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听听狐狸精和鬼差说从它们空间看到的做人和读书表现出的差异。(示意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听听狐狸精和鬼差说从它们空间看到的做人和读书表现出的差异。(示意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

听听狐狸精和鬼差 从它们空间看到 做人和读书表现出的差异

【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系列】2

【希望之声2020年7月5日】(作者:紫君)

邪不侵正

沧州孝廉刘士玉先生,发现家园中的书房被狐狸精给占据了。大白天的就会和人对嘴,呛人;甚至还会扔砖头瓦块砍人。可又看不见它的形迹,很是烦人。

董思任知州听说了这件事,自报奋勇去为刘家驱逐狐精。到了书房,董知州在书房中对着空中大讲“人妖殊途, 不可乱来、越界”的道理。说得正带劲儿的时候,忽然听见房檐那里有人说话,声音朗朗,十分清亮,说到:“先生做官,对老百姓很好,也不贪财收贿赂,所以我也不敢攻击您。但是您爱民,只是为了自己落个好名声,不是从心里爱民;不贪钱受贿,仅仅是怕对自己不利,招来灾祸;所以我也不怕你,不用躲避你。劝您还是打住吧,别自找没趣儿!” 这个董知州一时面红语塞,说不出话来,狼狈的走了,回家后好几天闷闷不乐。

这刘孝廉家里有个女仆,没有读过书,也不识字。人们都认为她是个粗人。可偏偏她不怕这些狐狸。而狐狸也从来不攻击她,不给她捣乱。人们觉得奇怪。有一次和狐狸对话时,就问狐狸为什么对那个女仆不同?狐狸说:“别看她是个下人,奴仆,可是她是个真正的孝顺媳妇,对公婆真心孝敬。这样的人,连鬼神见了都要尊敬,避让。何况我们?她的身上正阳之气很足,我们避之还唯恐不及,还怎么敢去冒犯呢?” 刘孝廉知道了, 就让这个仆妇住在这间书房里。那些狐精当天就离开了。

纪晓岚(纪昀)像(图片:18世纪画作)
纪晓岚(纪昀)像(图片:18世纪画作)

纪晓岚评论说:

看起来,真的是‘邪不侵正’啊,为人正,这狐狸就不敢乱来;你心里有一点儿歪的邪的,它可就敢趁虚而入了 。

老学究

这是爱堂先生讲的。说有个老学究晚上赶路,忽然碰到了一位死去的朋友。这个老学究素来性情刚直,明知是鬼,他也不害怕。就问这个朋友,到哪里去?这个亡友回答说:“我现在是冥间的差吏,受命到南村去抓一个该死的人,正好和你同路。”于是两人结伴同行。经过一间破房子。这个鬼差吏指着这间屋子说:“这是一个读书人住的房屋啊。”

老学究问他:“你怎么知道的呢?”

这个鬼差回答说:“世间凡人白天的时候忙于生计,脑子被各种各样的念头充满了。自己的精神灵性都湮没了。唯独到了夜间睡觉的时候,什么都不想了,心无杂念,元神就清朗明澈起来,这时平日里所读的圣贤之书,字字都放出光芒,从百窍射出,看去那光芒缥缈缤纷,灿烂就像锦绣。那些学问像汉代的郑玄、孔安国一样高,文章写的有如屈原、宋玉、班固、司马迁一样好的,他们的光可以向上照亮霄汉,像星星月亮一样明亮;学问文章差一点的这光就只有几丈高;再差一点的就只有几尺高;学问文章越差这光就越小,最差的像一戋小小的豆油灯,只能映照在窗户上了。这些光一般人是看不到的,只有鬼神看得见。这间屋子顶上光芒高七八丈,所以我知道是住了个读书人。”

老学究一听,就问鬼:“我读书读了一辈子,睡着的时候我这光芒有多高呢?”这鬼吭哧了半天,说:“昨天经过你教书的学校(私塾),正好你在午睡。我看到您胸中厚厚的讲解书一部,墨印的模拟考卷五六百篇,经文七八十篇,论说文三四十篇,字字化为黑烟,笼罩在学校的屋顶上。你的学生唸书的声音像是在浓云密雾里,我实在看不到什么光芒,不敢乱说。”老学究气得指着鬼大骂,这鬼哈哈大笑而去。

纪晓岚说:

人,可能心底都是自诩很高的。听了不符合自己预期的话,就会不高兴啊。

更多文章请点击【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系列。

责任编辑:文思敏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