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石涛总横
评论员石涛

【石涛纵横】没有港版国安法的出现就没有天灭中共的出现

【希望之声2020年7月3日】(主持人:石涛)

这两三天的节目我们都集中在香港的问题上,其实现在依然是过程,因为在它执行了港版国安法之后,它的很多机构并没有设立。今天、明天,大概在这一个星期之内,你会看到习近平会任命具体的官员,很多人也在讨论一些具体的官员,比如说,国安公署的署长就是当年在乌坎事件当中镇压乌坎民众的人,那是一个人,是汕尾的,当初海陆风里面那个地区的人,这个人相当恶的。今天我看媒体讨论得比较多。

就我个人来讲,我觉得已经意义不大了。原因就是,当习近平以这样的方式去做、去出现的时候,其它的东西只会显示出它的恶,显示出它的邪。

所以我跟大家解释的意思就是,我们通常引用《封神演义》里面的故事,在过了万仙阵之后,在人的层面,在姜子牙的面前,碰到的都是鬼和妖,鬼、妖怪、兽、动物,都是这个。什么意思呢?就是与人在并行的环境里,或者说你算成一种回归。

妲己是只狐狸,是女娲派来的,所以开启了这件事情,等到最后结束的时候,她又回去了。比如说,梅山七圣,有狗、有猪、有羊、有蛇,这些东西都有。所以它是表现着人的环境当中,我们看到的那种凶残的程度,但是,它其实是不堪一击的,可是对人而言,那似乎又是不可战胜的。原因就是,在这个过程中,它要显现出它生命真正的恶,人身体的珍贵和面对这一切,人们的无可奈何。那个东西再凶恶,它是以人的方式出现的,就看人在其中是否能够醒悟,其实是一种自我救赎的过程。同时标志就是它完了,它在一定的时间里面基本就完了,因为当这东西显现出来的时候,它背后没有任何支撑的力量。

有人说,什么叫背后没有支撑的力量?举个简单的例子,每一个人试图要成功,在努力试图成功的时候,他有一种成功的力量,我要做律师,我要演电影,我要这个那个。这一份的精神上的一念,成为了他在现实生活中,他的一举一动,他的言行的一个代表,他的努力的方向,他的奋斗的方向。所以那是在他的那个念头下做的,念头的本身就是这件事情的根脉。

而今天,在中共的体制之下,连这东西都不存在了,只剩下人的解恨,今天的一切就是习近平的解恨。人们抛弃了太多的东西,你可以看到一个为私的生命,以人的方式,用尽所有的权力来宣泄他个人的愤怒,他个人的愤怒就是你们都不听他的,他自小都没人听他的,他自卑,形成了今天拥有的权力,谁让你香港人非要以这样的方式出现的?所以这就叫不择手段。不择手段不是人,他是人的环境,但他行为不是人。所以今天的人只能在这样的磨难中,去逐渐的苏醒。

这是一份磨难,我以为大家不要把它看成是一种很坏的事情,没有国安法的出现,就没有天灭中共的出现。

这话从我能理解的更高的层面,不是一个很正面的说法,但是事已如此,也就没有办法了,已经改变不了啦,本来有机会可以改变,但已经改变不了啦,所以就走到了今天。这是一种命运之使然,所以没有香港人的绝望,就没有在中国大陆天灭中共的发生。香港人不绝望,人有办法,香港人绝望,完全消失了,人就没办法了,神才出手。

所以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今天不相信神的人太多了。具体的人绝对绝对的大多数都是以自己的利益为思考,这是今天的麻烦,所以应对着会出现,在香港的社会同样,因为它竞争的环境。所以你看到在香港同样出来那么多的出卖者,你看到在香港的警察本身以这种极其邪恶的方式来表达,他的中心就是钱财、是贪欲。所以他谈不上什么良知不良知的,良知今天在香港是犯法的,因为他涉嫌颠覆国家政权,他是否定中国共产党的。

对等的同时,在6月30号,在贵州出现了一种就象地吼的声音,有人说是真的,有人说是假的,有人说是做出来的。我跟你开句玩笑,红眼石狮的那个故事,那是地藏菩萨救人的故事。那个故事很简单,地藏菩萨知道人类完蛋了,但是他不甘心,一定要找到还能救赎的人,来到这个村里,这个村将要被淹了,他知道将要被淹了,根本谁也跑不了。他要饭,装成个老婆婆,没人理他。最后到村头上,敲开了一个老太太门。老太太说,我就有一碗粥,我要给了你,我就没的吃了。这样吧,我给你半碗,我留半碗,我不能都给你。这老太太很真实。地藏菩萨就显出自己的原身了。老太太一看见着菩萨了。菩萨说,我就不相信。一定还有人有善念,值得拯救。你记住,全村只有一个人。

当人类遭遇这种大灾难的时候,绝大多数的人是被淘汰的,他不能醒悟。身在其中的人也不信,都会按照自己的方法去解释。

地藏菩萨就说了,你看到村头那个石狮子眼睛红了,你赶快往山上跑,会发水的。地藏菩萨就走了。

老太太就满村嚷嚷,狮子眼睛一红,我们村就要被水淹了,我们得跑。大家就乐她。谁信老太太的?谁也不信。疯婆子,有病。都是这样的。

耶稣复活的时候,旁边就是个妓女,就这样,你信她吗?现在全世界几十亿人信她的。当初呢?你能设身处地的把自己放在那个环境吗?那你今天这个环境你信吗?你凭什么信啊?你得证明吧?你有什么资格被证明呢?这是今天的人愚蠢,精英者的愚蠢。

简而言之,后来村里的孩子取笑老太太,拿着红颜色就把狮子眼睛给染红了,跟老太太说,眼睛红了。老太太一看红了,快跑啊!快跑啊!没人理她,就乐她。孩子们也乐。老太太自个儿跑了。大水来了,把村子,连狮子一块就全走你了。

假的是真的,人中的假的都是真的,就这么回事,所以没有真没有假,造假的一切在那个时间点上都是假的。所以我觉得就没有几个人能够明白这个道理。

现在发生的故事,人们都看在似乎跟自己没关系,其实大难临头了。

同时间在全世界,中共病毒的确诊者大规模增长,每天20万。在美国,昨天出现了5.4万,无从解释。但它的死亡大幅下降,告诉你身上有病毒,但是不死人。那什么意思?

