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媒体记者在铜锣湾采访过程中遭警方以胡椒喷雾和水炮攻击,受伤倒地。 (美联社)
媒体记者在铜锣湾采访过程中遭警方以胡椒喷雾和水炮攻击,受伤倒地。 (美联社)

章天亮: 中共暗黑算计“留港不留人” 美英须除恶务尽 警惕重蹈覆辙

【希望之声2020年7月3日】(本台记者辛吉综合报导)6月30日夜11时,中共魁首习近平赶在“7.1”中共敏感日之前发布了49号主席令,宣布「香港国安法」正式实施。中共此举令国际社会掀起谴责声浪,抵制中共已成大势。

英国美国先后提出了应对举措,对香港人提供人道救援计划,慷慨接纳港人成为国民,提供合法身分。

著名历史学者、网络媒体平台《希望之城》播主、时政分析评论家章天亮教授,精辟分析了中共实施所谓「港版国安法」、“留港不留人”到底是一种怎样的算计?美英现在采取的应对举措为什么还不足够?在香港事件中卷入最深的中共英国美国三方各自的决策心里到底是什么?

知己知彼:中共在香港希望达到的最好目标是“留港不留人

章天亮认为,对「香港国安法」事件中卷入最深的中共英国美国三方角色心理的分析在现在这个时候尤为重要。他说,我们看《三国演义》中,诸葛亮经常讲面对如是的情况司马懿是一种什么样的心理、他会采取什么样的措施;也会说曹操在什么样的时候他会大笑,等等。《三国》几乎每一场战役都是按照诸葛亮的算计,最后能够取得胜利的。就是因为诸葛亮看透了对手的心理。《孙子兵法》中有一句话叫“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就是你必须得了解对手到底是怎么想的,才不会在战争中遇到危险。

所以我们现在要对中共做一点心理分析。有人讲说,你这个心理分析是不是也是瞎猜呀?美国智库那么多人,难道他们不知道中共是怎么想的吗?我想说的是,他们还真不知道。为什么呢?前几天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在亚利桑那凤凰城的演讲不是提到嘛,他说美国从1930年开始就误判了中共,到现在已90年时间了。

中共到底是怎么行事的?到底是怎么想的?在2004年大纪元发表《九评共产党》之后,我们一直都在讲,中共下一步要做什么,为什么它能如此做,预测都是比较准确的,2012年的一个月之内,准确预测了当时周永康会有问题、薄熙来怎么下台等等。为什么能够比较准确呢?就是必须要了解对手是怎么想的,如果你不知道对手是怎么想的,你的分析就完全是一种漫无目的的瞎猜。所以我们看到美国在跟中共打交道的几十年中误判对手,就是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中共的心理和行事逻辑到底是什么。

那么这次呢?我们想说,如果美英现在出招已经到此为止,中共一定会心中窃喜,因为中共之所以通过和实施「国安法」,它所希望达到的最好目标就是“留港不留人”。

美国英国应对「国安法」提出对港人的慷慨人道救援

章天亮首先介绍了目前美国英国的应对:6月30号,美国参议院共和党籍佛罗里达州参议员鲁比欧(Marco Rubio)和新泽西民主党籍参议员梅南德斯一起起草了一个法案《Hong Kong Safe Harbor Act》,“Safe Harbor”是避风港的意思,就是该法案给香港人提供庇护的通道。这个法案的内容相当地慷慨:凡是在香港参加过和平游行示威的人,如果他们担心中共会迫害他们,就可以到美国来申请庇护

这个法案慷慨到什么程度呢?美国对这样的庇护人数不做限制,哪怕是香港700万人,都是因此到美国来申请庇护美国也不会对他们关上大门,而且申请庇护有效期是5年,即从现在开始5年之内,凡是觉得自己可能会被中共迫害的人,都可以来到美国,而且哪怕是在香港申请非移民签证的时候,移民官不会考虑你是不是有移民倾向,哪怕你有,也没问题,你也可以来到美国。所以说这个法案非常地慷慨。

