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民众施打临床实验性疫苗。(美联社)
疫苗临床试验,示意图。(美联社)
中共病毒肺炎疫情专题

是特权还是小白鼠?文件曝北京几类人先打疫苗

【希望之声2020年7月3日】(本台记者岳文骁综合报导)近日,北京航信防空指挥部的一份文件曝光,指北京疫情严重,拟给一些特别的群体优先注射中共肺炎新冠肺炎疫苗机会。据报另一款疫苗也在军队内先打。有香港专家和大陆疾控中心官员均认为打这样的疫苗有风险。在近年中国毒疫苗问题未解的阴影之下,官方在5月已迅速批准4家药厂进入疫苗人体测试,但其中有两家药厂都曾涉及疫苗不良反应等丑闻。

一份于6月15日由中国航信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印发文件7月4日被《大纪元》曝光,注明是中国民航信息网络股份有限公司“航信办发【2020】55号文件——‘关于新冠肺炎疫苗接种有关安排的通知’”。

文件提到,“针对北京近日连续出现新增确诊病例,对公司在京员工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构成严重威胁。接种安全有效的疫苗是保护公司在京员工安全健康的重要措施。”目前新冠肺炎(中共病毒)疫苗研发生产工作已取得关键进展,安全性、有效性良好,具备了紧急接种的条件,“将在自愿接种的原则下,组织公司特定需求人员优先开展新冠肺炎疫苗紧急接种工作”。

文件中列出可优先进行疫苗接种的人员包括7类:

1.生产和研发一线保障、核心岗位人员;

2.机场航站楼工作、巡检人员;

3.近期有出国、出境及经常出差任务人员;

4.经常性参加各类会议的管理及工作人员;

5.公司疫情防控领导小组、各工作组及相关工作人员;

6.所居住小区属于北京市近几日列为中、高风险等级的人员;

7.其他自愿接种人员也可报名。

中国航信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于6月15日所发“关于新冠肺炎疫苗接种有关安排的通知”。(知情者提供)
中国航信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于6月15日所发“关于新冠肺炎疫苗接种有关安排的通知”。(大纪元)
中国航信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于6月15日所发“关于新冠肺炎疫苗接种有关安排的通知”。(大纪元)
中国航信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于6月15日所发“关于新冠肺炎疫苗接种有关安排的通知”。(大纪元)

另据财新网6月29日报导称,中共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卫生局颁发军队特需药品批件,继国药集团传出在研新冠疫苗小范围尝试对部分国企出国人员接种的消息后,另一款由康希诺生物股份公司与军事科学院联合开发的腺病毒载体重组新型冠状病毒疫苗(Ad5-nCoV)在军队内部使用,有效期一年,但不得扩大接种范围。

香港中大环境科学课程主任、美国毒理学会会员陈竟明副教授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这基本上是找人做测试,北京所有交通服务员也是要接受注射。他认为,这样的疫苗肯定有风险,有可能无效,打了这个疫苗之后还可能感染武汉肺炎(中共肺炎)。

陈竟明副教授表示,一般疫苗从研发到投入市场使用需要一年时间,三个阶段的测试,包括动物测试,医院测试及社区测试,就是医院临床也是需要一期、二期、三期等三个阶段的试验。

他介绍,自己的朋友都有这样的照片,大陆生产出来克尔莱福新型冠状病毒灭活疫苗(Vero细胞),每支0.5毫升,但在批准文号处写了“待定”两字。

陈竟明说,“大陆习惯做这样的测试!我只是想问,疫苗没有批次,没有人负责?”“但是,在中国,什么事都有可能的。”

大陆一名地方疾控中心的官员张华(化名)则表示,这种疫苗需要做临床试验,如果他们签署了人体自愿试验的话,就是自愿人群,自愿人群也需要一定的量。

张华认为,现在的疫苗不是特供的概念,在军队内部使用一年。按说是自愿人群,因为中国军队好组织,所以在军队内部组织起来试用。

对于中国航信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文件提及优先提供给7类人,张华认为这不是特别优先照顾,还是临床的概念,因为你批号没有下来肯定是临床概念,你不写临床的概念肯定不对的,就是临床试验。最后一期临床试验要求的人群量还是比较大的,把文件中提到的人群全覆盖也是差不多。中国人口基数大,志愿者试打疫苗的人数也要大一些。

他强调,最后打的时候,都是要按临床的试验手续签订志愿合同。

此前,中共当局为了与各国竞争中共病毒疫苗的研发,5月初就迅速批准4家药厂进入疫苗人体测试,但其中的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和北京科兴生物科技都曾涉及疫苗不良反应等丑闻,中共开发的疫苗令外界担忧。

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曾在2018年卷入一桩丑闻,有缺陷的白喉、破伤风、百日咳和其他疾病的疫苗被注射到数十万婴儿体内。该所在中国至少被起诉过两次,原告控告该所疫苗引起了“不良反应”。在这两起案件中,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向受害者支付总计约7.15万美元的部分赔偿。

北京科兴生物科技也卷入了一起贿赂丑闻。时任科兴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尹卫东为帮助公司获得药品批准,从2002年到2014年,向一名负责药品评估的官员支付了近5万美元。但中国科兴没有受到指控。尹卫东现在则是该公司现任首席执行官。

近年来,中国药厂的疫苗造成大量儿童重病、瘫痪甚至死亡,家长们维权持续遭到官方打压和迫害。而多数有关疫苗厂家都安然无恙。2018年,长春的长生生物“毒疫苗事件”曝光后,该公司被罚13亿美元,公司董事长及高管当被抓捕。但制造问题疫苗的中共相关体制并没有改善。

《纽约时报》报导指出,中共的监管机构倾向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许多疫苗生产商有恃无恐地运作,他们知道即使被发现制造了有问题的产品,也不太可能被关停。

中共疾控中心主任、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高福4月20日宣布,中国研发的中共肺炎疫苗可能在今年底至明年初使用,让全民接种,并视疫情,在应急情况下,年底可先让医务人员使用。

《新唐人》报导,中共肺炎疫苗明年开打的消息,反而引发许多家长担忧,认为“中国疫苗太危险了”。

中共卫生部前高官陈秉中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指出,在毒疫苗问题解决之前,中共没有资格生产疫苗

《纽约时报》报导指,中共迫切希望研发出疫苗,以便吹嘘其所谓“科技强国”的地位,并转移外界对其隐瞒疫情致全球大流行的指控,所以中共当局已将中共病毒疫苗开发列为优先任务。

责任编辑:元明清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