大转变。现在他老人家几乎每天都坚持听法轮功师父的讲法录音,还喜欢看新唐人电视台的节目。

责任编辑:靳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