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杨景端医话 - 7 / 21

防疫㊙️民医李跃华的苯酚疗法到底有效吗❓杨景端医生为你深度解读❗️【杨景端医话】

【希望之声2020年7月1日】(主持人:杨景端)        大家好,上次节目我们讨论了一下连花清瘟冲剂的来龙去脉,今天我们跟大家讨论一个非常不同的治疗方法。这位医生在用这种治疗方法的时候是如此的自信,他甚至看病人的时候都不戴口罩,这位医生是有正规的医学训练的,有几十年的临床经验,同时他治疗病毒的方法还是得到过国家专利的,尤其在武汉肺炎期间他本人和病人都声称他的治疗方法治好了他们的新冠肺炎。今天我们就跟大家讨论一下这位医生是谁,他从哪里来,他的治疗方法是什么,有没有一点医学道理。在新冠肺炎仍然肆虐的今天,你本人是不是要尝试一下这个方法呢?

        我们现在就来说说这位民间的医生李跃华,他确实不简单,他是武汉的一个重点高中毕业的,又考入第三军医大学(现中国的陆军医学院)是一个不错的医学院。如果说他能够在这样的大学里面学习并且毕业的话,应该说他的智力和学习能力都是很强的。但是中国在医生培养上有一个问题,至少在当时是那样的,就是说医学院毕业以后没有一个住院医生的培养制度。在美国如果医学院毕业,必须要找到一个教学医院做三年的住院医生,如果想成为专业的医生的话,例如精神科医生,心脏科医生,还要再多加一年或者两年的进修的成分才能够行医。但中国那个时候从军医大学毕业以后分配到各个医院里,如果被分配到大学的教学医院里面就会受到进一步的训练。但是如果像李跃华那样被分到一个部队的卫生所,基本上他就受不到任何进一步的训练,所以就导致了他后来的命运,因为据说他和这个卫生队的队长不合,然后被转业到地方去,结果就一直没有能够在一个正规的医院里工作和拿到医生的资格,所以他就成了一个民间的医生,好像是在一个中医诊所里面做一些他认为是对病人有帮助的事情。如果不是在武汉的一些新冠肺炎的病人被这位医生治疗过病并且遇到了麻烦,把这件事情给说出来了,我们永远都不会听说李跃华医生这个人。

        第一他是一个民间的医生,第二他的治疗方法非常的简单,既没有古代名老中医的名号也没有现代院士的支持,更没有政府专家的配合和推广,就显得非常的简陋和薄弱。我们就来看一下李跃华的治疗方法到底是什么?

        首先他用的一种有机化学的成分叫”苯酚”,有的人可能知道苯酚在工业上是有毒的,在二战期间德国人通过苯酚注射让人的心脏停止来杀害在奥斯维辛集中营的犹太人。但是苯酚本身又可以被用来做很多医学方面的用途,比如说包括现在在美国,用5%的苯酚来注射到神经根上用于破坏神经根来治疗一些顽固性的神经性的疼痛,到目前为止这仍然是一个在用的治疗方法。实际上苯酚同时又是很多药物里面的必备的成分之一,比如胰岛素里面就含有苯酚,还有很多美容产品也含有苯酚,甚至包括我们配的药物如果把它变成一种注射剂的话,通常会配生理盐水,在生理盐水里面就含有微量的苯酚。换句话说,所谓的生理盐水其实也含有少量的苯酚,就说明在这样的剂量下是没有什么害处的。

        有意思的是这位李医生用的苯酚稀释到万分之五倍,那么就不确定里面的苯酚是否还存在,那是不是说把一个东西稀释到这种程度就没有作用呢?不是的!在西方有一个”顺势疗法”,原则就是以毒攻毒,造成病的原因就能够治这个病。这个概念有点像疫苗,疫苗实际上就是来制造一个机体,类似于病原的一个免疫反应来达到防病的作用。它是用引起疾病的因素来治这个病,就是把它不断的稀释这样一个过程。有时候是蒸馏水来稀释,有的时候是酒精不停的稀释它,稀释到基本上在这个成分里面找不到任何化学上的成分存在,这时候它才是最有效的,越稀释它的作用越大,这就说一个化学物质稀释到那个程度它变成了什么呢?这个事情没有人能解释的清楚。曾经我问过一个非常有成就也非常聪明的生物学家怎么去理解这个,他给了我一点提示。”一个化学东西越稀释它就变得越微观,微观到分子看不见了后肯定剩下的就是原子和电子了,就变成了一种能量的因子”。当然这个苯酚并不是新冠病毒,说以毒攻毒,那它应该是新冠病毒,但是李跃华有个解释,他说这个苯酚的苯环跟这个病毒里面的一个嘧啶有相似的化学结构,这是个人的解释,所以他认为苯酚是通过这样来破坏病毒复制的。这个理论按照现在来讲是非常容易证实的,就是把它配的稀释的苯酚液在体外做个实验,就像我们钟南山院士做的连花清温冲剂在体外能够抑制新冠病毒。很容易就可以把李跃华苯酚拿出来做一个对照,这是一个非常容易做到的事情。如果有心的人应该去做这个事情。

