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中国经济,进出口贸易,美联社图片。
中共提出经济“内循环”,被视为闭关锁国的信号。(美联社图片)

分析:从人民币、出口和内需看中国经济能否“内循环”

【希望之声2020年7月6日】(本台记者贺景田综合报导)6月18日,中共副总理刘鹤在发给上海陆家嘴论坛的文字稿中称:“一个以国内循环为主、国际国内互促的双循环发展的新格局正在形成。”

这个提法不是刘鹤的发明。中共最高政治权力机构“中央政治局常委会”5月14日提出,要“构建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中共这个提法当时未引起外界的关注,直到中共人大6月30日通过“港版国安法”,引起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严厉制裁,中共与国际社会全面脱钩进程加速,《环球时报》7月3日刊载中共中联部原副部长周力的文章,称“要做好摆脱美元霸权、逐步实现人民币美元脱钩的准备”,中共对经济“内循环”的提法才引起媒体关注。

事实上,2020年年初,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在武汉爆发,由于中共刻意隐瞒,疫情迅速在全球蔓延,加速了发达国家重构全球产业链的步伐,美国、日本等国家开始思索供应链过度依赖中国市场的风险,美日政府更出资支持本国企业撤离中国,制造业回归本土、与中国脱钩开始演变成不可阻挡的趋势。中国经济内生动力不足,对外资和外企的依赖相当强,外资外企的撤出,加速了中国经济的熄火。

外界认为,经济“内循环”的提法是中共准备好再度闭关锁国的信号,中共自认为中国经济体量足够大,足以支撑一个“内循环”体系。对此,海外中国政经观察人士王剑指出,中共这个判断大错特错,中国经济一旦开始“内循环”,将快速退回到上世纪80年代的水平。本文试图从人民币发行、出口内需三个方面,分析中国经济内循环”是否可以成立。

人民币是否值钱取决于美元

人民币的价值是由美元支撑的,离开了美元人民币将一钱不值。

原央行副行长吴晓灵在清华五道口金融学院2018年毕业庆典发表演讲时表示,中国货币发行90%以上是通过贸易顺差强制结汇,并以美元为结算货币,这就使中国间接丧失了货币发行的自主权。

吴晓灵援引数据说,2017年中国贸易顺差4225亿美元,收窄14.2%,由于强制结汇,这相当于直接发行了2.87万亿人民币货币。如果这4225亿美元的顺差被川普打掉,就相当于减少了2.87万亿人民币货币供应。如果进一步让中国变成逆差,并且大量消耗掉中国的外汇储备,货币供应就会急剧萎缩,支撑中国人民币资产(尤其是房价)的基础就会坍塌。

吴晓灵警告说,一旦房地产崩溃,将直接导致中国泡沫经济的崩溃。房价暴跌会引发银行的危机。因为如果房价暴跌,房奴有可能断供把房子交还给银行,跳楼的不仅是房东,也可能是银行。

吴晓灵表示,一个国家或经济体的货币汇率往往决定了它的生死存亡。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特邀张逸民教授也说,人民币的发行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美元的流动,从某种意义上说,人民币的发行不是由中共央行决定,而是由美元的跨境流动决定的。

中共一直梦想通过人民币国际化来逐步摆脱对美元的依赖,这在中共的经济和金融体制下,或许也只能是一个梦想。

人民币国际化的首先因素就是自由兑换,自由兑换需要以强大的经济实力维系人民币的强势,这是资金不会大规模异动的基础。但人民币不是强势货币,中共不敢让人民币自由兑换,因为人民币值钱不值钱,全看美元

出口恶化 中共财富大幅缩水

中国经济是外向型经济,非常依赖外贸出口。中国近十几年经济增长,主要是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后,实现大量出口,积累了巨额财富,而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是,中国企业出口创汇的能力正在减弱。

从中国的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数据来看,自2014年起,中国经常项已经失去了创汇能力。2014年至今,经常账户(货物贸易和服务贸易)累计逆差9180亿美元,这说明中国经济正在失去造血能力。

