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KSK特種部隊堪稱德國代表性的特戰力量之一,也是歐洲範圍內一直頗具名氣的特種部隊。(網絡圖片)
KSK特種部隊堪稱德國代表性的特戰力量之一,也是歐洲範圍內一直頗具名氣的特種部隊。(網絡圖片)

極右恐怖主義滲透德特種部隊 構成民主社會最大威脅

【希望之聲2020年7月5日】(本台記者唐仲寶綜合報導)德國國防部日前宣佈解散菁英特戰部隊(KSK,簡稱:特種部隊)部分單位。有情報指逾600名軍人涉極右主義,特種部隊滲透率更是其他部門的5倍。極右分子偷走軍中武器、策動國內襲擊,且上下互相包庇,國內情報首長哈登範恩(Thomas Haldenwang)坦言,極右恐怖主義已成德國民主社會最大威脅

據《自由時報》報道,德國國防部1日宣佈解散KSK菁英特戰部隊部分單位,原因是部隊充斥極右思想且現有體制難以根除。

德國近年飽受極右派主義潛在威脅。部隊中很多官兵開始出現極端民粹思想,甚至有向納粹主義溫牀的發展趨勢,其中包括KSK特種部隊。

報道說,今年5月,德國軍警拘捕一個名叫外號 “小綿羊” 的KSK軍士長,從他的家中搜出2公斤炸藥、雷管、引信、1把AK-47、消音器、2把刀、1把十字弓和數千發彈藥,研判是從軍方的彈藥庫中竊取,同時還找到了納粹親衛隊的相關刊物,以及一系列納粹紀念品。國會軍方專員說他有圖謀,“而且不是唯一一人”。

這不禁引發外界對KSK兵器庫中曾有4.8萬枚彈藥及61公斤爆裂物失蹤,至今下落不明的擔憂。

美《紐約時報》調查發現,新納粹滲透問題過去總被當局淡化爲個別事件,但近兩年國內恐襲和軍火失竊增多,加上反移民的極右翼另類選擇黨(AfD)崛起。過去13個月,極右恐怖分子已刺殺一名政壇人士、攻擊一處猶太教堂、射殺移民與移民後裔共9人。令德國政府不能不正視新納粹已在軍警中發展成龐大組織,更擔心那些失蹤的武器彈藥已落入極右派份子手中。

據報道,今年1月,德反情報部門調查其中超過600名官兵的極右翼極端主義傾向,發現光在KSK內部就有約20人,是其他單位的5倍。之後,德國防部長卡倫鮑爾(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隨即解編了KSK其中一支戰鬥小隊,所屬的其他70名成員被轉移至其它單位。

今年6月,一名KSK成員寫了封12頁的長信給國防部長,懇請國防部調查他所稱單位內的 "不良認同文化" 和 "恐懼文化"。爆料者寫道,極端分子同僚的內情都被 "集體忽略甚至包庇",其中一名教官還把KSK比做納粹黨衛軍(Waffen SS)。

《紐約時報》分析指出,目前德國軍中所見只是冰山一角,新納粹已然滲透其他國安部門,包括特工組。分析還列舉今年6月,就曾有在反極端主義部門的高級調查員懷疑做 “無間道”,泄露情報給一名KSK成員,該名成員轉而將情報分享給八名受查同袍。而過去13個月來,本土極右恐怖分子亦發動多次襲擊,暗殺政客、襲擊猶太教堂,又殺害移民及其後裔,近日又有一名候備兵被捕,從其手機搜出17個政客名單和地址,相信是暗殺目標。

《華爾街日報》去(2019)年10月披露,同情極右翼的KSK成員爲 “志同道合” 的平民安排武器及戰術訓練。

回溯在2019年,新西蘭清真寺屠殺穆斯林教徒的槍手塔蘭特(Brenton Tarrant)在行動宣言中提到:“估計歐洲軍中的民粹組織成員成千上萬,亦有不少受聘於執法部門之內。”

撰稿的紐時記者多年來訪談德國軍方、情報官員,以及不避諱自身爲極右翼的人士,所有人都提到現、退役軍警組成的全國網絡與極右派的關係。

在許多案例中,官兵利用相關網絡爲所謂的 “X末日”(Day X)做準備,也就是他們認爲德國民主秩序崩壞的日子;官員憂心這真的會成爲恐攻甚至政變的藉口。一些德國媒體已將情況比擬爲1920年代的 “影子軍隊”,當年隱身在軍隊裏的民族主義分子就曾策劃政變陰謀、推翻民主政府。

德國議會情報監察委員會主席馮諾特茲(Von Knotts)說,塔蘭特的話值得歐洲深思,當局擔心極右派偷武器等行動,是爲了發動代號 “X末日” 的大規模攻擊做準備,最終是要推翻民主制。

KSK特種部隊成立1996年9月,堪稱德國代表性的特戰力量之一,也是歐洲範圍內一直頗具名氣的特種部隊。在前南斯拉夫內戰期間首次被派遣海外。該部隊麾下包括突擊隊、偵察分隊、支援部隊和訓練試驗中心,善於執行深入敵後的偵察、人質營救、突擊破壞以及反恐等任務,擁有千餘名官兵。

德國2011年廢除義務役,部隊改採志願役,結果就是軍隊結構越來越難以反映整體社會,兵源侷限在極小一部分。資料顯示,目前KSK官兵有 “極高比例” 來自前東德地區,且疑爲極右翼極端分子的KSK成員約一半是東德人。

根據英國BBC近日消息,卡倫鮑爾表示要對軍隊進行嚴肅的內部整頓,其矛頭直指精銳的KSK特種部隊。

 

責任編輯:常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