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2020年6月18日,一些工人在北京火車站中央大廳噴灑消毒劑。(美聯社)
2020年6月18日,一些工人在北京火車站中央大廳噴灑消毒劑。(美聯社)
中共病毒肺炎疫情專題

疑“出口轉內銷” 哈佛指北京毒株3月就現身中國

【希望之聲2020年7月2日】(本台記者嶽文驍綜合報導)對去年底在中國武漢開始爆發的中共病毒(武漢肺炎)來源,中共當局一直試圖甩鍋外國未果。而在北京6月份再爆新一波疫情後,當局也再次甩鍋歐洲。不過美國哈佛大學最新研究發現,北京本輪疫情的病毒毒株與5至6月間南亞或東南亞的病例相似,但更早在3月份就出現在中國。

據路透社報導,哈佛大學的研究團隊通過對上個月北京採集的三個病毒基因序列進行檢視,並與全球各地的7,643份樣本進行比對,得出結果顯示,這三個基因序列與5月前在歐洲發現的病例類似。同時也與5月至6月間在南亞和東南亞出現的病例類似。

論文同時指出,這些病毒株也類似中國3月時的一小批感染者所攜帶的病毒。

路透社認爲,這暗示着目前在北京出現的病毒基因序列最早可能在中國出現,三個月後“出口轉內銷”又回到了中國。

這項研究於本週二發表在預印文章網絡平臺medRxiv,仍有待同行評審。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表示,根據哈佛的研究,北京疫情中出現的病毒可能由東南亞或南亞傳入。但哈佛進一步的結論更有意思,顯示其最先在中國出現。

6月16日,中共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在全國政協在上海召開的重大疫情防控機制調研會上表示:“北京這次很可能不是6月初,5月底纔出現的病人,很可能要提前推一個月”。他的意思也就是在5月初或更早,疫情就悄悄蔓延。

英國劍橋大學(University of Cambridge)基因遺傳學者彼得‧福斯特(Peter Forster)團隊,此前也分析了160個從去年12月至今年3月的來自世界各地的病毒基因組,由此繪製出中共病毒的原始傳播圖,發現中共病毒已產生3類變體(即A、B及C型)。其中,A型病毒雖然在武漢出現,但其主要的流行地是美國和澳大利亞;B型病毒不僅在武漢流行,也傳播到了中國各地以及整個東亞;而在歐洲流行的C型病毒則是由B型病毒變異而來,在法國、意大利、瑞典和英國的早期病例中均有發現。

福斯特表示,他們的研究雖不能確切推斷出病毒的源頭所在地,但可以肯定的是,中共病毒最早是在中國傳播起來的。

自6月11日北京新發地疫情爆發以來,疫源至今成謎。中共官方則多次就疫情源頭提出新的說法,目標皆是將病毒源頭引向海外。官方先是歸咎於切三文魚用的砧板,然後讓從歐洲進口的三文魚“背鍋”,隨後又出面“闢謠”。

隨後,中共專家稱這波病毒與歐洲的病毒相同,又表示“雖然病毒是歐洲的,但疫情不一定是從歐洲國家傳來的”。當時就有輿論分析,中共試圖甩鍋歐洲,但又擔心得罪歐洲,因此舉棋不定。

6月18日,中共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發佈消息稱,通過對北京新發地疫情及病毒基因組序列數據進行採樣分析,發現病毒基因組序列均帶有D614G突變,是目前美國及歐洲的主要毒株類型。

不過次日,中共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又提出自相矛盾的說法,稱“從基因組流行病學的初步研究結果看,這個病毒是從歐洲來的,但是它跟歐洲當下流行的病毒又有一定差別,它比現在歐洲流行的病毒要老。”

責任編輯:元明清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