        第二个就是穴位注射,为什么要选择穴位呢?这也是个有意思事情,如果懂中医的人就知道穴位实际上是我们身体的经络在身体表面的窗口,实际上是一个我们身体内部能量系统和外部能量系统的一个通道。换句话说针灸扎到穴位上以后影响和刺激的是什么呢?是身体的能量的系统,来达到治疗的作用,就是所谓的气,平衡的就是阴和阳。何为阴阳?大家说阴阳这个理论实际上是对我们自然和身体各种现象的一个描述,这个现象都是客观存在的。冷和热这不就是阴阳吗?热是阳冷是阴,就是这个道理,男和女就是一阳一阴,这是一个事实而不是一个理论。针灸和中药治疗所有的目的就达到一个阴阳的平衡,所以针灸也好中药也好,都是通过经络来起到平衡阴阳的作用。按理说这和苯酚没有关系,苯酚也不是能量而是一个化学物质,那为什么要从穴位里打呢?刚才说到也许把苯酚稀释到这个程度的时候,苯酚就带有一种能量的性质,然而这只是一种推测。如果这时候选择穴位打可能就顺理成章了,因为本来它是能量,就要走能量的通道,他选的穴位有的在大肠穴上,有的在动脉上,都靠近呼吸道和肺,大肠和肺有一个表里的关系,他做的大椎穴有很强的清热的作用。

        但是这跟中医到底站不沾边呢?应该说他用了中医的一个概念和元素,就像连花清瘟冲剂用了古代中医的概念和元素,李跃华也用中医和针灸这样一个噱头,实际上真正按照中医的原理来讲的话应该有更合适的穴位,也应该有更个体化的穴位的选择才更符合中医的道理。但是我们这个放下先不说,因为不管怎么样他认为临床上这样试了以后有效,我们为什么对这种有效的事情要重视呢?因为我们现在面临疫情又没有很好的治疗方法,如果真的有效,不管是什么原因产生有效的我们都应该重视和使用。

        在上一期节目们讲川普总统试用的三个药,特别是羟氯喹是怎么被发现的,就是秘鲁的印第安人发现美洲豹得了疟疾以后啃一种树皮,发现这个树皮有抗疟疾的作用,这个树皮后来就被称为金鸡纳树,然后被提炼成金鸡纳霜,也就是羟氯喹的前身。那么秘鲁的印第安人有什么医学资格与学学位呢?树皮比苯酚就更高级一点吗?都不一定,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只要有效人们就应该对它重视和进行检验和尝试。如果没有印第安人对金鸡纳树皮的发现就没有今天的羟氯喹。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不管李跃华医生的方法有什么样的学术上或者理论上的问题,如果他确实有临床效果,作为一个医生来讲我认为它就应该被尝试和检验。一个临床医生他在讲话的时候应该是很负责任的,如果说他的治疗达不到效果的话,那么他在讲话的时候总是留有很多的余地和很多的条件。他很明确的说不是预防,他直接了当的说轻症的病人用一到三次治疗,中症的病人四到五次治疗,重症的病人七八次治疗就应该有改善。先不说能不能把这个病给根治,阳性转阴性。如果能把临床的症状和严重性减轻,那都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因为他这个方法就是几分钱的事,任何一个护士,任何有基本医学知识的人受过简单的培训都能够安全的使用这种方法。大家可能不知道现在在海外有些有西医执照的,因为它牵涉到要注射药物,所以中医师都不能做,必须要有西医执照同时又懂得中医的医生在临床上使用这个方法,欧洲也有,美国也有,他们都对这个方法的结果有非常正面的反应。

        如此看来你要想尝试一下李跃华医生的治疗方法,你可能真的不会损失什么,也许能减轻你的症状,当然还有可能拯救你的生命。我有一个好消息就是我在纽约发现了一位西医执照医生,他在使用李跃华的方法治疗他的亲朋好友和病人,如果大家希望我去采访这个医生和他的病人,希望你给我留言。我们将追踪探讨李跃华医生的方法在海外的使用情况,请大家记住订阅我们的频道点击小铃铛,这样新的节目你就不会错过。