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国安法
中共「港版国安法」试图针对香港以外实行该法认定的犯罪实施。香港与18个国家有引渡条例,目前加拿大已暂停与香港的引渡协议,作为对中共出台「港版国安法」的抵制行动。(图源:Twitter 截图)

江峰: 「香港国安法」 一个让人类文明蒙羞的法律

【希望之声2020年7月4日】(本台记者辛吉综合报导)香港国安法」细则一直拖到七月一日凌晨才由新华社公布,香港特区政府同时公布刊宪生效。

著名时政分析评论家、网络媒体平台《希望之城》城主江峰先生在「江峰漫谈」节目中,谈了他对「香港国安法」细则研读之后的“研读所得”,对该法中的要害条款所释放出的信息做出了深刻分析和独到评论。

习近平一锤子砸烂中共几代魁老对香港的顾虑和谋略

江峰分析说,中共赶着“七一”公布「香港国安法」,就是为了政治上的宣示:从眼下看,它可以对“七一”港人上街抗议游行直接形成巨大的威胁,看社会主义铁拳能不能砸烂中共所称“最坏的三类香港人”:港英时代的人、1949年出到港的人、大逃港出来的人。我们静心想想,除了1997年一部分移民香港的,绝大多数港人不都是属于这几个类型么?不都是中共眼中反对社会主义、对中共有仇的么?从长远看,它有着习近平作为中共领袖,打造自己、再造香港的历史地位的宣示作用,这一点我们绝对不能忽视。

周恩来时代港澳工委的“白蚂蚁计划”,要一声不响地把“整个屋子”吞噬掉,没有成功;邓小平时代瞒天过海,用「一国两制」骗取否决英国的管治权;江泽民时代开始的“爱国主义”、“去殖民化”反而催生了“港独”思潮的逆反。现在到了习近平手里,哪里需要那么多什么政治谋略,直接一锤子砸上去:周恩来时代顾虑的国际关系、邓小平时代需要的经济发展、后邓小平时代在香港进行的“民主选举制度”和文化拉锯战,都不需要了,什么建制派、民主派争席位,什么说广东话、还是普通话⋯⋯ 一锤子下去,“一切反动派都要灭亡”!八一中学红卫兵造反派的血脉喷张,当年红卫兵在天安门城楼下的荒唐,今天终于可以延续了。就是这样一个背景之下,一个让人类文明蒙羞的法律,出台了。

「国安法」成了超越一切香港现存立法司法的法上之法

「国安法」条文公布后,我们才得以有机会看看它究竟是怎样一部蔑视法制精神和基本人性的法律。「国安法」出台的依据是所谓“维护香港的「一国两制」”,然而它的细则却处处从根本上颠覆香港法制及基本法原则。「国安法」共6章、66项条文,它的第62条,直接列明「国安法」凌驾于香港现行法律,解释权在全国人大常委会。也就是说,现存的香港立法会的立法、香港最高法院的释法、香港法院的司法,全都要在「国安法」面前称臣。这就是过去说的“尚方宝剑”,超越一切的皇权直达。

「国安法」赋予了“国安公署”莫大的法外权力

江峰分析「国安法」的部分细则指出:第一,「国安法」比「送中条例」更加独断专行。2019年香港「反送中」运动那么大的声势,就是对内地法治环境的不信任而要坚守香港最后一点法治空间,在香港就算被抓了,还可以有一个基本完整公正的司法程序;在大陆,连最高法院院长都要听党的话!「709迫害维权律师案」,那么多替人伸冤打官司的律师都被抓捕,还有什么法治?所以「反送中」就是在捍卫香港最后一点自由,免受独裁者迫害的自由。

但是这个「国安法」直接跳过了「送中条例」,只要涉及所谓「国安罪行」就可以「送中」审判。根据第55条及第56条,驻港“国安公署”在三种情况下,可以实施管辖权:1)案件涉及外国或者境外势力介入;2)出现特区政府无法有效执行「国安法」的严重情况;3)国家安全面临重大现实威胁。

这三种情况根本就没有具体的参照准则,换句话说,什么是涉及外国势力、境外势力?去年「反送中」,美国驻香港领事馆官员会见运动人士,都要被打成“外国势力”。一个国家的领事人员,最重要的日常工作就是了解当地社会生活,关注侨民的安全问题。那么领事官员同时也在跟特区政府官员接触,向他们了解情况,那么特区政府官员是不是也在“勾结外国势力”呢?至于说“特区政府无法有效执行「国安法」的严重情况”,去年林郑月娥不就面临「反送中」失控么,那么街头上的所有示威者,都可以成为“国安公署”抓捕的对象了?至于说“国家安全面临重大现实威胁”,就更是莫须有了,“重大现实威胁”,谁做判断?中共长期埋伏在香港各界的情报人员?还是某个跟中央领导关系甚欢的商界大佬报告说香港要出大事了,就可以行动?

