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國安法
中共「港版國安法」試圖針對香港以外實行該法認定的犯罪實施。香港與18個國家有引渡條例,目前加拿大已暫停與香港的引渡協議,作爲對中共出臺「港版國安法」的抵制行動。(圖源:Twitter 截圖)

江峯: 「香港國安法」 一個讓人類文明蒙羞的法律

【希望之聲2020年7月4日】(本台記者辛吉綜合報導)香港國安法」細則一直拖到七月一日凌晨才由新華社公佈,香港特區政府同時公佈刊憲生效。

著名時政分析評論家、網絡媒體平臺《希望之城》城主江峯先生在「江峯漫談」節目中,談了他對「香港國安法」細則研讀之後的“研讀所得”,對該法中的要害條款所釋放出的信息做出了深刻分析和獨到評論。

習近平一錘子砸爛中共幾代魁老對香港的顧慮和謀略

江峯分析說,中共趕着“七一”公佈「香港國安法」,就是爲了政治上的宣示:從眼下看,它可以對“七一”港人上街抗議遊行直接形成巨大的威脅,看社會主義鐵拳能不能砸爛中共所稱“最壞的三類香港人”:港英時代的人、1949年出到港的人、大逃港出來的人。我們靜心想想,除了1997年一部分移民香港的,絕大多數港人不都是屬於這幾個類型麼?不都是中共眼中反對社會主義、對中共有仇的麼?從長遠看,它有着習近平作爲中共領袖,打造自己、再造香港的歷史地位的宣示作用,這一點我們絕對不能忽視。

周恩來時代港澳工委的“白螞蟻計劃”,要一聲不響地把“整個屋子”吞噬掉,沒有成功;鄧小平時代瞞天過海,用「一國兩制」騙取否決英國的管治權;江澤民時代開始的“愛國主義”、“去殖民化”反而催生了“港獨”思潮的逆反。現在到了習近平手裏,哪裏需要那麼多什麼政治謀略,直接一錘子砸上去:周恩來時代顧慮的國際關係、鄧小平時代需要的經濟發展、後鄧小平時代在香港進行的“民主選舉制度”和文化拉鋸戰,都不需要了,什麼建制派、民主派爭席位,什麼說廣東話、還是普通話⋯⋯ 一錘子下去,“一切反動派都要滅亡”!八一中學紅衛兵造反派的血脈噴張,當年紅衛兵在天安門城樓下的荒唐,今天終於可以延續了。就是這樣一個背景之下,一個讓人類文明蒙羞的法律,出臺了。

「國安法」成了超越一切香港現存立法司法的法上之法

「國安法」條文公佈後,我們才得以有機會看看它究竟是怎樣一部蔑視法制精神和基本人性的法律。「國安法」出臺的依據是所謂“維護香港的「一國兩制」”,然而它的細則卻處處從根本上顛覆香港法制及基本法原則。「國安法」共6章、66項條文,它的第62條,直接列明「國安法」凌駕於香港現行法律,解釋權在全國人大常委會。也就是說,現存的香港立法會的立法、香港最高法院的釋法、香港法院的司法,全都要在「國安法」面前稱臣。這就是過去說的“尚方寶劍”,超越一切的皇權直達。

「國安法」賦予了“國安公署”莫大的法外權力

江峯分析「國安法」的部分細則指出:第一,「國安法」比「送中條例」更加獨斷專行。2019年香港「反送中」運動那麼大的聲勢,就是對內地法治環境的不信任而要堅守香港最後一點法治空間,在香港就算被抓了,還可以有一個基本完整公正的司法程序;在大陸,連最高法院院長都要聽黨的話!「709迫害維權律師案」,那麼多替人伸冤打官司的律師都被抓捕,還有什麼法治?所以「反送中」就是在捍衛香港最後一點自由,免受獨裁者迫害的自由。

但是這個「國安法」直接跳過了「送中條例」,只要涉及所謂「國安罪行」就可以「送中」審判。根據第55條及第56條,駐港“國安公署”在三種情況下,可以實施管轄權:1)案件涉及外國或者境外勢力介入;2)出現特區政府無法有效執行「國安法」的嚴重情況;3)國家安全面臨重大現實威脅。

這三種情況根本就沒有具體的參照準則,換句話說,什麼是涉及外國勢力、境外勢力?去年「反送中」,美國駐香港領事館官員會見運動人士,都要被打成“外國勢力”。一個國家的領事人員,最重要的日常工作就是瞭解當地社會生活,關注僑民的安全問題。那麼領事官員同時也在跟特區政府官員接觸,向他們瞭解情況,那麼特區政府官員是不是也在“勾結外國勢力”呢?至於說“特區政府無法有效執行「國安法」的嚴重情況”,去年林鄭月娥不就面臨「反送中」失控麼,那麼街頭上的所有示威者,都可以成爲“國安公署”抓捕的對象了?至於說“國家安全面臨重大現實威脅”,就更是莫須有了,“重大現實威脅”,誰做判斷?中共長期埋伏在香港各界的情報人員?還是某個跟中央領導關係甚歡的商界大佬報告說香港要出大事了,就可以行動?

