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7月1日,上萬港人上街示威抵制港版國安法,370人被捕,10人涉嫌違反國安法。(美聯社)
7月1日,上萬港人上街示威抵制港版國安法,共370人被捕。(美聯社)

章天亮: 「國安法」將香港及國際社會抗共推入決戰階段

【希望之聲2020年7月2日】(本台記者辛吉綜合報導)7月1日,一個和共產黨扯不開關係的日子:中共曾在這個日子建黨,香港曾在這個日子被所謂迴歸,如今「港版國安法」從這個日子開始被中共香港實施。

每年“7.1”的時候,香港都要爆發很大規模的遊行,對中共香港一系列極度惡劣的行爲進行抗議。今年“7.1”有了一個變化:香港民衆在中共國安法」在港實施首日的巨大威脅下,大批港民依然走上了街頭。

中共刑法」第105條直接拷貝進「港版國安法」,香港自治全面喪失

北京時間6月30日晚,中共終於公佈了「國安法」的全文,在此之前它只是公開了一點所謂的草案說明,從沒有人看到過全文,中共卻說「國安法」經過了對香港的廣泛諮詢。

實際上這個「國安法」真正的內容,一直到它在人大通過之後才正式向外界公佈,中共根本就沒有給外界任何反應和討論的機會。

章天亮表示,我讀這個「國安法」,感到一股血腥氣撲面而來,而且我感到一場血雨腥風的鎮壓馬上就要開始。「港版國安法」中有很多細節令人瞠目結舌,比如說它的第20條和第22條,關於“港獨”和所謂的“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它的量刑尺度和中共刑法」第105條一模一樣,而且一個字都沒改:所謂的首犯處以無期徒刑或10年以上有期徒刑;積極參與者處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即使僅僅參與而已,也要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管制和拘役等。

這就說明,中共是一個字不差地把其「刑法」第105條所謂“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的量刑直接拷貝到了「港版國安法」裏邊。那麼這個行爲也就意味着:中共刑法直接移植到了香港,也就意味着香港自治全面的喪失。

中共國安法」的每一條都在否定“港人治港

我們這裏要說明一點:中共香港實施「國安法」不僅僅違反了《中英聯合聲明》,因爲《中英聯合聲明》明確申明,香港除了外交和軍事之外其他所有一切法律由香港人自行決定,而且中共的這種做法也直接違反了“港人治港”和“香港高度自治”。這個地方我覺得有必要特彆強調一下:

什麼叫做“港人治港”?在中共所謂「國安法」的第一條裏就說其法是爲了維護「一國兩制」和“港人治港”。我們可以想象下什麼叫作“港人治港”,難道僅僅一個香港人做香港特首就算是“港人治港”了嗎?如果這麼說,我們也可以說是疆人在治疆、藏人在治藏,因爲在任何一個地區中共都很容易找到一個完全做中共中央政府傀儡的人、做中共邪教體制俯首聽命的奴才,然後把他安到新疆或者是西藏,難道這就體現了所謂的疆人治疆、藏人治藏、高度自治了嗎?根本就不是!

港人治港”的本意,“港人”指的是香港的人民,由香港人民來負責香港的治理和管治,香港人民通過合法的民主選舉,選出一個人來作爲香港人民的代理人來管理香港。這纔是真正的“港人治港”。換句話說,“港人治港”這四個字裏面,包括香港的自治權,包括港人民主選舉的權利等等。而中共現在所謂的“港人治港”,只不過是安插了一箇中共的傀儡在那裏。在中共的「國安法」裏,它雖然第一條提到“港人治港”,但它後面的每一條都是在否定“港人治港”這幾個字。

國安法」上路,「一國兩制」名不存實已亡

章天亮說,再說這個「一國兩制」,很多人說中共香港實施所謂的「國安法」之後,「一國兩制」名存實亡。我想說的是,「一國兩制」不是名存實亡,是連“名”都沒有了。爲什麼這樣講?因爲在「國安法」裏規定:任何一個牴觸中共基本政治制度、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任何人只要對這一點提出挑戰,這個人就違反了這個「國安法」。

爲什麼叫“兩制”呢?因爲中國大陸是社會主義制度,而香港是資本主義制度,這纔是“兩制”真正的原因,而不是說你是君主立憲制我是民主選舉制,或你是總統制我是議會制,不是指的這樣的兩制,“兩制”指的就是社會主義制度和資本主義制度。那麼現在在香港,你根本就不能挑戰社會主義制度,因爲它已經把這種挑戰定爲了犯罪,這實質上等於是把社會主義主義制度強加到了香港的頭上。這時候還有“兩制”嗎?根本就沒有了,不是什麼名存實亡的問題,連“兩制”的名字都已經沒有了。這就是香港現在面臨的非常大的困境。

