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维权律师余文生。(AP)
维权律师余文生。(AP)

余文生上诉期满 家属探视无门 律师无法替他上诉

【希望之声2020年7月1日】(本台记者福明真综合报导)中国维权律师余文生6月17日被中共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秘密判刑4年,上诉期已过,但家属始终未能与他见面,就连关押的地点也不知道。由于当局的限制,律师无法帮他上诉。

去年,当局在没有告知家属的情况下对余文生案进行秘密开审。今年6月17日,余文生的妻子许艳接到江苏徐州市检察院电话,说余文生被判4年有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3年。之后许艳一直没收到法院的判决书。

6月30日她给负责余文生案的法官打电话,希望能解开谜团。许艳告诉自由亚洲电台:“我主要想查询他们有没有让余文生上诉。还有现在被弄到哪个监狱了。最后他们都没有答复。”

余文生的上诉期早在27日已届满。许艳说,徐州司法当局公然违法,使她感到无所适从。

许艳对自由亚洲电台说:“判决完来一个电话通知,可是到现在判决书也没有给我。上诉期10天的话也就是到27号,已经过了上诉期了,所以现在是否让他上诉,我也不确定,我一直在查。从妻子的角度我是百分百支持他上诉,但是我担心的是,中国的司法机关剥夺他的上诉权。”

余文生案从开庭审理到宣判都是秘密进行。如今上诉程序还没展开,许艳已收到通知,说余文生不会在徐州服刑。

许艳说:“现在不知道他在哪个监狱,但这次判决以后有一个工作人员提到说,监狱应该不在徐州,但是具体在哪儿现在不知道。一般按照法律惯例是应该弄到他户籍所在地附近,我担心的是他会弄到比徐州更偏僻更远的地方,而且他案子前面很多法律程序被剥夺,那之后到了监狱是否还会以各种理由不让我和孩子探视余文生。”

她要求当局保障家属每月一次的探视权。

余文生被抓捕后,当局以余文生已聘请律师为由,拒绝家属为他请律师。因此许艳聘请的律师,包括常伯阳在内,一直未获准会见,也无法替他上诉。

常伯阳表示,有理由相信余文生还没离开看守所。

常伯阳对自由亚洲电台说:“许艳说那个官派律师在电话里说,余文生对判决不服表示要上诉,如果上诉了判决还没有生效,就不会往监狱里送,可能还在徐州看守所关押。”

常伯阳表示,当局的手法和态度让他毫无办法。

常伯阳说:“律师的工作没法开展,没法替他上诉,因为你没法见到他,没法取得他的同意,所以律师没法帮他上诉。他是否上诉,就要他自己才能启动这个事情。”

余文生律师原本是商业律师,2014年因声援香港“占中”,被中共当局羁押99天,遭到酷刑迫害。出狱后,他开始做维权律师,并代理多起法轮功学员辩护案件,加入“中国人权律师团”。

2015年709大抓捕事件发生后,余文生曾为多名被捕律师辩护,7月30日,他控告公安部及部长“违法拘捕公民”。后因支持香港雨伞运动,2018年1月15日,余文生的律师证被注销。

2018年1月18日,余文生在中共19大二中全会召开时发表“修宪公民建议书”,提出以更民主的方式选举国家领导人等政治改革建议;随后,2018年1月19日被捕,同年4月19日,余文生被以所谓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妨害公务罪”批捕,家属担心其可能遭受酷刑。

总部设在华盛顿的中国人权捍卫者(Chinese Human Rights Defenders)组织6月17日就北京人权律师余文生被秘密判刑发表声明。

声明指出,余文生仅仅因为行使言论自由权利并履行人权律师的职责而被当局起诉,显示此案存在严重的司法不公。

声明说,中国政府系统性侵犯了余文生应该享有的法律权益和国际人权公约所赋予的公平审判的权利,后者包括独立法庭公开审判的权利,获得自己或家人选定律师的辩护权利以及免受迫害的权利。

责任编辑:元明清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