那个时候没有这么多感染的,死人那么多;现在这么多人感染的,死人这么少。它是被控制,人家是有它的选择、有它的机会、有它的认识。今天的人傻帽,傻在他的聪明上。所以这是我们说它告诉人们太多的人身上拥有这份病毒了,只不过神仙没出手就是了。

美国的首席医师福西,他明确讲说昨天病毒应该已经变异了,变异使得它传播的范围会更广,但是什么时候变异的不知道,那他变异的程度有多深,不知道。这话说的。因为感染人多了,所以它就传播更广了,就跟他说的戴口罩一样,这就是今天美国社会的首席医师,你看咱家的节目,多少时间前咱就这么说了。

我不是嘲讽他,我是说今天的社会不过如此,今天人面对这一切无法自我解脱,一点办法都没有。

那与此同时中共表现出来的强硬,也在6月30号这天在广西的全州县,出现了大规模的蝗虫,蝗虫的模样就跟东非黄蜂几乎是一样的。国内没有任何报告,只在推特上有,但是很奇怪好像是被Twitter给掩盖了,这个视频传不出去,很奇怪。可能没准也有人说这是假的。

在今天的社交媒体中,我就说这意思,什么东西是真的,什么是假的,我问你习近平是真的?习近平是假的?今天香港是真的?还是假的?人们在这种利益的取舍上显得非常的无知。

有朋友说你这么说不好说,好喽,没有一个男人娶了自己想娶的女人,没有一个女人嫁自己想嫁的男人,我问你,你的老婆、你的先生对你是真爱还是假爱?

你问自个儿,你梦中的情人还在哪个角落里呆着呢,没娶着她,初恋的情人永远是梦。那反过来问你家庭,你对你先生是真的是假的?这就是今天很多人的愚蠢。这一份愚蠢就在于得到,在于表面的知识。穿上西服就是先生?胡说,大流氓穿的都是好西服,最邪恶的今天是国家主席,开什么玩笑?不是那样。

正是这样的认识的差距,在营造这个环境中,人的环境中,我们看到出现了这种令人瞠目结舌,但非常真实的一面。天灭中共,如果大家接受的话,是人重新认识神的过程。人如何重新认识神的过程,人的能力,在中共的压力之下变得不堪一击,人的个体的存在,在中共的压力之下无可奈何,才会让真正的人在逐渐逐渐醒悟。香港的自由、香港的努力、香港的一切,一夜之间化为乌有。

今天的香港社会,今天的香港民众,不如北京人,北京没有这样的国安法,中共国家的国安法远远不如港版国安法严厉。今天的港版国安法,有一个电影,当时讲述的是东柏林,德国的,非常有名的电影,中文叫窃听风暴。不是窃听风云,那是香港拍的。窃听风暴,那是真正诠释了今天香港将要度过的生活。警察是权力的一切,他可以任意玩弄良家妇女,最后可以把人逼死,玩完之后象肉一样就扔了。让你到哪个地方来等他,就得等他,人家头儿下班了,坐在车上,可以任意羞辱你,到了家了,把你轰下车,走吧。

那些人是什么?这个女人是当时东柏林很有名的艺术家,不过如此;她的男人是当时东德德国非常有名的艺术家,就这个故事。这是当时在影片中表现出来,当东柏林完了之后,东柏林、西柏林这个东柏林消失之后,那些羞辱他人的这个德国的官员,没有人受到惩罚。就像今天的香港警察一样,他的唯利是图、他的残暴,他认为这是我的工作,当这件事情结束之后,不会受到惩罚的。这是遭到天谴的原由。

不会的,治不过来的。香港警察几万人,都给治罪?还不可能。那他为什么不干?他今天出去值班,他可以三倍的价钱挣工资,原来一个小时50块,今天一个小时200块,我为什么不赚?你赚不赚?这是今天我们说遇钱是鬼,遇色是鬼,这是今天真正在香港出现的。

所以人是没有办法的。那外力的一切只是一种表达他应该有的一份做人的责任,这就是在我眼睛里人类的劫难,才会演示到今天。那在中国出现的这种天灾、大型的天灾,伴随着这样的时间点,都会显现出来,这是神的警示。

说那神为什么不动手?神有神的想法,人有人的念头。所以用人的念头去揣摩神的想法,如果真兑现的话,他就不是神了,或者你就是神了,这个东西很简单。人一定站在自己的利益角度去想,如果没有这么大的私念,在人的环境中就不会出现这么大的魔鬼,也不会出现这么大的瘟疫。所以与其你认为看到这是一种迫害的过程,不如看到是人类社会开启的自我救赎的过程。

自我救赎是每一个人自己做决定,你对真正信不信生命的真正的归属,而不是人间我遭到伤害了。不仅仅是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