再看英国英国更加慷慨:所有持有BNO护照的人,或者有BNO护照资格的人,英国都可以让他们留在英国,颁发绿卡。什么叫BNO?BNO是British National Overseas,指英国海外护照持有人,主要就是针对香港。

BNO的背景是这样:1984年有了《中英联合声明》,1985年双方政府签字,从1985年开始英国就在策划一个法案,并在1987年通过了这个法案:所有在1997年6月30号午夜之前的所有香港合法居民都有资格持有英国的海外护照。1997年7月1号是香港主权移交的日子。那么香港现在具有这种资格的人大概有300万人,还没包括他们的子女。所有这些人英国都可以给他们合法居留权,都有资格立刻到英国去获得绿卡,我想如果包括他们的子女的话,恐怕是400~500万人。

这意味着绝大多数的香港人都可以离开香港,在美国英国开始他们新的生活。美英的这种措施固然让我们看到,它是一种英国人、美国人的人道关怀,它是一种情分。人家没有义务帮助你,但是是他们的一种情分。

美英对香港人提供的人道救援,有可能会带来一个意想不到的结果

章天亮说,我们曾说过美国中共最严厉的制裁就应该是断掉电汇系统SWIFT,让港币和美元脱钩、对中国的银行进行经济制裁,就像制裁北韩和伊朗一样,让他们失去美元交易的可能性。那中共的外贸一下子就会陷于停顿,因为全世界贸易70%都是靠美元来结算的。但是我对这样一种措施并不抱有特别乐观的看法,我并不期待它马上出现,甚至我觉得它可能不大会出现。为什么?因为如果美国要断掉SWIFT,不光是中国的外贸受到影响,美国的外贸也会受到影响,有很多美资现在在香港,如果要是断掉了SWIFT电汇系统的话,那美资都没办法撤离。

他分析说,美英现在给予香港人的人道救援做法,有可能会带来一个意想不到的结果,因为美英做出这样决定的时候,其实是一种姿态,这种姿态如果发展下去,最悲观的考虑就是:美英不再会和中共发生正面的冲突。为什么?章天亮引用了亲共报纸《东方日报》讲过的一段话来做说明:去年6月12号的时候有200万香港人上街抗议「送中」恶法,这200万人包括他们的子女,愿意走你们都走,当你们全走了之后,留在香港的就必然是爱国爱港的人。

章天亮指出,到意愿离开香港去美国英国的港人都离开,那个时候留在香港的人就再也没有反抗中共的意愿了,因为他们自愿放弃投奔自由生活在这个地方,他们不反抗,国际社会也就没有必要对他们进行援助。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香港2003年“23条立法”的时候曾经引起非常大的风波,当时50万港人走出来抗议恶法,造成一直到今天香港“23条立法”都没有立成,就是因为香港人的抗议,当时国际社会的声援对香港人维系他们的自由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但是大家可能不知道,2009年的时候澳门也通过了“23条立法”,它的内容绝不比香港的“23条立法”宽松,但是我们没有看到国际社会发出任何声音,即使有也绝不是占据国际社会重要份量。为什么澳门“23条立法”跟香港“23条立法”差得这么远?因为澳门人不抗争,这就是最简单的一个理由:你们澳门人不抗争,你认同这“23条立法”,国际社会凭什么替你出头?那么香港“23条立法”是因为香港人抗争了,国际社会才替你出头。那么,如果所有抗争的香港人都因为恐惧离开香港到了英国美国,那么香港也就没有抗争了,香港也就变成了澳门,美英就没有必要再为这个事情出头,没有必要跟中共发生正面的冲突。

所以我们可能会看到这样的情况,如果大规模移民,当然并不是说反对这一点,美英的人道考虑是对的,但是在这一点上美英政府、自由社会也一定要清楚:对于香港的支持是绝不能仅仅停留在这里,这其实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做法,而且中共要的就是“留港不留人”,反对中共你们全走,剩下都是听话的。

