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民衆施打臨牀實驗性疫苗。(美聯社)
疫苗臨牀試驗,示意圖。(美聯社)
中共病毒肺炎疫情專題

是特權還是小白鼠?文件曝北京幾類人先打疫苗

【希望之聲2020年7月3日】(本台記者嶽文驍綜合報導)近日,北京航信防空指揮部的一份文件曝光,指北京疫情嚴重,擬給一些特別的羣體優先注射中共肺炎新冠肺炎疫苗機會。據報另一款疫苗也在軍隊內先打。有香港專家和大陸疾控中心官員均認爲打這樣的疫苗有風險。在近年中國毒疫苗問題未解的陰影之下,官方在5月已迅速批准4家藥廠進入疫苗人體測試,但其中有兩家藥廠都曾涉及疫苗不良反應等醜聞。

一份於6月15日由中國航信疫情防控工作領導小組印發文件7月4日被《大紀元》曝光,註明是中國民航信息網絡股份有限公司“航信辦發【2020】55號文件——‘關於新冠肺炎疫苗接種有關安排的通知’”。

文件提到,“針對北京近日連續出現新增確診病例,對公司在京員工的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構成嚴重威脅。接種安全有效的疫苗是保護公司在京員工安全健康的重要措施。”目前新冠肺炎(中共病毒)疫苗研發生產工作已取得關鍵進展,安全性、有效性良好,具備了緊急接種的條件,“將在自願接種的原則下,組織公司特定需求人員優先開展新冠肺炎疫苗緊急接種工作”。

文件中列出可優先進行疫苗接種的人員包括7類:

1.生產和研發一線保障、核心崗位人員;

2.機場航站樓工作、巡檢人員;

3.近期有出國、出境及經常出差任務人員;

4.經常性參加各類會議的管理及工作人員;

5.公司疫情防控領導小組、各工作組及相關工作人員;

6.所居住小區屬於北京市近幾日列爲中、高風險等級的人員;

7.其他自願接種人員也可報名。

中國航信疫情防控工作領導小組於6月15日所發“關於新冠肺炎疫苗接種有關安排的通知”。(知情者提供)
中國航信疫情防控工作領導小組於6月15日所發“關於新冠肺炎疫苗接種有關安排的通知”。(大紀元)
中國航信疫情防控工作領導小組於6月15日所發“關於新冠肺炎疫苗接種有關安排的通知”。(大紀元)
中國航信疫情防控工作領導小組於6月15日所發“關於新冠肺炎疫苗接種有關安排的通知”。(大紀元)

另據財新網6月29日報導稱,中共中央軍委後勤保障部衛生局頒發軍隊特需藥品批件,繼國藥集團傳出在研新冠疫苗小范圍嘗試對部分國企出國人員接種的消息後,另一款由康希諾生物股份公司與軍事科學院聯合開發的腺病毒載體重組新型冠狀病毒疫苗(Ad5-nCoV)在軍隊內部使用,有效期一年,但不得擴大接種範圍。

香港中大環境科學課程主任、美國毒理學會會員陳竟明副教授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這基本上是找人做測試,北京所有交通服務員也是要接受注射。他認爲,這樣的疫苗肯定有風險,有可能無效,打了這個疫苗之後還可能感染武漢肺炎(中共肺炎)。

陳竟明副教授表示,一般疫苗從研發到投入市場使用需要一年時間,三個階段的測試,包括動物測試,醫院測試及社區測試,就是醫院臨牀也是需要一期、二期、三期等三個階段的試驗。

他介紹,自己的朋友都有這樣的照片,大陸生產出來克爾萊福新型冠狀病毒滅活疫苗(Vero細胞),每支0.5毫升,但在批准文號處寫了“待定”兩字。

陳竟明說,“大陸習慣做這樣的測試!我只是想問,疫苗沒有批次,沒有人負責?”“但是,在中國,什麼事都有可能的。”

大陸一名地方疾控中心的官員張華(化名)則表示,這種疫苗需要做臨牀試驗,如果他們簽署了人體自願試驗的話,就是自願人羣,自願人羣也需要一定的量。

張華認爲,現在的疫苗不是特供的概念,在軍隊內部使用一年。按說是自願人羣,因爲中國軍隊好組織,所以在軍隊內部組織起來試用。

對於中國航信疫情防控工作領導小組文件提及優先提供給7類人,張華認爲這不是特別優先照顧,還是臨牀的概念,因爲你批號沒有下來肯定是臨牀概念,你不寫臨牀的概念肯定不對的,就是臨牀試驗。最後一期臨牀試驗要求的人羣量還是比較大的,把文件中提到的人羣全覆蓋也是差不多。中國人口基數大,志願者試打疫苗的人數也要大一些。

他強調,最後打的時候,都是要按臨牀的試驗手續簽訂志願合同。

此前,中共當局爲了與各國競爭中共病毒疫苗的研發,5月初就迅速批准4家藥廠進入疫苗人體測試,但其中的武漢生物製品研究所和北京科興生物科技都曾涉及疫苗不良反應等醜聞,中共開發的疫苗令外界擔憂。

武漢生物製品研究所曾在2018年捲入一樁醜聞,有缺陷的白喉、破傷風、百日咳和其他疾病的疫苗被注射到數十萬嬰兒體內。該所在中國至少被起訴過兩次,原告控告該所疫苗引起了“不良反應”。在這兩起案件中,武漢生物製品研究所向受害者支付總計約7.15萬美元的部分賠償。

北京科興生物科技也捲入了一起賄賂醜聞。時任科興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尹衛東爲幫助公司獲得藥品批准,從2002年到2014年,向一名負責藥品評估的官員支付了近5萬美元。但中國科興沒有受到指控。尹衛東現在則是該公司現任首席執行官。

近年來,中國藥廠的疫苗造成大量兒童重病、癱瘓甚至死亡,家長們維權持續遭到官方打壓和迫害。而多數有關疫苗廠家都安然無恙。2018年,長春的長生生物“毒疫苗事件”曝光後,該公司被罰13億美元,公司董事長及高管當被抓捕。但製造問題疫苗的中共相關體制並沒有改善。

《紐約時報》報導指出,中共的監管機構傾向於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許多疫苗生產商有恃無恐地運作,他們知道即使被髮現製造了有問題的產品,也不太可能被關停。

中共疾控中心主任、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成員高福4月20日宣佈,中國研發的中共肺炎疫苗可能在今年底至明年初使用,讓全民接種,並視疫情,在應急情況下,年底可先讓醫務人員使用。

《新唐人》報導,中共肺炎疫苗明年開打的消息,反而引發許多家長擔憂,認爲“中國疫苗太危險了”。

中共衛生部前高官陳秉中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指出,在毒疫苗問題解決之前,中共沒有資格生產疫苗

《紐約時報》報導指,中共迫切希望研發出疫苗,以便吹噓其所謂“科技強國”的地位,並轉移外界對其隱瞞疫情致全球大流行的指控,所以中共當局已將中共病毒疫苗開發列爲優先任務。

責任編輯:元明清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