國安法」魔鬼條款現狠辣招數

我們之前曾指出說「港版國安法」裏有幾大辣招:第一個就是當香港基本法和「國安法」牴觸的時候,以「國安法」爲準。本來基本法是香港小憲法,如今香港小憲法說了不算,中國大陸立的法律才更加有效,或是屬於上位法。這種情況下,等於是完全可以否定香港基本法。第二個就是所有涉及觸犯「國安法」的案件,審理法官必須由特首指定,也就是由特首來指定其傀儡來負責進行審理。第三個就是對所謂“顛覆國家政權”做模糊性定義,這樣可以把任何一個人裝到這個“口袋”裏邊。

第四個就是在「國安法」全文中看到的更大一個辣招,就是中共香港設置國安公署,並賦予直接執法的權力,而且國安公署在香港的活動不受任何香港政府的限制,也不需要向香港任何一個機構進行報告。等於中共香港設置這個國安公署,就是設置了一個他們自己的特務機構,這個特務機構就相當於明代的錦衣衛,相當於明代的東廠、西廠或內行廠,他們可以直接繞過各類機構包括執法機構去直接執法,可以把那些凡是他們看不上眼的人,他們認爲有威脅到其利益的人,都抓起來進行酷刑折磨,甚至直接把他們打死。

中共現在在香港設置國安公署就跟當時的錦衣衛是一模一樣的,可以不受任何香港地方性政府機構的制約和司法體制的制約,可以直接抓人、想怎麼辦就怎麼辦。這個是在看到「國安法」全文看到魔鬼細節中的一個辣招。

第五個就是在整個設置「國安法」的過程中,針對香港所有機構,不管是政府組織、非政府組織、新聞機構、包括外國駐香港新聞機構,等等,統統都要受到「國安法」的限制。也就是說,哪怕一個外國駐香港的機構,只要批評了中國共產黨這樣一個邪教犯罪集團,這樣一個無惡不作、犯下反人類罪行的組織,就觸犯了「國安法」 ,就可以把你抓走;而且在「國安法」中定義,該法律不僅針對香港居民,甚至你即使沒有香港身份,你只是一個在香港以外的一個人,發表了一些批評中共的言論,你都觸犯了「港版國安法」,只要你人一到香港就可以抓你。

所以說中共這個所謂「港版國安法」一旦立法實施之後,不光是香港人,任何一個地方的人,你只要對共產黨心懷不滿、你只要敢雙腳踏上香港的土地,你就是中共鎮壓的對象。這是非常狠辣的一招。

香港的生死不取決於中共,而由香港人自己決定

章天亮指出,現在有的人覺得香港已經處在了一個非常危險的境地,有的人講香港已經死亡了。很多親共的媒體,在他們的報道口徑中,他們就只報道了一點,說「國安法」通過之後,香港衆志」祕書長黃之鋒立刻解散了香港衆志」。他們的報道到此爲止,給大家留下一個極度錯誤的印象:中共這個「國安法」一通過,所有那些過去敢於抗爭的人就立刻轉入地下,或者是做鳥獸散了。

但是,如果看一看香港衆志」祕書長黃之鋒的臉書上,他實際上說,解散香港衆志」是他開始以個人身份對中共進行抗爭的開始。他爲什麼這麼做呢?因爲中共現在對「衆志」這樣的組織,認爲是違反所謂「國安法」的組織,中共要採取的方法就是要把他們的組織關閉,把他們組織所有的財產沒收,把他們人抓起來。那麼如果你是這個組織的成員,哪怕從現在開始你什麼都沒有做,但是因爲你是這個組織的成員,中共就可以來抓你。所以章天亮認爲,黃之鋒出於非常負責任、對他的這些弟兄手足的關心和照顧,他就把這個組織解散了。解散之後黃之鋒說他會最後以個人的身份繼續進行抗爭。

黃之鋒講了一段非常感人的話,他真的是一個非常有骨氣的人年輕人,他說:有人說香港已經死了,我絕不同意這一點,真正能夠判香港死刑的不是中國共產黨,不是共產黨這樣一個邪教、反人類集團、這樣一個犯罪組織,而是香港人自己;當我們面對這種壓力的時候,如果香港人跪下去了,那香港纔是真的死了。他說:如果香港人民7月1號能夠站出來讓全世界看一看我們,我不相信香港就會死掉,我希望能夠在街頭上見到大家。所以他現在完全是以一個個人的身份在進行這樣的號召和抗爭,他已經觸犯了所謂中共的「國安法中共已經可以抓他了。7月1號開始,中共的大抓捕就可能開始了。

國安法」顯示中共香港自由和香港人民懷有刻骨仇恨

章天亮說,之前我們曾經還說過,中共香港搞「國安法」,很多其他自媒體人都曾經說過,它搞這個法案主要的目的是針對9月份香港立法會的選舉。當中共實施「國安法」之後,什麼樣的人纔有資格去參選立法會?就必須是效忠於中共、願意做中共奴才的人纔可以去做立法會的候選人,在這樣的一羣奴才中挑出一些放到立法會裏做立法會委員。