这就是说,「国安法」赋予了“国安公署”莫大的法外权力。这条法令还说:如符合以上条件,经特区政府或“国安公署”提出并报中央政府批准,公署即可对有关案件行使管辖权。这意味着公署可以单方面启动有关程序,港府不具反对权,“国安公署”接手调查案件后,由中共最高人民检察院检控、中共最高人民法院审讯,整个司法过程都按照中共的那套所谓《刑事诉讼法》来执行。这比「送中条例」更加恶毒:不需要香港法院来确认人犯、决定送中,它直接就抓人、按照大陆法律执行。

「国安法」直接推翻了香港普通法的「无罪推定」原则

江峰说,第二点我们要注意到,即便不送交内地,「国安法」对于香港的司法程序破坏也是非常大的。香港法律按照普通法的「无罪推定」原则,警方只能扣留疑犯48小时,然后决定要么把人放了,要么保释(bail offer),最严重的会移送到裁判法院提堂,由法官决定,如果有充分理由认为嫌疑犯有可能潜逃,或有继续作案的可能而保持拘押,否则就给予保释。

但是,中共几十年来在大陆有过这套么?它的逻辑是:没事儿抓你进来干什么?所以中共的「国安法」直接推翻基本法最重要的「无罪推定」原则,它第42条规定:除非法官有“充分理由”相信其不会继续危害国家安全,否则不予保释。这意味着,任何人一旦被捕,或会像中国内地的一套,被羁押至案件审结为止。这还是“文明”的一面。

「国安法」竟然还有秘密警察的一套做法:第41条规定,涉及国安案件可以秘密审判,因涉及国家秘密、公共秩序等情形不宜公开审理的,禁止新闻界和公众旁听全部或者一部分审理程序。什么是“国家秘密”?这曾经有过一个笑话:一个司机在车厢后面贴了一个横幅,写着“打倒贪腐政权”,结果就被警察以“泄露国家机密”给抓了起来。司机争辩说:我说的贪腐政权是说美国政府。警察冷笑:美国?我们当警察几十年了,我还不知道哪个政府贪腐么?「国安法」彻底摧毁了香港基本法原则,进入到黑箱作业的中共所谓“法治”规则。

国安公署”实质是彻头彻尾执行政治任务的特殊机构

江峰说,第三点,「国安法」赋予了中共驻港“国安公署”法外机构特权的执行程序已经说明,它完全不是一个普通的执法机构,而是一个彻底的执行政治任务的特殊机构,与锦衣卫无异。“国安公署”人员由中央政府有关机关联合派出,经费由中央财政保障。这里的所谓“有关机关”,无非就是公安部政治保卫局、国安部,根据「国安法」,这个香港“国安公署”机构可以架空香港本地司法机构,甚至凌驾于特区政府之上。它的第49条列明了“国安公署”的职责:1)分析研判香港维护国家安全形势,就重大战略和重要政策提意见;2)监督丶指导丶协调丶支持香港履行国安职责;2)收集分析国安情报;4)依法办理危害国安的案件。

这是一个权力异乎寻常大的机构。试想,它给谁提意见?监督指导谁?肯定是香港特区政府和特首,相当于特首之首,而且还不只一个人,来十个人,就是十个特首之首,而且人人都代表着北京不同的权贵,还个个权力无限。虽然第50条说“国安公署”「依法接受国家监察机关的监督」,而国家监察机关本身就是一路人马、两块牌子,原来中纪委一帮人,执行中共所谓党的纪律,也就是执行中共家法的一群人,本身就在国家法律之上。很明显,香港一天之内就改变了自由社会的政治经济规则,一下子就被习近平“命运共同体”了,直接进入北京的权斗党争、人吃人的游戏规则中了。

