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欧盟委员会主席特别顾问、国际知名病毒专家彼得·皮奥特(Peter Piot)强调,全球只是处于新冠病毒大流行的开始阶段,第二波的疫情可能会以不同于第一波的方式出现。(美联社图)
欧盟委员会主席特别顾问、国际知名病毒专家彼得·皮奥特(Peter Piot)强调,全球只是处于新冠病毒大流行的开始阶段,第二波的疫情可能会以不同于第一波的方式出现。(美联社图)

【希望之声2020年7月5日】(本台记者周扬综合编译)最近,欧盟委员会官网《地平线》杂志刊登了一篇采访国际知名病毒专家彼得·皮奥特(Peter Piot)的文章。皮奥特教授认为,全球只是处于中共病毒新冠病毒大流行的开始阶段,第二波的疫情可能会以不同于第一波的方式出现。

中共病毒可能会持续数年 不得不改变与他人互动的方式

5月7日,欧盟委员会任命彼得·皮奥特欧盟委员会主席乌苏拉・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的特别顾问,负责处理与中共肺炎(新冠肺炎)疫情相关的事务。他的任务是向欧盟委员会提供建议,在全球抗击中共肺炎大流行中,协助指导研究和创新。

皮奥特教授认为,新冠病毒〔COVID-19,也称中共病毒(CCP Virus)、武汉肺炎〕可能会持续数年,我们将不得不改变与他人互动的方式。如果我们看看日本,就会发现,那里几代人以前,就开始习惯戴口罩来进行防护,即使只是患上了普通感冒

感染病毒的患者痊愈后 仍有很多人会患上慢性疾病

3月19日,皮奥特出现中共病毒症状,自我隔离后,仍然不见好转。4月1日,他去医院进行了一次彻底的检查后,证实他感染中共病毒,被送进一间隔离室。

国际权威期刊《科学》刊登了皮奥特教授的报导,他回忆道,“平时我总是精力充沛,但那时我却总是体力不支,这不是疲劳,而是精疲力竭。我永远不会忘记这种感觉。”

皮奥特教授出院后,他的肌肉力量有所退化,难以正常行走。从患病开始到恢复,需要花三个月的时间,现在他恢复了正常水平。以他对病毒的了解,他知道新冠病毒患者随时可能会再度出现严重症状,需要住院隔离

皮奥特亲身体验了新冠病毒,他表示,该病毒留下了后遗症,因为免疫系统被过度激活,不少病人都出现免疫系统异常的情况,身体器官会受到不同程度的损伤。这种病毒对人体的危害,远比我们想象中大多了。

据介绍,新冠病毒或者有1%进入重症监护并死亡,其余患者则经历类似流感的症状后康复。皮奥特认为,事情可能更加复杂,许多人将面临慢性肾病和心脏问题,甚至神经系统也遭到了损伤。全球将有成千上万的人在余生中需要进行肾透析等慢性病治疗。他说,“随着我们对新冠病毒了解越多,就会看到更多问题需要解决,很多科学家和决策者正在摸索中学习、前行,努力控制这一流行病。”

如果没有疫苗 要回到正常的社会将非常困难

现在,全世界的很多科学家、政治家等等都在试图寻找解决新冠病毒的方法,疫苗便是其中之一。皮奥特强调,一切都取决于疫苗能否防止传播。换句话说,接种疫苗后,是不会感染这种病毒,还是会像流感一样,更多的是预防重症和死亡,这里有很多未知的元素。在他看来,这是目前科学界的最高优先事项。他说:“因为如果没有疫苗,就意味着我们将不得不与这种病毒一起生活数年。”

他表示,在这次疫情中,如此规模的信息共享,前所未有的科学合作,以及企业和国家在疫苗、药物等方面进行巨额的投资,是不寻常的。

他认为,从短期到中期来看,疫苗将会带来巨大的变化,尽管他对能否出现100%有效的疫苗表示怀疑。他说,“我们已经听到了有望在今年10月获得数亿支疫苗的承诺。”

新冠病毒带来和平时期最大的社会危机

皮奥特坦率地说,全球确诊的病例,这些数字肯定被低估了。据他看,可能接近两千万病例。新冠病毒不仅是规模最大的流行病,还带来和平时期最大的社会危机。与艾滋病毒和西班牙大流感一样,欧洲几乎所有国家都设法遏制了病毒的传播,社会正在回到正轨,并放松一些防控措施。

我们必须为第二波疫情爆发做好准备

近期,出现了一些群聚感染病毒的病例,比如德国的肉制品公司疫情和韩国夜店疫情等。皮奥特表示,他希望这第二波疫情不是一场海啸,而只是个案。他说,在英国,我们继续追踪一些疗养院爆发的疫情。只要有人容易感染,这种病毒就会非常愿意去让他感染,因为它需要人的细胞才能生存。

皮奥特强调,我们都在应对严重的危机,尽管现在我们有一点时间为第二波疫情爆发做好准备,但我们也需要有长远的眼光。对于经济和社会影响,已经是显而易见的。甚至精神健康方面的影响,不仅是流行病的影响,还包括反措施的影响,如处于孤立状态、孩子们不能上学等等,这些都远远超出了生物学和医学,但这是我们现在需要计划的。

皮奥特博士解释说,疫情不会一夜之间消失。像在中国和韩国所发生的那样,到处都是疫情突发事件。事实是,我们仅仅处于这场大流行的开始阶段。

皮奥特成为感染领域的专家  载誉无数

1949年2月17日,彼得·皮奥特于出生在比利时鲁汶。在根特大学工程与物理学院攻读物理学后,转向医学。1974年,他获得了根特大学的医学博士学位。1980年,他获得安特卫普大学临床微生物学博士学位。

1976 年,皮奥特在比利时安特卫普的热带医学研究所(the Institute of Tropical Medicine in Antwerp, Belgium)工作期间,在扎伊尔共和国(Republic of Zaire,1971年10月27日至1997年5月17日,后将国名更改回刚果民主共和国)与他人共同发现了埃博拉病毒。同年,他领导了人类有史以来第一次遏制埃博拉疫情的活动,成为埃博拉研究的先驱。1995 年至 2008 年期间,皮奥特领导了联合国艾滋病联合项目。皮奥特在与世界各地的病毒对抗了40 多年后,使他成为了感染领域的专家,载誉无数。

他曾在全球数所大学担任教授,撰写了16本书,发表了600多篇科学文章。目前,他是英国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院(London School of Hygiene & Tropical Medicine)的院长。

责任编辑:常青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