我們之間曾經做過很多計算,如果香港人有自由的意志,可以自由選舉,這次9月的選舉是非常有希望把泛民變成立法會中的多數。但是,我想說的是,中共固然通過這個法律是針對9月份的選舉,實際上中共還想通過所謂「國安法」去否定去年11月份香港人進行的區議會選舉。爲什麼呢?因爲中共講得非常明確,哪怕是你已經當選,如果你挑戰了中共的制度,中共可以立刻以違反「國安法」爲名,把你從議員的位置上抹掉,然後把別的人填進去。

去年區議會選舉不管選擇了多少泛民的人,但是中共是完全有可能通過「國安法」,這個幾乎是違揹人類一切正義和良知的所謂法律,去對付這些泛民的人,把他們從區議員的位置上抹下來。不光是對區議會的議員,包括香港任何一個公務員、香港任何一個法官,只要你敢質疑中共共產黨邪教制度、質疑共產黨這個反人類組織,你就立刻會被共產黨DQ,你就不能再當法官、不能再當公務員。

這個「國安法」可以惡到一種什麼程度?它全方位無死角地去覆蓋香港,把所有有可能表達對中共不滿的人全部裝到監獄裏,讓那些對中共甘心做奴才的人填到政府官員、法官或者議員的位置上。而且「國安法」還講,不管是誰當選之後,都不得干預特區政府的運作,不能跟它對着幹,而特區政府的最高行政長官又是由中共相當於直接指定的這麼一個傀儡而已。所以我們會看到,「國安法」不僅僅是針對未來9月份的選舉,還會回溯到去年的區議會的選舉。

當我們把整個所謂「國安法」從頭看到尾看它這些細則,就會發現,中共對於香港、對於香港的自由、對於香港的人民,懷有一種刻骨的仇恨,它要通過「國安法」把所有抗爭、有一點點基本的想爭取自己做人的尊嚴和權力的人,要一棍子打死。

香港人民與國際社會中共已到了決戰的時候

章天亮說,我跟袁弓夷先生在直播節目中提到,不光是中共在看,國際社會也在看香港人的反應。如果香港人面對這樣的壓力下真的屈服了,國際社會也沒有必要替你出頭,我覺得香港人都是有血性的。同時我也非常相信一點,中共實施「國安法」絕不是鬧著玩的,恐嚇恐嚇、說說而已,我相信7月1號的時候這種衝突一定會有的,香港人現在真的是面臨着一個生死存亡的關頭,整個香港、整個香港的民主運動,都走到了一個非常關鍵的時刻。

在這樣一個時刻,就需要國際社會給予非常大的支持,光譴責譴責是沒有用的,一定要出非常嚴厲的招數對中共進行制裁,因爲習近平走到這一步的時候,已經把整箇中共的命給賭上去了。我之前曾經講過習近平這個人:色厲膽薄、好謀無斷,他表面上看着很兇,實際上膽子很小。在過去中美貿易戰當中我們已經看到,當美國變得非常強硬的時候,習近平是會退縮的。所以在香港國安法」這個問題上,他現在也是展現得非常強硬,跟當初去年5月份的時候否定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定談好的內容,沒有什麼太大的區別。

那麼現在必須要國際社會展示出非常強大的壓力,在這種情況下習近平纔有可能退縮。他現在已經把中共的命都堵在上面了,我相信中共內部肯定有很多人也是對習近平非常不滿,像朱鎔基、溫家寶這些人還是希望香港能夠維持當初承諾50年不變、「一國兩制」狀態的人;還有很多很多是當香港變成臭港、死港之後那些經濟利益、個人利益受到損失的那些商人、紅二代,包括中共的高官們,他們也會對香港資金進出可能被掐死這一點對習近平非常不滿。當然我們並不是說指望這個。

如果美國真的能夠對香港實施嚴厲的制裁,不光是一些高科技的東西、對香港進行禁運,如果真的能夠讓美元跟港幣脫鉤,能夠禁止美元進出香港,甚至可能是說對中共這些中國銀行,凡是在香港國安法」通過問題上有資金往來的,比如韓正是主張這個的,那麼所有韓正存款的銀行,他們應該受到次級制裁。只有這樣,當這種大招使出來的時候,才能夠真正打痛中共,才能夠真正讓習近平退縮。所以現在面臨的就是一個雙方決戰的時候。

章天亮在節目最後說了八個字:天佑香港,天滅中共

希望瞭解更多細節,請觀看以下視頻;同時爲您提供本集音頻如下:

章天亮在最新視頻公放平臺《希望之城》還有更多精彩視頻,歡迎前往觀看:https://zhangtianliang.landofhope.tv/

責任編輯:楊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