在香港为了突出“国安公署”无法无天的地位,还用「国安法」来确认它们的无耻:第60条及第61条列明:“国安公署”享有香港法律规定的其他权利和豁免,执行职务时不受特区政府管辖,其人员及车辆不受香港执法人员检查、搜查和扣押;公署履行职责时,特区政府部门只有提供“必要的便利和配合”的义务,而妨碍有关执行职务的行为会被制止及追究。

「国安法」狂妄至极到意图管制惩罚全球反共的人

江峰指出,第四点也是国安法最为荒唐、最为狂妄的一点,那就是中共第一次正式要把所有外国人都管起来。1955年,毛泽东对新华社社长吴冷西说:要把地球管起来,让全世界都听到我们的声音。到了习近平这里,真的超越他崇敬的毛了,习近平要把地球管起来,不仅让全世界听到中共的声音,还要全世界都看到中共的手铐。

根据「国安法」第36条丶第37条及第38条:在香港境内、在港注册船舶或航空器内、或在香港境外犯法,都受本法所限;规管对象除了香港永久性居民或香港成立的公司及团体外,也包括非香港永久性居民。换言之,条例包罗了全世界所有国籍的人,比如蓬佩奥、彭斯、参议员卢比奥等,在美国强烈地声讨中共,只要来香港就会被捕、受审、坐牢。

「国安法」是习近平宣示党内不同势力和国际力量的宣战书

江峰评论说,在这一点上,其实就可以充分解读出来了,为什么我上一次节目说,这个「国安法」就是习近平的一个宣战书,他政治上对自己党内不同力量的宣示的意义,远远大于这个法本身,他要向试图威胁他政治地位的党内势力,和对他不利的国际力量做一个宣示,所以才会让这个法律充满了非法律的、荒诞的、杀气腾腾的喧嚣。针对目前中共在国际上的空前孤立,中共对于香港处于中西方全面对抗的桥头堡的判断,中共「国安法」就是一个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香江的政治宣传攻势。

我们来看看「国安法」的奇特条款。它对“勾结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罪”的定义是这样的:1)对中国发动战争或以武力威胁中国主权和统一;2)对特区或中央制定政策带来严重阻挠,并可能带来严重后果;那么,这世界上有谁能阻挠中共制定政策?肯定是美国或其他西方国家才有这个能力么。“武力威胁中国主权和统一”,是不是也只有中共臆想出来的敌对国家吧;3)操控或破坏香港选举;4)对特区政府或中央进行制裁、封锁或其他敌对行动;5)通过非法方式引发特区政府或中央政府憎恨并可能造成严重后果。

江峰说,前4项非常明确,都是国家行为。也就是说,这个所谓管治香港的内政法条,实际上已经是在对各国政府进行威胁了,属于赤裸裸干涉全世界内政了,它的意思就是:谁也不许对香港说三道四。第5项更荒唐,它是典型的以思想入罪、以情绪入罪。什么叫做“非法方式”,让特区政府和中央政府憎恨?那就是只要你惹北京不高兴了,让林郑月娥不高兴了,让习近平不高兴了,后果很严重:你就是危害国家安全罪。

从没有任何一个政权像中共这样如此害怕人民和自由的声音

江峰说,国安法引发世界强烈的反弹还没有达到高潮,在「国安法」细则没有出台之前,各国元首还没有正式站出来表态,我相信本周末到下一周,各国立法机构和政府首脑一定会有更多表态。习近平真的是不辱使命,彻底结束中共罪恶。当如此荒谬、进攻并着手摧毁世界文明秩序的法令出台,必定会让国际社会对他和中共彻底失去信任和残存的善意。

中国在香港的恶举,不像在新疆、西藏,不像在中国的任何一个省份,中共的「恶」可以悄悄进行。香港,毛泽东叫它“气窗”,邓小平叫它“南风窗”,现在,全世界都会通过这扇「窗」,看得清清楚楚:中共是对世界和人类最重大的威胁。如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所说:“香港国安法反映出,从来没有任何一个政权,会像中共这样如此害怕自己的人民,害怕自由的声音”,那我们还有什么理由去害怕「它」呢?

希望了解更多细节,请观看以下视频。

江峰欢迎朋友们去他的会员网站看他的读书节目,也欢迎观看和欣赏「历史上的今天」、「民国人物」、「美国往事」、「百年中共」等等更多其他精彩视频。网址:https://jiangfeng.landofhope.tv

责任编辑:杨晓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