這就是說,「國安法」賦予了“國安公署”莫大的法外權力。這條法令還說:如符合以上條件,經特區政府或“國安公署”提出並報中央政府批准,公署即可對有關案件行使管轄權。這意味着公署可以單方面啓動有關程序,港府不具反對權,“國安公署”接手調查案件後,由中共最高人民檢察院檢控、中共最高人民法院審訊,整個司法過程都按照中共的那套所謂《刑事訴訟法》來執行。這比「送中條例」更加惡毒:不需要香港法院來確認人犯、決定送中,它直接就抓人、按照大陸法律執行。

「國安法」直接推翻了香港普通法的「無罪推定」原則

江峯說,第二點我們要注意到,即便不送交內地,「國安法」對於香港的司法程序破壞也是非常大的。香港法律按照普通法的「無罪推定」原則,警方只能扣留疑犯48小時,然後決定要麼把人放了,要麼保釋(bail offer),最嚴重的會移送到裁判法院提堂,由法官決定,如果有充分理由認爲嫌疑犯有可能潛逃,或有繼續作案的可能而保持拘押,否則就給予保釋。

但是,中共幾十年來在大陸有過這套麼?它的邏輯是:沒事兒抓你進來幹什麼?所以中共的「國安法」直接推翻基本法最重要的「無罪推定」原則,它第42條規定:除非法官有“充分理由”相信其不會繼續危害國家安全,否則不予保釋。這意味着,任何人一旦被捕,或會像中國內地的一套,被羈押至案件審結爲止。這還是“文明”的一面。

「國安法」竟然還有祕密警察的一套做法:第41條規定,涉及國安案件可以祕密審判,因涉及國家祕密、公共秩序等情形不宜公開審理的,禁止新聞界和公衆旁聽全部或者一部分審理程序。什麼是“國家祕密”?這曾經有過一個笑話:一個司機在車廂後面貼了一個橫幅,寫着“打倒貪腐政權”,結果就被警察以“泄露國家機密”給抓了起來。司機爭辯說:我說的貪腐政權是說美國政府。警察冷笑:美國?我們當警察幾十年了,我還不知道哪個政府貪腐麼?「國安法」徹底摧毀了香港基本法原則,進入到黑箱作業的中共所謂“法治”規則。

國安公署”實質是徹頭徹尾執行政治任務的特殊機構

江峯說,第三點,「國安法」賦予了中共駐港“國安公署”法外機構特權的執行程序已經說明,它完全不是一個普通的執法機構,而是一個徹底的執行政治任務的特殊機構,與錦衣衛無異。“國安公署”人員由中央政府有關機關聯合派出,經費由中央財政保障。這裏的所謂“有關機關”,無非就是公安部政治保衛局、國安部,根據「國安法」,這個香港“國安公署”機構可以架空香港本地司法機構,甚至凌駕於特區政府之上。它的第49條列明瞭“國安公署”的職責:1)分析研判香港維護國家安全形勢,就重大戰略和重要政策提意見;2)監督丶指導丶協調丶支持香港履行國安職責;2)收集分析國安情報;4)依法辦理危害國安的案件。

這是一個權力異乎尋常大的機構。試想,它給誰提意見?監督指導誰?肯定是香港特區政府和特首,相當於特首之首,而且還不只一個人,來十個人,就是十個特首之首,而且人人都代表着北京不同的權貴,還個個權力無限。雖然第50條說“國安公署”「依法接受國家監察機關的監督」,而國家監察機關本身就是一路人馬、兩塊牌子,原來中紀委一幫人,執行中共所謂黨的紀律,也就是執行中共家法的一羣人,本身就在國家法律之上。很明顯,香港一天之內就改變了自由社會的政治經濟規則,一下子就被習近平“命運共同體”了,直接進入北京的權鬥黨爭、人吃人的遊戲規則中了。

