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美国前众议院议长金里奇(Newt Gingrich) 。 (AP Photo/Richard Drew, File)
美国前众议院议长金里奇(Newt Gingrich) 。 (AP Photo/Richard Drew, File)

金里奇:左翼媒体用假民调打击川普和共和党

【希望之声2020年7月1日】(本台记者凌浩综合报导)美国前众议院议长金里奇(Newt Gingrich)说,长久以来,左翼媒体利用假民调数据打击共和党,这是一个标准的左翼媒体宣传模式。这就是为什么选举结果常常让人大跌眼镜的原因。 

金里奇周三(7月1日)在福克斯新闻网刊文说,你可能注意到最近所有民意调查都显示前副总统拜登会赢得11月的大选,但你应该知道两件事。首先,选举不是在这个月举行。其次,这是一个以民意调查做误导攻击的标准媒体宣传。 

我对左派压制、迷惑和攻击共和党竞选的伎俩深有体会。左派的目的之一是浇灭对手的热情,减少竞选捐款,并使对方为出现的问题产生内斗(即使没有什么问题可担心的)。 

我最早经历的这种媒体宣传伎俩的例子之一是在1978年。当时的民主党联邦参议员安德森(Wendell Anderson)在竞选连任,其对手是共和党的博斯维兹(Rudy Boschwitz)。在大选的前一天,臭名昭著的左翼报纸《明尼阿波利斯星报》(Monneapolis Star Tribune)在头版报导说,民调显示,安德森将小胜博斯维兹。 

博世维茨竞选团队内部做了数周的民意调查,都显示他以两位数的优势领先。第二天,博世维茨以57%比40%大胜安德森。左翼的宣传失败了。 

在1980年代中期,在时任总统卡特击败联邦参议员肯尼迪(Teddy Kennedy)获得了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提名后,媒体报道说前加州共和党州长里根将明显地输给死灰复燃的卡特总统。但几个月后,里根以压倒性优势获胜,震惊了媒体。 

在1988年总统大选中,共和党籍的时任副总统老布什在5月份时落后19个百分点。仅仅在五个月后,他以8个百分点的优势击败了马萨诸塞州民主党州长杜卡基斯(Michael Dukakis)。在这五个月中,随着美国人了解了自由主义者杜卡基斯的真实情况,他的支持者中有四分之一转向了布什副总统。 

在1990年大选前的星期六,底特律的左翼自由派报纸说共和党人恩格勒(John Engler)将以19个百分点输给时任民主党州长布兰查德(James Blanchard)。三天后,恩格勒以1.7万多张选票的优势获胜。 

在1994年,几乎没有人认为共和党会赢得美国众联邦议院的多数。我个人最喜欢的媒体绝对偏见的例子是《今日美国》在当年十月中旬的一个头条新闻。当时我正去一个广播电台做晨间节目,在途中我看到了一个头版大标题,内容大致是:民主党领先共和党。 

我知道在我们自己做的民意调查中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我们正在失去优势。我好奇地想知道是否《今日美国》知道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尽管如此,我还是不得不先在节目中花一个小时解释《与美国签约》,并力推我们在爱达荷州的候选人。 

当我走出播音室后才有机会读了那篇文章。原来是《今日美国》刚刚做了一个民意调查,在不太可能参加投票的人中支持民主党的人在增加;但在那些计划投票的人中,共和党的支持率增加了。 

报纸编辑可以选择两个标题,但选择了更不准确的那个,因为它符合他或她的意识形态。这个经历让我真正长了见识。宣传媒体通过仔细地编辑,选择要强调的内容和隐藏的内容,从而可以完全扭曲事实。 

在我们现在生活的时代,活动家们正在歇斯底里地行动,就像新闻媒体曾经捏造事实一样,他们想让民众按照他们的意识形态进行思考。 

这里是现今媒体极端偏见的两个例子。 

首先,大多数美国人确实支持和平示威。但是,也确实有更多的美国人反对暴力示威。 

宣传媒体中的反川普激进分子们夜以继日地想说服我们,捣毁雕像、抢劫商店和袭击警察不是暴力行为。毕竟,如果这些行为被认为是暴力的,那么反对他们的人将会支持川普。川普总统大声反对暴力抗议,而拜登则躲藏起来,害怕与赞成抢劫和捣毁雕像的左翼盟友发生争执。 

你可能会认为他们“支持抢劫和捣毁雕像”太言过其词了。要知道拜登的竞选团队中有13人捐钱保释了抢劫者和暴力示威者。同时,纽约州长库莫(Andrew Cuomo)称捣毁雕像是“健康的表达方式”。 

因此,如果你认为捣毁雕像是在行使“第一修正案”权利的“健康”方式,保释暴力抢劫者有助于对话的话,那么拜登就是你支持的候选人。 

当然,新闻媒体知道,赞扬暴力、帮助抢劫者和为捣毁雕像欢呼是属于少数派,因此他们将竭尽所能让拜登躲在地下室,避免被问到棘手的问题和被负面报道。没有人问过拜登,他是否批准了他的团队人员保释抢劫掠夺者。没有人问他是否赞成库莫所说的。 

其次,众议院议长佩洛西3万亿美元的HR 6800法案得到了207名民主党人的支持。该法案充满了可怕和极不受欢迎的想法。这比我在新书《川普与美国未来》(Trump and the American Future)中描述的民主党激进的立法还要极端。 

有多少地方或全国媒体的记者会问这207名民主党人该法案中任何一个极不受欢迎的条文?如果有的话,也是很少很少。 

例如,该法案提出给在美国的非法移民1,200美元的所谓“刺激金”,还允许他们在有4000多万美国人失业时合法地工作。该法案关于释放囚犯的规定如此宽松,以至于有6连杀记录的罪犯都可能被释放。该法案甚至用纳税人的钱来支付已经怀孕9个月的堕胎。 

这些条款中的每一个,以及佩洛西法案中的很多其它内容,都极不受美国人欢迎。但几乎没有记者想问这207个民主党人,他们如何以及为什么投票支持所有这一系列不受欢迎的条文? 

请记住:当你看到宣传媒体试图通过大肆宣扬精心挑选的事实使共和党人感到难过时,就暴露了他们的本性。 

如果你仍然不确定,请考虑一下。如果民主党赢得了最近在加利福尼亚、威斯康星和纽约州举行的特别选举,那么主流媒体将把选举结果登在各地的头版上,并大肆吹嘘这是共和党将在11月失败的标志。 

但是民主党输了(在加州,这是十多年来第一次有一个地区从民主党转向共和党)。本来应该有头条新闻说,民主党的三连败表明川普的支持者比拜登的支持者更有激情。但是,如果这样做肯定会打脸宣传媒体的宣传和努力,那就是使共和党人士气低落并击败川普总统。 

当共和党赢得大选时,那个选举之夜将是一个了不起的时刻,因为这个国家不承认强权。第二天的新闻故事将令人着迷。

责任编辑:杨晓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