中共海关总署6月7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5月,全国外贸额较去年同期下挫9.3%,其中,进口贸易额出人意料地暴跌了16.7%,出口贸易额下滑了3.3%。

中国商品的最大买方东南亚报告称,疫情复燃影响市场需求,继4月增长8%后,5月从中国的进口下降了1%。

今年前5个月,中国对美国和欧洲的出口分别下降了11%和1%。

中国大部分财富来自中美贸易,因此,川普贸易战的核心内涵是终结中共财富之源。几十年来,中国从对美国的贸易中赚取大笔美元,美中贸易和投资往来成为中国经济非常重要的驱动力。

近期美中关系恶化,中共对美国出口锐减,来自美国的高科技产品被禁止,美国收紧对华投资,中概股受到严格监管,中共从美国那里赚取的财富大幅减少。

中共在与美国的关系中获取的巨大利益超出人们的想象。据美中经济与安全评估委员会周三(7月1日)发布的报告,美国跨国公司过去20年在中国扩展业务,可能无意中帮助了中共,削弱了美国的竞争力。

报告指出,美国跨国公司在中国的活动越来越侧重于高端技术的生产,这使中共政府获得美国创新的机会也在增加,加大了关键技术外溢的风险,以及无意中促使中共实现其工业政策和军事发展目标的可能性。

报告称,美国企业在华商业资产总额增长最快,从2000年的293亿美元增至2017年的4467亿美元,增长了15倍。同期,他们在中国的销售额增长了13倍,达到3756亿美元。此外,美国公司目前在中国提供了170万个工作岗位,自2000年以来增长了6倍。

这就是说,离开美元人民币将一钱不值;离开美国经济和美国技术,中国经济真的就只能回落到摆地摊的水平。

内需难以支撑中国经济

彭博报道,中共官方一系列一线数据显示,中国经济几乎没有V型复苏所需要的全面反弹迹象。

6月15日,在公布5月份工业数据、消费数据和投资数据的当日,中共统计局工业司副司长江源表示,内需不足导致行业和产品回升力度减弱,41个行业中有25个行业出现增速回落或降幅扩大,产品增长面较上月有所下滑;内需不足还导致消费品行业出现下滑,增速由上月的增长0.7%转为下降0.6%,服装、家具、文教工美、皮革制鞋等行业下降在5.0%-11.4%之间。

数据显示,5月份,中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31973亿元,同比下降2.8%,扣除价格因素实际下降3.7%。

北京多来点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数据显示,在截至6月7日的一周中,恢复营业的饭店的每日平均数量仍比1月份的水平低3.8%。

彭博报道认为,中国私营部门投资持续疲软以及消费者明显的谨慎心理,反映了疲软的国内环境以及全球对中国制造商品缺乏强烈需求。

京东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表示,“需求不足是当前中国经济的主要问题。”

中国居民收入普遍很低,消费支出难以支撑中国经济。就居民消费支出而言,2017年占GDP的比重为39%,不仅远低于美国(69.5%),也低于日本(56.3%)和韩国(47.8%),甚至低于印度的居民消费支出水平(59.1%)。

彭博报道说,消费作为拉动经济的重要引擎,一旦出现萎缩,将拖累中国经济的复苏,而中共政府推出的基建投资所拉动的经济增长将难以为继。

法国企业银行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在一份报告中表示,“需求的消失不能仅仅用外部因素来解释。事实上,劳动力市场数据显示,失业率上升、可支配收入锐减(第一季度实际下降12.5%)的前景要黯淡得多。”

此外,中国经济是中共政府主导下的计划经济,中共政府也是拉动经济增长的重要需求来源。

然而,中国经济进入下行周期并遭遇武汉肺炎疫情的打击,中共政府财政收入出现巨大缺口,按照中共目前发债的情况看,中共今年的财政缺口应该有10万亿之巨。

当前,中共县级政府已经陷入财务危机,连工资也发不出来,中共设置了一个特别转账机制向县级政府直接拨款,说明中共庞大的官僚架构已经耗尽中国的财富积累,中共政府更没有能力大笔花钱,拉动经济了。

责任编辑:宋月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