在香港爲了突出“國安公署”無法無天的地位,還用「國安法」來確認它們的無恥:第60條及第61條列明:“國安公署”享有香港法律規定的其他權利和豁免,執行職務時不受特區政府管轄,其人員及車輛不受香港執法人員檢查、搜查和扣押;公署履行職責時,特區政府部門只有提供“必要的便利和配合”的義務,而妨礙有關執行職務的行爲會被制止及追究。

「國安法」狂妄至極到意圖管制懲罰全球反共的人

江峯指出,第四點也是國安法最爲荒唐、最爲狂妄的一點,那就是中共第一次正式要把所有外國人都管起來。1955年,毛澤東對新華社社長吳冷西說:要把地球管起來,讓全世界都聽到我們的聲音。到了習近平這裏,真的超越他崇敬的毛了,習近平要把地球管起來,不僅讓全世界聽到中共的聲音,還要全世界都看到中共的手銬。

根據「國安法」第36條丶第37條及第38條:在香港境內、在港註冊船舶或航空器內、或在香港境外犯法,都受本法所限;規管對象除了香港永久性居民或香港成立的公司及團體外,也包括非香港永久性居民。換言之,條例包羅了全世界所有國籍的人,比如蓬佩奧、彭斯、參議員盧比奧等,在美國強烈地聲討中共,只要來香港就會被捕、受審、坐牢。

「國安法」是習近平宣示黨內不同勢力和國際力量的宣戰書

江峯評論說,在這一點上,其實就可以充分解讀出來了,爲什麼我上一次節目說,這個「國安法」就是習近平的一個宣戰書,他政治上對自己黨內不同力量的宣示的意義,遠遠大於這個法本身,他要向試圖威脅他政治地位的黨內勢力,和對他不利的國際力量做一個宣示,所以纔會讓這個法律充滿了非法律的、荒誕的、殺氣騰騰的喧囂。針對目前中共在國際上的空前孤立,中共對於香港處於中西方全面對抗的橋頭堡的判斷,中共「國安法」就是一個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香江的政治宣傳攻勢。

我們來看看「國安法」的奇特條款。它對“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的定義是這樣的:1)對中國發動戰爭或以武力威脅中國主權和統一;2)對特區或中央制定政策帶來嚴重阻撓,並可能帶來嚴重後果;那麼,這世界上有誰能阻撓中共制定政策?肯定是美國或其他西方國家纔有這個能力麼。“武力威脅中國主權和統一”,是不是也只有中共臆想出來的敵對國家吧;3)操控或破壞香港選舉;4)對特區政府或中央進行制裁、封鎖或其他敵對行動;5)通過非法方式引發特區政府或中央政府憎恨並可能造成嚴重後果。

江峯說,前4項非常明確,都是國家行爲。也就是說,這個所謂管治香港的內政法條,實際上已經是在對各國政府進行威脅了,屬於赤裸裸干涉全世界內政了,它的意思就是:誰也不許對香港說三道四。第5項更荒唐,它是典型的以思想入罪、以情緒入罪。什麼叫做“非法方式”,讓特區政府和中央政府憎恨?那就是隻要你惹北京不高興了,讓林鄭月娥不高興了,讓習近平不高興了,後果很嚴重:你就是危害國家安全罪。

從沒有任何一個政權像中共這樣如此害怕人民和自由的聲音

江峯說,國安法引發世界強烈的反彈還沒有達到高潮,在「國安法」細則沒有出臺之前,各國元首還沒有正式站出來表態,我相信本週末到下一週,各國立法機構和政府首腦一定會有更多表態。習近平真的是不辱使命,徹底結束中共罪惡。當如此荒謬、進攻並着手摧毀世界文明秩序的法令出臺,必定會讓國際社會對他和中共徹底失去信任和殘存的善意。

中國在香港的惡舉,不像在新疆、西藏,不像在中國的任何一個省份,中共的「惡」可以悄悄進行。香港,毛澤東叫它“氣窗”,鄧小平叫它“南風窗”,現在,全世界都會通過這扇「窗」,看得清清楚楚:中共是對世界和人類最重大的威脅。如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所說:“香港國安法反映出,從來沒有任何一個政權,會像中共這樣如此害怕自己的人民,害怕自由的聲音”,那我們還有什麼理由去害怕「它」呢?

希望瞭解更多細節,請觀看以下視頻。

江峯歡迎朋友們去他的會員網站看他的讀書節目,也歡迎觀看和欣賞「歷史上的今天」、「民國人物」、「美國往事」、「百年中共」等等更多其他精彩視頻。網址:https://jiangfeng.landofhope.tv

責任編輯:楊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