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去年香港反送中抗爭期間,中共武警部隊集結在廣東深圳市深圳灣的春繭體育館內。(美聯社圖片)
去年香港反送中抗爭期間,中共武警部隊集結在廣東深圳市深圳灣的春繭體育館內。圖爲身穿防暴裝備的武警訓練照。(美聯社圖片)

傳北京擬派數百武警常駐香港 引爆爭議

【希望之聲2020年7月4日】(本台記者嶽文驍綜合報導)港版國安法生效後,北京設立駐港國安公署,委派大陸人員管理香港國安事務。日本共同社4日引述北京消息來源稱,中共當局計劃派遣準軍事組織武裝警察部隊200到300人,以“觀察員”名義常駐香港

據共同社報導稱,港府可依據《基本法》請求中央派出軍隊駐港協助維持治安。但如果在中國大陸負責處理暴動等的武警常駐香港的話,形同抽除基本法的主要部分。香港居民勢必會面臨更強大心理壓力。

日本中日新聞社旗下之《東京新聞》也指出,消息指派出的主要會是來自駐廣東省之武警,又指在去年6月香港反送中運動以來,該省的武警就一直在深圳進行防暴訓練,並聲稱部隊達到接近4,000人,曾經受訓人數更達1萬人,並且會以每3個月進行輪替的方式,派出200到300人常駐香港

香港《蘋果日報》報導,民權觀察成員沈偉男對“觀察員”的身份表示疑問,他指出“觀察員”理應只是“觀察”,但目前具體細節欠奉,“嚟香港做啲乜?行使乜嘢權力?執法上乜角色?受唔受約束?”香港人對此一無所知。

沈偉男憂慮“觀察員”對警隊有執法指導,甚至具偵查罪行權力,因此促請當局儘快交代詳情。

立法會議員林卓廷則認爲,內地早已有祕密人員在港工作,這次是進一步增加人手,“咁多年雖然冇一個正式部門設喺香港,但系佢嗰啲所謂從事國安工作嘅人員,我諗上千計,呢200個系常規人員嚟啫,有啲非常規人員過往已喺香港活躍住,只系今次系常規,以往系非常規嘅,如果唔系跟蹤譚文豪嗰啲系咩人?大家知,呢個公開祕密嚟。”

他估計,該批武警是替國安公署工作,有別於以往派駐香港的軍隊只能留在軍營內,這些“觀察員”或隸屬國安署,能自由在港執法,具有更大權力,甚至能指導或者指揮香港警隊,“唔系觀察咁簡單”,而是具有“監軍”角色,“公安部部長之前都話要嚟指導香港警隊㗎啦,去反恐、去做國安工作,所以呢200個系監軍、指揮角色”,香港警隊將淪爲效忠大陸,聽命於國安和公安的部隊。

另外,中共央視網3日報導,中共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副主任鄧中華接受中央電視臺訪問時說,全國人大常委會除了制定港區維護國家安全法,日後仍可根據香港的實際情況繼續制定相關法律。

港版國安法在中共當局強推下出臺並宣告生效,外界認爲無異於宣判以司法獨立爲標誌的香港自由的死刑。

責任編輯:元明清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