中共人质外交、一石两鸟玩儿得很娴熟

章天亮指出,中共玩的人质外交思路在以前就曾经有过,只是人们没注意而已:1989年“六四”镇压之后,江泽民当时玩人质外交玩得特别嫺熟,因为当时抓了好多像王军涛、王丹等非常有名的人,包括当时魏京生也是关在监狱里,国际社会的广泛报道,当然对美国政府也形成一种民意的压力,不管是老布什还是克林顿总统都会有民意压力。怎么办?他们就跟江泽民交涉放人,这就变成了人质外交。江泽民拿这个做筹码:你看,我98年的时候放了魏京生,中国人权不是改善了吗?99年的时候去申请奥运会主办权,结果2000年的时候就拿到了,然后放了王军涛、王丹。中共每次放一个人,主流媒体大肆一报道,就给美国人和自由社会造成一个错觉:中国人权已经改善了,所有的问题都已经解决了。而实际上中共所释放的都是那些高调、有名的人,真正那些默默无闻在监狱中遭受迫害的人们,仍然在遭受着中共的迫害。

所以这次中共也玩儿“留港不留人”:你不喜欢共产党你给我到国外去。这个共产党其实玩得很娴熟,现在对香港人也玩同样的招数。因为当你一旦离开了香港,或者当你一旦离开了中国大陆,你再反共就失去了你的群众基础,你跟他们讲话、再做一些什么组织工作的时候就很难了,因为你在美国很难组织中国大陆的一批人干什么事情。所以我们看到海外民运的情况,到了国外以后,他们一旦脱离草根之后,他们对共产党的反击力度就大大的减少了。

中共玩儿人质外交是一石两鸟:一方面减少了国际社会对其人权的压力,减少了对其人权状况的批评;同时在另一方面它又给国际社会造成一种人权改善了的错觉。而且他们到了海外之后也没有办法真的对中共形成有力的威胁,他们的声音被防火墙给屏蔽掉、封锁掉了。

中共已经在做着“留港不留人”的准备

章天亮说,现在中共采取“留港不留人”的态度,把所有反对共产党的香港人撵走,这就是中共今天对港人的心理。

而且中共现在在做充分的准备,我们看现在出现一个情况:在美国的中资机构纷纷从美国股市撤下来,当然这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川普政府现在对中资在美国上市的公司进行审计,让它们遵循美国严格的会计和审计制度,这样它们可能呆不住,就会到香港去上市;

中国大陆的国有企业也可能会大量地把他们的资金移到香港,然后在香港上市,中共会大量核发前往香港的工作签证,把大陆的人移民到香港去,最后真的就把香港变成了一个大陆的城市——不光是香港的人走了,连留在香港的本土文化,都会被汹涌而来的大陆人改变,最后说不定香港就说普通话了,变成跟深圳是一样的了。

美英政府人道救援将带来的两大问题

章天亮在这里强调了二个问题:第一个问题,美英政府对于中共的认识,绝不能够仅仅停留在对现在受到迫害的人的一种人道关怀上,要知道,当你通过一个法案的时候,法律有这样的特性:法平如水,它对所有的人都是公平的。那么就要问一问自己:我为什么给香港人提供庇护?理由是香港人是受到了中共的迫害;但是同样受到中共迫害的更多的大陆人呢?那些坚守信仰20年在中国大陆抵制共产党迫害,并且遭到残酷杀戮的法轮功学员,他们的处境比香港人更加危急!

