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貴州威寧秀水鎮連日來出現不明聲源巨大怪聲,引來大量民衆前往圍觀。(視頻截圖)
貴州威寧秀水鎮連日來出現不明聲源巨大怪聲,引來大量民衆前往圍觀。(視頻截圖)

官方闢謠稱貴州奇怪叫聲是“鳥叫” 中國古籍怎麼說?

【希望之聲2020年7月5日】(本台記者楚雲珒綜合報導)

貴州威寧縣秀水鎮從6月26日開始出現怪異的聲響,引發每天數以千計的民衆前往該地尋找聲源,但截至目前仍未尋獲。持續不斷地怪叫聲在社交媒體上引發熱議,一些網民表示許多地方在地震前都會有奇怪的聲音,懷疑貴州要發生地震,官方當即闢謠稱無地震前兆,結果離事發地49公里外的赫章縣就發生地震。官方隨後又援引鳥類學者指,叫聲是一種狀似鵪鶉的“黃腳三趾鶉”發出,不過該說法也被認爲可信度不大。與此同時,中共當局開始引導輿論,處理了四名“造謠”的網民,試圖讓民衆在這一問題上噤聲。中國古籍中其實也有類似怪聲事件的記載,但多是不祥之兆。

綜合大陸媒體報導,貴州威寧縣秀水鎮近日一處山坡上經常發出詭異的響聲,在網上被人傳爲“龍吟”、“虎叫”和“狼嚎”。當地傳媒指每日都有數以千計的人去現場看熱鬧,也包括一些省外來客。當地交通一度擁堵,相關部門要設置5個駐點勸返羣衆。

奇聞軼事一向吸引人們的注意力。不明來源的響聲引發大量網友關注和討論,當地不少民衆都稱怪聲是“龍吟”,是地震的前兆。不過中共官媒7月2日搬出專家說法進行“闢謠”,稱“無地震前兆現象”。結果官方話音剛落,當天在離事發地49公里外的赫章縣就發生4.5級地震。近日,官方又援引貴州省野生動植物管理站站長進行“闢謠”,稱怪聲是由外形似鵪鶉的黃腳三趾鶉發出。這種鳥每年夏天都在貴州繁殖,稱網上一些言論都是“誤傳”。

黃腳三趾鶉爲小型鳥類,外形似鵪鶉,在貴州是夏候鳥,繁育期啼叫時聲音悠長沉悶,有類似牛叫聲。黃腳三趾鶉在中國分佈較廣,貴州省爲其主要分佈區域之一。

不過一些網民對官方這一說法仍不買賬,有人質疑,“官方都說了黃腳三趾鶉每年都來繁殖,爲什麼之前沒聽說過,只有今年有怪叫?”、“看視頻聽那個聲音很大啊,很難想象是這幺小的鳥發出的”、“專家好,你只解釋了聲音從哪來,但我想知道它爲什麼叫,如果這種鳥是貴州夏候鳥就更奇怪,往年不叫今年叫?”

不過針對上述疑問官方尚未給出答覆,希望之聲記者在網絡搜索也沒有看到貴州之前出現奇怪聲音的相關報導。

相對於官方初步判定的“鳥叫”,“地鳴”的說法獲得更多人的認同。

有網友表示,一般來說九級以下地震發生前,都不會產生地鳴現象,只有特大地震前,由於大陸板塊運動,互相擠壓岩層發生錯位,地底空腔承受不住高壓會發生地鳴現象。發出地鳴的地方首先會發生小地震,接下來離地崩山裂的日子也就不遠了。

雖然目前尚未有直接證據表明赫章縣的地震與怪聲是否有關聯,以及未來是否會發生更大規模的地震,但在古籍或一些地方誌中,都有類似這次貴州怪聲事件的記載,而且多是災難的預兆。

根據一些地方誌記載,該地在發生洪水的三天以前,人們都聽到類似牛叫的聲音,當時人認爲是“蛟鳴”。

明朝宏治年間廬山發出怪聲,當時人稱之爲“山鳴”,結果後來就發生了洪水泥石流。

《後漢書》有載:東漢、漢獻帝劉協、以及建安時期,長沙郡(今湖南省)的醴陵縣境內有大山開始常常發出很大聲、像牛叫一般的聲響,一響就響了數年之久。後來豫章郡(在今江西省南昌市)境內的賊兵(可說是起義的民衆)攻沒了醴陵縣,殺了不少當地的官員和百姓。

漢代一部名爲《論語摘輔像》的書中提到:當發生山崩、河川阻塞,百姓流離失所四處漂泊,大山就會發出如鼓聲般的哭聲爲之難過,城市因此而荒廢,這時,一些豪傑之士就會互相結合爲民出頭,戰事便發生了。

古代還有“地鳴”、“天鳴”的說法。因爲按照古人的天人感應觀點來看,這些怪象並非無故發生,都是有原因的,是執政者失德而招致上天降下災異來警告。在唐朝太史監瞿曇悉達在開元年間主持編纂的占星術書《開元佔經》中,有對“山鳴”、“地鳴”、“天鳴”這些異象作出解釋。

山鳴

《地鏡》曰:“山無故晝夜有聲如哭,天下兵喪。”

地鳴

《地鏡》曰:“地中哅哅有聲,人君好興兵相致。”

《潛潭巴》曰:“地鳴有聲,天子不知國,政任婦人。”“地中有聲洞洞者,邑亡。”

京房《易候》曰:“地中訩訩,若嗷嗷,爲兇祥,所愛子死,邦有殃。”

天鳴 

京房《易傳》曰:“天鳴必有殺行,民流亡。”又曰:“萬姓勞厥,妖天鳴。”

《天鏡》曰:“天鳴,世主失,不出十日。”又曰:“天鳴主死,百姓哭。”

《河圖祕微》曰:“劉帝即位百七十日,太陰在庚辰,江充構禍,其變天鳴。”“晉元帝大興二年八月戊戌,天鳴東南,有聲如風水相薄。

京房《易妖佔》曰:‘天鳴有聲,人主憂’”“晉大興三年十月壬辰,天鳴,至甲午止,其后王敦入石頭,王師敗績,元帝屈辱,制於強臣,即而晏駕。”

“晉安帝隆安五年閏月癸丑,天東南鳴,二年九月戊子,天東南又鳴,是後桓玄篡位,安帝播越,憂莫大焉。鳴每東南者,蓋中興江外,天隨之而鳴也。”

大陸今年頗不平靜,2020一開年中共病毒侵襲大半箇中國,百姓被迫禁足在家,生產生活受到嚴重影響。4月開始,各地不斷解封,海外疫情又起,令很多依靠外國訂單的企業面臨裁員、破產和倒閉。5月下旬,南方開始降下暴雨,至今仍未有平息之勢。中國26省受災,多地降雨量打破歷史紀錄。長江三峽大壩已經迎來長江第一號洪水,未來一週還將有3次強降雨過程,考驗着大壩的承受能力。中國災禍不斷,但當局卻在報導上避重就輕,對疫情的深度報導進行封殺;對南方洪災報導的次數也是少得可憐,同時對網絡言論進行嚴格審查。

貴州威寧縣秀水鎮被曝出有奇怪聲音後,貴州畢節公安7月3日表示,當局控制了四名“造謠”的民衆。稱幾人爲博取關注,在視頻中添加“虎叫”、“狼嚎”等恐怖音效在抖音等平臺播放,對“社會造成極壞影響”。當局將虎某江、劉某江分別行政拘留6日、10日,對張某進行“訓誡”,其餘人員情況仍在覈查。

責任編輯:元明清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