如果你觉得香港人是因为受到人权迫害就要帮助他们的话,那对大陆的法轮功学员呢?对大陆那些维权律师呢?这就像是说,你不能光救魏京生,而对高智晟、王全璋这样的人就可以视而不见是一个道理,如果真的是出于人道的目的,那么你救了这边的人,也应该救另外一拨人。

第二个问题,当美国打开了这样的一个大门,比如说不限量,只要是在香港有可能遭到迫害的人都可以到美国来,做美国的居民,可以入美国籍,几乎可以肯定:中共是一定会利用这样的漏洞,把大批特务派到美国来。

1989年“六四”镇压之后,美国对华人发出了20万张“六四绿卡”,当时几乎在美国的华人都拿到了绿卡留在了美国,这20万人中现在有多少人还在反对共产党?有多少人他们现在在为共产党做事情?有多少人他们拿到了美国的护照之后,开始大量地向大陆投资、帮助大陆搞研发、甚至盗取美国的情报?这样的人有多少?现在这20万“六四绿卡”的人还有多少人是反对共产党的?看一看每年“六四”的纪念,20万拿到“六四绿卡”的美国人有几个人去中国大使馆前抗议31年前中共在天安门那场血腥的屠杀?

因此,美国绝不能再走89年“六四绿卡”这样一条路。当时老布什就是一边迫于民意压力发绿卡,另一方面又跟邓小平勾勾搭搭,派出密使到北京去见邓小平说要跟中共做生意。所以不管是哪个自由社会的政府,救助香港人确实是一个好事,因为孔子也讲过:危邦不入、乱邦不居,香港确实变得很糟糕,人们不愿意在那儿生活,美英愿意庇护这是好事情。但另外一方面,绝不能重蹈89年“六四”的覆辙:一方面发绿卡,另外一方面又对中共绥靖。

国际社会绝不能重蹈89年“六四绿卡”的覆辙,须除恶务尽

章天亮评论指出,现在习近平赌的就是这一点:我把我全部的资源全部赌在这个事情上,我就赌你美国不跟中国发生正面冲突。美英这么一移民之后,好像表面上问题解决了,实质上是治标不治本,试想:如果89年“六四”的时候,国际社会联合起来对中共进行围堵一直到今天,那么中国是一个什么样子?它还能够像今天的中共一样在国际上如此之嚣张、在国际社会上造成如此巨大的损害吗?如果那个时候就解决掉共产党政权,会有后来的镇压法轮功吗?会有现在香港的危机吗?会有新冠疫情这个事情造成全美几万亿美元的损失和13万美国人丧失生命吗?

所以当时在89年的时候,由于自由社会没有去抵制中共,没有真的去解决中共这个恶源之根、这样一个邪教、黑社会、反人类的犯罪集团,所以今天才面临这样的困境。因此绝不能是中共制造一个麻烦我们就解决这个麻烦本身,而是要除恶务尽,把制造麻烦的源头铲除掉。这就像下棋一样:你要知道你对手的弱点是什么,才能出招让你的对手感到最难过,给他造成最大的损失;同时也要知道你的对手希望你走什么棋,如果你走了对手希望你走的棋,那就是你走的最昏的一个昏招。

现在中共恰恰就是希望搞当年人质外交的形式,“六四绿卡”的形式,所以中共才敢放言“留港不留人”。

自由世界辗压完胜中共赌徒的两大必杀招

章天亮说,要解决中共,有两招中共是非常害怕的:第一招就是断掉它的美元交易系统。但我再次说一遍,我对这个不是抱有特别大的信心,因为我觉得政府很难下这样大的决心。但是第二招是可以做的:就是一定要制裁在香港问题上犯有责任的个人,一定要制裁到个人,而且至少要制裁到政治局委员以上;包括那162个投下「国安法」赞成票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所有他们每一个人都要制裁。只有这样才能够展示出作为美英这样的自由社会,他们捍卫自由的决心,而不是仅仅庇护香港人就完事了。

我们绝不能对中共再抱有任何绥靖和幻想,既然习近平押上了他所有的赌注,孤注一掷抛出来了,联手的自由世界就一定要努力让他输得连裤子都不剩!时间在自由社会这一边,但是万不可贻误重大战机。

希望了解更多,请观看以下视频。

章天亮在最新视频公放平台《希望之城》还有更多精彩视频,欢迎前往观看:https://zhangtianliang.landofhope.tv/

责任编辑:杨晓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